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9(异能监狱PARO)

  

  作为第一次而言,蓝河的状况实在有点惨烈,几乎可以用血流成河来描述了。

  他昨天没能坚持到最后,做到一半就昏过去了,现在清醒了也没见得有多好。清洁倒是被清洁过了,就是全身特别是后头火辣辣地痛。本来竞技场的伤就没治好,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还伤在那么隐私的部位,止血喷雾肯定是不敢往那儿喷的,只能全靠意志力扛过去。

  他的手往身旁一摸,空的,顿时把他惊醒了过来。

  叶修呢?

  

  他大惊失色,总有一种对方毅然决然跟他不告而别的惶然,掀起被子就要下床找人,腿一软扑通一下却摔到了地上。

  “哎呦。”门口的声音快步朝自己走来,“你醒的真不是时候。”

  “这是我能控制的吗?”蓝河哭。

  太好了。他刚刚还悬在嗓子眼里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还在。

  

  叶修把蓝河抱回床上坐好,自己也端了把凳子放在床边。等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好时,手上已经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他刚刚出门就是给蓝河弄吃的去了。

  勺子凑到蓝河嘴边时他还有点恍惚:“我不是在做梦吧?”

  “要不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让你感受一下现实的残酷?”叶修的手稳稳地举着勺子放在蓝河嘴边,也没催他。

  蓝河打了个寒战,感受着下半身的的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赶紧张嘴把那勺粥喝了,摆摆手说:“你得给我点时间缓缓。”

      

  “外面怎么样了?”他咽下那口粥问。

  “已经复原了,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哦……”蓝河松了一口气。吃下伸过来的下一勺,他挂念他的队友们,“他们呢?”

  “原生液泡着呢,精神得不得了。”

  “那就好……”他又吃了一口粥。

  一碗粥见底了,蓝河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居然被叶修喂了一顿饭!

  这家伙还会照顾人?他怎么这么熟练?!

  

  蓝河瞪着没事人一样坐在床边上,此时已经在光能表上调出了第四层守关BOSS血枪手亚葛的笔记资料研究的叶修,嘴巴几度开合,终于下定决心出声:“你……”

  “哦,我就坐这儿,你有事叫我。”叶修平静地说。

  “啊?哦。”蓝河点了点头,准备闭上眼睛安心养伤——“才怪了!你倒是跟我解释一下啊?”他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再次被带偏话题,气得他气血下涌差点没造成二次血崩。

  “解释什么?”叶修不明所以。

  “就昨天,我跟你……”蓝河声音低了下去。他嘴唇颤抖了一下,抓狂地撸乱了自己的头发,自暴自弃,“你就跟我说说你的伤怎么样了吧!”

  叶修没说话。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蓝河一阵紧张,放在被子上的手下意识地攥紧了。

  “好了呗,还能怎么样。”叶修过了一会儿说。

  “真的假的?”蓝河怀疑。

  “假的。你再英勇献身几次?”

  “要点脸啊!”蓝河又羞又愤,被子一拉盖住脸,不理他了。

  

  半晌后他又探出一点脑袋,含含糊糊地说:“其实……也不是不行……”

  叶修惊讶地看着他。

  “我能感觉得出来,你需要有个发泄的途径。其实我很高兴能帮上忙,我们不是已经是、恋、恋人的关系了吗。”蓝河声音跟蚊蝇一般,他没好意思看叶修,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指搅在一起,“你可以更依赖我一点的……虽然痛是痛了点。”

  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准备抬头和叶修对视展示他的决心,一个人影蓦地照过来。

  叶修把他抱住了。

  

  蓝河像被烫到一样抖了一下。

  “叶修?”他小声问。

  “……先别看我。”声音从脑袋后方传来,埋在肩颈处听起来闷闷的。

  “啊,哦。”蓝河慌乱地应着。肢体接触的部位在逐渐升温,烧得他心跳愈发剧烈,他耳朵里全是自己心跳的怦怦声。

  不,不只是自己的心跳声。

  透过两人紧贴的胸膛,另一个人略显急促的呼吸起伏和心跳,有力地传到了自己身上。

  蓝河忽然意识到,叶修大概是在……害羞?

  他还会害羞啊?

  蓝河觉得好笑,但更强的安心感席卷了他全身,让他觉得自己浑身的伤都没那么痛了。

  他抬起手臂回抱了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叶修身上的烟味淡了很多,房间里就更加闻不到尼古丁的味道。    

  蓝河偷偷想,那个人说不定比他想的还要多爱自己一点呢。

  

`  

  

  蓝河休养了大约一个礼拜,痊愈后就跟着叶修和兴欣的其他组员开始了高级竞技场的征战。兴欣队伍里除了叶修和苏沐橙基本上都是新人,孙哲平又没法在团队赛出场,他们在高级竞技场也是输多赢少。好在输了并不扣积分,赢了三场后,再加上异兽材料兑换所得的积分,他们很快攒够了通往上一层的费用。

  “我的意思就是这样,第四层不能久留,我们积分都够了,这几天准备冲击第三层。”例行会议上,叶修提出了这个建议。

  大家纷纷表示没有异议。

  

  第四层的守关BOSS和第五层的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但挑战得多了,也被人总结出了统一的一份打法。叶修花了一点时间根据这份攻略给兴欣攻略组的每个人分配好侧重点,还在猎场找异兽模拟演习了几遍,确保万无一失后,他们终于齐齐站在了血枪手亚葛的面前。那个巨型的异兽浑身泛青,闭着眼睛伏在第四层的角落里,身旁数十里地都是立体投影出来的埋骨之地,断壁残垣的墓碑和石棺中间一截截露出森森白骨,骷髅和僵尸模样的异兽在其间行走巡逻。在亚葛身后则紧闭着一扇不大的门,那是离开这一层监狱唯一的出口。

  一旦踏入这块墓地,就意味着挑战开始。

  “我去开怪,沐橙掩护,其余人见机输出。不要忘记对方施招时的前缀动作。”叶修最后嘱咐了他们一遍,率先进入墓地。

  霎时间,所有异兽的目光都对准了他。

  叶修丝毫不受阻地在泥泞不平的地面上狂奔着,千机伞在每个异兽的身上一点,锁定了全部的仇恨,接着也不管它们,快而疾地冲到亚葛面前,手一挥,千机伞伞骨逆翻收束,笔直而准确地连刺到了亚葛身上,起手龙牙!

  亚葛浑身一震,血红的目光凝在叶修身上,它抬头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嘶吼,蓝河感觉整个地面都随之晃动了一下。

  “上!”无线耳机里传来叶修简短的指令,所有人冲了上去。

  

  蓝河又一次在竞技场以外的层面切身感受到了叶修的强悍。

  游走在小怪群中吸引了它们全部的注意力,让兴欣的其他人可以专心对付BOSS不说,就连BOSS亚葛都能被耍得团团转,这人还有空观览全局,给每个人下指令呢!

  蓝河翻身侧滚,躲避亚葛射出来的流弹,却被刚从泥地里钻出来的骷髅绊了一下,眼看就要被那颗子弹射中,眼前跑过一只哥布林,“噗”地替他挡住了子弹后化为白烟消失了。

  他转头往罗辑的方向看了一眼,对方手忙脚乱地操纵着自己的召唤兽,根本没有余力关注别人的情况。那个哥布林在场只剩下一个人能放出来了——对了,那家伙还是监狱里唯一一个全系异能者。

  那个开挂一般了不起的人,是自己的恋人。

  蓝河心里既满足又有点儿骄傲,手中剑气源源不断朝亚葛身上招呼过去,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看到亚葛身后那只外貌凄厉的僵尸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股怪异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异兽是没有神智的,至少蓝河遇到的所有异兽全都只剩最原始的嗜血的冲动,从来没有一个像那只僵尸一样,看着他的目光宛如实质,仿佛有思想一般。它的模样也是这里所有异兽中最可怕的,它大概是肥硕到了一定程度,表皮再也支撑不住血肉的膨胀而爆裂,身上没有一寸皮肤完好,墨绿色的脓水源源不断往外渗,好像一个千疮百孔的水气球。

  没等他细想,血枪手亚葛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震得所有人耳膜发疼。蓝河看到亚葛身上罩上了一层血光,意识到它要暴走了。

  他赶紧后退两步,在他和兴欣其余人原本站立的地方,地表沸腾一般翻卷不定,数十个骷髅从地底爬了出来。

  按照原本的计划,叶修会在这个时候溜着BOSS接管这十几只召唤出来的异兽的仇恨,接着大家再一起加紧输出干掉BOSS。

  这时,那只躲在血枪手背后的僵尸出声了。

  它的声音也跟其它异兽沙哑的嘶吼不一样,嘹亮短促,像雨后山坡里渗出来的水汇入溪涧中。

  随着它的叫声,所有的异兽,包括血枪手亚葛齐齐而动。它们只是一个走位就切断了叶修和苏沐橙的配合,几个游走在阵外的骷髅干扰得主要输出唐柔和蓝河难受不已,其他人也不好受,顿时大家身上就多了好几道伤口。罗辑倒是没受攻击,但他心中一慌乱,已经被自己的召唤兽绊倒在地。

  那只僵尸能指挥它们!

  


TBC

--------------------------------

我琢磨着是时候填坑了,然后打算找几篇全职同人看看找点感觉,你们猜怎么着……我又重新入坑了!完全停不下来。

全职真好看啊。

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全职叶攻同好q群之类的地方?我一个人码字有点寂寞……

话不多说,今天开始连更三天,直到叶蓝线完结!  

评论(22)
热度(48)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