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20(异能监狱PARO)

  

  “别慌。”耳机里传来叶修的声音,他迅速调整战术,很快把局面重新稳定下来。

  多了这个变数,他们打起来吃力得多。新被召唤出来的异兽们在那只军师僵尸的指挥下,配合着血枪手亚葛进退有度,蓝河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在高级竞技场和别的精英队伍切磋。

  “拿下那个僵尸!”孙哲平吼道。他有旧疾在身,此时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它们在有意护着它!”苏沐橙焦急地回道,“我冲不破它们的阵型。”

  “稳着点。”叶修冲过去替孙哲平挡了一下亚葛的射击,“老孙先退下,蓝河多顶一个,梯形站位!使劲输出BOSS,打断交给我和沐橙!”

  

  他心中同样诧异,不过没表现出来。

  他和苏沐橙都是挑战过第四层BOSS的,也会跟其他通过第四层的人交流攻略,但没有一个人遇见过血枪手身后还有一个军师的情况!

  难度增加了?他默默地想着,出招不停,千机伞的形态变化就没停下来过。他也感到了疲劳,想要无视那群异兽的阵营拿下军师显然是不现实的,剩下只有一条路,强攻BOSS!

  兴欣众人已经培养出了默契,此时谁也没有说话,卯足了劲把自己的招式甩到BOSS身上。幸好血枪手亚葛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军师指挥再厉害,却也不能改变两边整体实力的差异。随着苏沐橙最后一击热感飞弹爆炸的热浪,亚葛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它身后的那扇门上亮起了一盏绿色的灯,厚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  

  挑战成功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有几个已经坐到了地上,叶修也晃了一下,随即缓缓朝着这个地方唯一剩下的那只异兽走去。

  

  被近身了,这个僵尸也没想着逃,不知道它是没有逃跑的意识,还是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它被叶修仰面朝天按倒在地,千机伞黑洞洞的枪口顶在它脑门上。

  它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

  异兽本来就是没有表情的。

  叶修望着身下的僵尸那张溃烂得不成人样的脸,他眉头紧蹙,攻击突兀地停顿下来。

  

  仿佛就在等叶修这一刹那的空隙,僵尸猛吼出声!

  一股猛烈的白光从它身上散发出去,一眨眼就笼罩了整个墓地。

  叶修心里猛地一跳,他扣下了扳机。

  “砰!”

  “砰!”“砰!”

  枪声四射。后两声枪响显然不是叶修放出来的,蓝河被不安冲击得脑仁一跳一跳地疼,他的视力刚从炫目的白光中恢复,低着的头看到有温热的血溅到了自己的手上。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一抬头,安文逸扑通一声摔倒在他身旁,腹部殷红一片。距离安文逸的身体稍远一点的地方,原本倒在地上的血枪手亚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的手枪上冒着黑烟,他身上毫发无伤!

  圣治愈术?可是,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一个异兽会使用治愈的技能!

  

  “往电梯跑!”叶修的声音透过耳机传到大家耳中,惊醒了愣在原地的一批人,“挑战已经通过了,所有人进电梯!”

  蓝河看到叶修几个位移就来到了血枪手亚葛的面前,和它缠斗了起来,替他们争取时间。他一咬牙,跑过去扶起受伤的安文逸,跌跌撞撞向电梯移动。经过那个会治愈术的僵尸,蓝河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它的脑袋被千机伞贯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已经死透了。

  等苏沐橙进来花费了一点时间。她离得最远,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流弹擦到了腿,血汩汩地往外流,整条腿都是血红的。她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地拖着沉重的吞日往电梯赶。叶修替她挡下了路上所有来自血枪手的攻击,却还是有一枚子弹射到了苏沐橙肩上。

  蓝河跳了起来。

  他知道叶修要撑不住了。

  

  有人按住了蓝河的肩膀阻止他跑出电梯。

  “相信他!”孙哲平虚弱而又坚决地看着他。

  相信叶修?没有人比蓝河更相信他。那是整个荣耀监狱的教科书,是他原本遥不可及,现在却在拉着他向上爬的人,是他的恋人!

  但同时,蓝河也比别人更清楚,那隐藏在无与伦比的强大之下,叶修所隐忍的脆弱。

  他就如同驾着一叶扁舟逆着湍急的河流往上冲,气势蓬勃,旁人叹为观止,然而危险如影相随,不进则退,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电梯里等我。”耳机里,叶修的指令清晰无比。

  

  “还有十秒钟。”罗辑脸色苍白地看着电梯内部的计时器。倒计时结束后电梯门就会关上,没来得及进来的人只能等一周以后再重新挑战。

  可若是叶修留在了这里,光凭他一个人,能拼得过拥有军师和治疗的血枪手亚葛吗?

  他的精神力能支持他撑到最后吗?

  

  没有时间了!

  蓝河算是电梯里这群人里伤得比较轻的一个,然而精神力同样寥寥无几。要是换成罗辑或者安文逸,肯定会精打细算这么点精神力的用法,把它们用在刀刃上。但他此刻根本没有余裕计算那些东西,他只知道,他必须尽可能快地赶到叶修身边——

  他握紧了剑柄,头发在移动之前就已经顺着体内的能量飘了起来。剑锋横扫、下劈再接上挑,最后一下已经落在了血枪手厚重的身躯上,三段斩位移!

  这个时候,有关于到达上层和偶像黄少天见面,甚至攻略荣耀监狱重获自由这些事,蓝河通通都抛在了脑后。他只知道要是前进的路上没有眼前那个人,他宁可和对方一起下地狱!

  

  蓝河非常疲倦,不止是肉体,精神更甚。大脑像是浸泡在酸水里,又痛又涨,只想指挥着全身躺倒在地上睡个昏天暗地。这是精神力枯竭的表现。

  精神力不够施放技能了?那就肉体来抵!

  蓝河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浑身的血液仿佛要冲破皮肤一般沸腾起来。这是继和叶修身体与精神相联结的那一晚后,蓝河第二次体验这个感受。血液在身体驱动的热度下蒸腾出一丝实质的透明能量包裹在蓝河手中的剑上。他双眼一片赤红,全部视线锁定在血枪手亚葛身上。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四周的一切仿佛都变慢了,他的心却在这一刻沉静下来。

  一击。他以生命力为代价换取的异能远超他目前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他只有一击的机会。

  

  立体投影区域内,原本阴沉的天空出现了星光。那星光越来越璀璨,劈开了乌云,筑起一道银河。仔细望去才能发现,那并不是银河,而是剑气所汇成的光!

  剑落长空!

  蓝河的眼睛在异能的光彩中熠熠生辉。

  然而他的视野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

  他像雕塑一般凝固在原地,已经没有再动一步的力气了。

  

  血枪手退后了三步。

  蓝河拼尽全力的一击只换来了血枪手三步的后退。

  然而三步对叶修来说足够了!

  他毫不恋战地收手,千机伞收拢了放回背后,放弃了所有的防御捞起蓝河往电梯赶。踏进电梯的那一秒他背后的千机伞像有自动感应般猛然撑开,挡住了血枪手亚葛最后疯狂的连射,时间计算得分秒不差,电梯门在他身后彻底关上。  

  蓝河当然有强力的大招。但是比起威力,他选择了更稳妥、更能争取时间的招式。他知道只要他逼迫血枪手亚葛露出破绽,叶修一定能抓住这个机会。

  他在最后选择的,仍旧是相信叶修!

  

  电梯里非常安静,就连包荣兴都少见地没有说话,他靠在电梯角落里坐着,竟是睡着了。

  蓝河仍被叶修抱在怀里。精神力透支的反噬一股脑儿淹没了他,他全身颤抖,冷汗细密地从全身涌出来,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他的眼睛紧闭着,一丝红线沿着眼角滑入鬓发中。他全身都那么痛苦,因此他也就没发现,叶修锢住他的力道几乎要把他捏碎了。

  

  叶修在踟躇。这样的表情很难在他脸上看到,他平时的无往不利几乎让人忘记了这个荣耀监狱的教科书和第一人,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不是一台机器,或是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异兽。

  他的脸色甚至比腹部中枪了的安文逸还要惨白点儿。

  在短暂的沉默里,他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怀里的人为了跟上自己的步伐,无时无刻不在拼尽全力。是为了抓住那一丝有朝一日出狱的希望?不对。

  从他走出电梯门的那一刻,叶修就知道,对方只是想和自己在一起罢了。

  这一次千辛万苦完成了挑战,要是下次面对更难的任务,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他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的失去了。

  

  “去第五层。”叶修看了一眼兴欣众人,开口说道。

  

  

TBC

评论(15)
热度(3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