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21(叶蓝线完结)

婴儿学步车


 蓝河在对血枪手亚葛不计后果放出最后那招时太过勉强,视觉神经的一条血管碎掉了,因此处在暂时的失明状态中。

  他们在第五层这件事是包荣兴告诉他的,那家伙的声音听起来挺明朗,不知道哪里来的乐观劲儿,好像在哪一层对他来说都一样。蓝河愣愣地听完,发了好久的呆,连包荣兴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等他回过神,他发现自己偷偷松了口气。

  他以为失明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巨大的不便,事实上并没有。

  叶修好像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会读心术似的,将他照顾得面面俱到。

  他到底是怎么学的这么会照顾人的啊……

  

  等蓝河精神力稍微恢复了一点,叶修把竞技场故意受伤从而获得免费的原生液治疗的经验告诉了他,接着就把他拎到了竞技场和人来了个二对五。

  蓝河戴着绝色的面具,站在战斗中心还有点儿紧张。那种明知身体要承受被捅穿的剧痛却不得不等待着挨上那一击的感觉让他非常纠结。万一对方没捅对地方,自己是不是还要忍着痛挨第二下?想到这里,蓝河脸都白了。

  攻击却迟迟没有降临。

  第五层的人跟第七层比起来,实力肯定是天差地别。然而他们在面对唯一的全系异能者和那把复杂多变的武器时,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甚至让蓝河有一种回到第七层刚和叶修组队不久时打竞技场的错觉。

  他听着耳机里叶修的指令,该躲就躲,该放大招就放大招,甚至没让人发现他看不见。

  那些往他身上招呼的异能全被叶修挡下来了。

  

  对方的治疗和一个气功被摧枯拉朽般地干掉了,剩下一个元素法师,一个气功师和一个刺客,估计也快绝望了。

  他们注意到君莫笑有意替绝色挡下攻击,打算孤注一掷把突破口放到绝色身上。

  元素法师和气功师替刺客打起了掩护,那个背后像长了眼睛一样的君莫笑竟然没有察觉偏离战场的刺客。

  有戏!三人开始激动了。

  刺客站在绝色的身后,手中的匕首闪着寒光,一记穿心刺就朝蓝河扎去——

  蓝河一动不动,他甚至看不到有人站在自己身侧。这就让那个刺客很憋屈,他是算准了绝色会躲才往那个角度戳过去的,结果对方跟个瞎子似的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这样下去他顶多戳到对方的手臂。

  这时,原本还在和其余两人缠斗的君莫笑蓦然退后,往蓝河的背上拍了一掌,用上了吹飞技能,蓝河跌跌撞撞一转身,胸口准确无误地撞上了那个匕首。

  

  还能这样操作?!

  三个人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那个刺客最为恍惚,他这一手应该失败了才对,怎么转眼人就自己往他这招上撞过来了呢?

  对,他肯定在做梦,不然怎么会遇到这种全系异能者作为对手,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然后还把自己的同伴推到别人的刀尖上……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就体现出开启队友保护协议的必要性来了……

  他就走神了片刻,一转眼,发现场上的自己是那么孤独。咦?我队友呢?

  我怎么上天了?

  哎呦,脖子好痛!浮空状态的割喉?这人走位怎么这么神?我要死了!

  他怎么还往我胸口戳啊!这是在鞭尸啊!这人故意的吧?!

  刺客悲愤欲绝,这时他听到对面那个笑字面具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句:“一击毙命都瞄不准?学着点啊。”

  他就是故意的!!

  刺客又连受三次致命伤,再加上精神打击,个中滋味不堪回味。

  

  蓝河从原生液池中坐起来。

  胸口还残留着匕首扎进去的触感,摸过去的时候带来一阵心悸。就连对抗血枪手的时候,蓝河都没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而叶修,或者说在高级竞技场赫赫有名的那些战士,拼在第一线的攻略组成员们,对这种感觉已经习以为常了吗?

  视觉恢复得理所当然的好,蓝河在走出治疗室看到叶修的脸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已经那么久没看到对方了。

  叶修看着他笑了一下,他说:“蓝河,你回蓝溪阁去吧。”

  

  `

  

  扎根在第五层的十大势力组组长不约而同地多了一个噩梦。

  那个本应该上到第四层、专注于高级竞技场和守门BOSS挑战的君莫笑居然又回来了,还带着整个兴欣攻略组!

  在这一层的竞技场所向披靡不说,连精英异兽的围捕都要跟他们抢!

  卧底失败回到蓝溪阁的蓝河还没轻松几天就收到了梁易春的告急求救,他连忙带着一队精英往猎场赶。路上趁人不注意他偷偷用光能表传了一条简讯出去。

  “不是说好了每次刷新异兽都会给蓝溪阁留两个吗?!”

  回讯来的很快,可见猎场那边的战况对叶修来说有多轻松,还有空回简讯呢。

  只见那条简讯写着:“呵呵,打顺手了,不好意思。”

  蓝河整个人都不好了。

  

  到猎场后他第一个拔剑往君莫笑身上招呼过去:“你去死吧!”

  蓝河身后那几个蓝溪阁精英看得敬佩不已,不愧是在君莫笑身旁卧底过的人,整个第五层就没几个敢用这种语气跟君莫笑说话的。

  然而蓝河的加入也没能改变蓝溪阁的败局,他们眼睁睁看着君莫笑率领兴欣那个在高级竞技场征战过的队伍轻车熟路地把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把他们的队长拐走了——

  “借你们小队长几天啊。”叶修扛着不停挣扎的蓝河,对蓝溪阁打了个招呼,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离开了。

  远远地还能听到蓝河愤怒的叫声:“君莫笑你不要脸!快放我下来!”

  蓝溪阁的人在心里替他们的小队长默哀。

  

  他们不知道的是,君莫笑直接把蓝河扛到了自己的床上。

  蓝河怒气未消,十分不配合:“你把我送回蓝溪阁就是为了耍我玩呢?!”

  “哪能呢。”叶修诚恳地说,“这不是兴欣势力解散了,怕你这个原组长闲不住么。”

  蓝河哼了一声。其实他很清楚叶修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兴欣势力解散了,但是除了孙哲平,兴欣攻略组的人一个都没有走,跟着叶修每天在竞技场和猎场以一挑十大势力的人玩得不亦乐乎。为了避免蓝河夹在蓝溪阁和兴欣之间的尴尬局面,叶修干脆直接把他送回去了。

  一开始蓝河还在纠结到时候要怎么跟叶修兵刃相向,等真碰着了才发现自己完全是想太多了——

  他好想把叶修大卸八块啊!奈何打不过人家怎么办?

  在众目睽睽下被人扛着走,他不要面子的啊?!

  

  “还气呢?”叶修的食指轻轻在蓝河手心刮了刮,“你不想我啊。”

  “想、当然想……”蓝河一听叶修放缓了语气,整个人就有点软,一肚子的气早就不知道漏哪儿去了。

  他哪能对叶修真生得起气来?

  那人明明有冲击第一层的实力,却能够说放弃就放弃,光这份魄力就已经是常人望尘莫及的。

  更别提放弃的理由大多是源于自己。

  能够遇见他、爱上他真的是……太好了。

  

  回过神,蓝河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一件衣服都没有了。

  “你就不能看着点气氛……”他又羞又气,声音却没什么底气。

  “老实点。”叶修严肃地说,“你可是我从蓝溪阁抢来的临时俘虏,要配合我们兴欣的审讯工作。”

  “审讯你妹——嗯……”蓝河的话没能说完,被他自己的喘气声盖过去了。

  

  夜还长。

  

  

  

------


恭喜你达成【叶蓝线结局】。解锁了一个【修伞碎片·1】


请选择:

【离开】  

回到主线】  

  

----

刚刚居然翻车了……

评论(15)
热度(53)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