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原创耽美】狱望·1·

一强更比一强攻  (警棍的正确用法)



沈鞍厉的心情很不好。

一个新来的犯人被咬断了脚筋,理由总归逃不过没有照着狱房中原有的老油条的吩咐办事,或是牵扯进那些常年坐阵固成一派的老大间的纠纷。新人不懂事,这关他鸟事?

也不知怎么会惊动上面,硬要他这个监狱长给个说法。

不过会把脚筋咬断,能做出这种事的在这个监狱里也就一个人。


他慢悠悠地走到303门口,眯起眼对里头的人说:“陆凌,你他娘的能不能少惹些事?”


陆凌懒洋洋地看着沈鞍厉,掏了掏耳朵:“老子再怎么优秀表现也逃不出死刑的结局,你们少他妈再拿表现好忽悠我。”他勾起一个邪笑,嘴角殷红的血迹引人侧目,“你敢送新人进来我的房间,老子就敢玩坏一个。”


沈鞍厉怒极反笑,掏出钥匙打开303的栅栏门:“看来你的身体还没尝够被玩的滋味啊?”


他才探进一个脑袋,霎时一道带着劲风的攻击就直冲他要害而来!沈鞍厉却也不惧,他微一侧身就避开了这一击。陆凌的出招方式千篇一律,他连攻击轨道都能预知得一清二楚。

陆凌微微一笑,突然面露厉色,一团黑影直冲向沈鞍厉的面门!

沈鞍厉倒是没想到这次他还有后招,右侧是墙壁,他为了躲避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的黑影,只能朝着陆凌侧过身去!


黑影掉到地上,赫然是一只浸过血水后发黑变硬的枕头。

沈鞍厉感到裤裆一轻,却是皮带连同钥匙一起被陆凌抓到了手里,他的裤子掉到地上,其他几个牢房里看好戏的囚犯发出嘘声和笑声,陆凌却没有丝毫迟疑地奔向了牢门口。

沈鞍厉没有急着去拉起他的裤子,相反他向前倾倒就扳住了陆凌的双腿要把他带倒在地上。陆凌在摔倒前用力举起手中的钥匙,竟是要把它掷向对面的304牢房!


沈鞍厉看出他的意图,抱住陆凌的身躯微微偏转了一个角度,陆凌投出去的钥匙撞在牢房铁栏上又反弹了回来。

这回陆凌没来得及再捡起钥匙,沈鞍厉蹬掉自己已经褪到脚踝的裤子,压制住陆凌,从还留在腰上的武装带中取出手铐将他的双手铐在了铁栏上,他这才慢条斯理地锁上了牢房的门。

确认见再也不会被人打岔,他将厚重的狱警上衣也脱了,全身上下只剩腰间的武装带,没有一丝赘肉的修长身材一览无余。

“陆凌,你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满,才在我刚一进门就来脱我裤子了,嗯?”他凑近陆凌的脸轻轻拍了拍,“我还真是却之不恭了。”


话音刚落,他手下发力,刷地一下就将陆凌的囚服撕成碎片!


他对着陆凌渐渐发白的脸露出笑容:“怎么了?让那些刚刚看好戏的人继续看看啊,我们303的犯人有多淫`荡地叫出声来!”


陆凌的脸上毫无血色,但仍露出嘲讽的笑容说道:“是看沈大监狱长有多猴急吧?”


沈鞍厉低低地笑了:“我猴不猴急,对你来说有区别么?”他的手覆上陆凌柔软的象征,长日来早已摸清的敏感带让他没逗弄几下就让那比本人来得诚实的家伙开始哭泣了。他另一只手掰开陆凌的嘴唇,手指伸进去玩弄那条灵活的舌头,被强行张开的嘴里不由得泄出呻吟,“不过是大家等着听你这个婊`子叫声的早晚罢了。”


陆凌的胸膛不停起伏着,他的眼中渐渐泛起迷离的水汽,沈鞍厉知道对方感觉上来了,正打算栖身而上,那含着他两根手指的下颚忽然间用就要咬断手指的力道合拢!


沈鞍厉一皱眉,握住对方脆弱的五指毫无手软地猛力一捏!


“唔啊……!”那一下太狠,几乎就要让他的象征再也不能作用,陆凌没来得及将牙齿咬合便痛呼出声,在沈鞍厉手中的坚`挺也迅速变回了柔软。


沈鞍厉趁此抽出他的手指,看到那圈带血的牙印,他冷笑一声,刚刚在玩弄陆凌脆弱的手锢住陆凌的下颚让他无法将嘴合上,接着重新把手指塞回去清洗伤口。他几次捅到咽喉处,陆凌止不住反呕地弹起身子干咳起来。


他抓起陆凌的头发逼迫他看着自己:“你他娘的怎么就学不乖呢?不过是个死刑犯,还反抗做什么?”他的手指拉出津液,向下移到胸口的茱萸,湿润地在周围转着圈,不时摩擦过顶部,等那两颗玉珠渐渐充血后,他突然就捏住它们往旁扯去!


“啊……!”陆凌被迫张开的嘴里不甘地发出呻吟,唾液从他嘴角流下,他的眼睛始终狠狠瞪着沈鞍厉。


沈鞍厉哂笑道,“就是这个眼神。你难道就不知道,你反抗得越厉害,我他妈就越想干了你吗?”

他分开架起陆凌的双腿,看着那朵隐藏在圆润沟壑中依旧紧致的菊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又不是第一次了,少给你大爷我在这儿装什么纯情!”


陆凌闻言全身瘫软了下来,沈鞍厉对他的识时务很满意,想以事先扩充作为嘉奖,刚一凑近,陆凌的右腿膝盖闪电般朝他的下巴击来!


沈鞍厉抬手挡住右腿,还没出声作骂,陆凌的左腿紧随其上,目标却是沈鞍厉的下盘!


沈鞍厉不得不躬下`身躲避这一击,这时他挡下的右腿迅速抽回,绕到沈鞍厉的脖子上方,左腿也立即上提,竟是要用双腿缠住沈鞍厉的脖子!


然而沈鞍厉从未对陆凌放下过警惕,他能够动弹的双手从武装带上拔出的伸缩警棍就豪不留情地挥向陆凌的双腿!


“啊——!!”陆凌发出一声惨叫,在上面的右腿小腿的骨头大概是被打裂了,他这回再也没有力气反抗,吸着凉气微微颤抖。


沈鞍厉的耐心终于被耗光了,看着陆凌抽搐的模样冷冷笑道:“对于惹怒我,你向来是最成功的,陆凌。”他一手拍着警棍,嗜虐心突起,“我们来试试它能进去你体内多深吧?”


陆凌痛到视野都暗了下来,他隐约听清了沈鞍厉的话,看到对方手中那根直长的警棍,心跳几乎凝滞了片刻。会被捅死的!


面对面露惧色的陆凌,沈鞍厉只感觉一阵畅意。他不会放过让对方害怕的任何时机,手指已经探进菊`穴为警棍的进入做粗略的扩张。


“呜……嗯嗯……”陆凌的身子不停扭动着,不知道因为小腿的疼还是为接下来的恐惧而瑟瑟发抖。冰凉的警棍贴上他的臀部时,他一动也不敢动弹了。


“怕的话就求饶啊。”沈鞍厉取笑道,“你求饶的话,就换我的棒子满足你。”


陆凌闻言和沈鞍厉对视,他的脸虽然苍白得可怕,但嘴角的嘲弄意味却仍一清二楚。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你身为监狱长是不可能弄死在狱中的犯人的,不管你怎么玩弄他的身体,他心是到死为止都不会屈从的。


沈鞍厉收起笑脸,不再有什么表面文章,警棍猛然刺入陆凌的幽穴,直指体内的最深处!


“啊啊……啊……!”陆凌弓起身子,不受控制地开口哀号。直肠的粘膜产生几欲破裂的警告性的疼痛——太深了!!


他的开口处容由于沈鞍厉胡乱地推塞,已经被撕开了口子传来刺痛,内部也被棍子填得满满当当。

还没等他缓口气疏解这份异物感,沈鞍厉就开始猛烈地控制着警棍在他体内进出翻搅,甚至让陆凌有种内脏都会被搅乱的错觉!


“哈啊……”警棍突然停了下来,但紧贴着敏感点的触感仍让陆凌的腰身一颤,他的分`身饶是被这样对待都悲哀地愈发昂首挺立着。


沈鞍厉弹了弹陆凌的坚`挺,后者发出不成声的呜咽。他笑着问道:“陆凌,你知道警棍是通电的吗?”

看到一瞬间瞪大眼的陆凌,沈鞍厉高高扬起嘴角,“现在让警棍通电,会怎么样呢?”


------------------------------------

三四年前的脑洞,你们随意感受一下


评论(5)
热度(1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