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黄】我在这里·6·(账号卡拟人)

叶修吃完早餐回到自己房间门口,刚刷卡开门,忽然听到有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朝自己跑来。他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竟跟那人撞了满怀。

他听着那人的脚步声离自己至少还有十几步的路程才伸头往外看的,这家伙居然一眨眼就跑到自己面前了,这是带着速度加成呢?叶修心中一惊。

他吃痛的声音还没发出口,就被来人一把捂住了嘴,随后那人轻巧地一猫腰,带着叶修从开了一条缝的门里钻了进去,身体的厚度估算得刚刚好,完全没让叶修碰到任何来自门和门框障碍,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随即关上了门。


进了自己的房间,叶修仍被来人抵在门上,不过那人虽然捂着叶修的嘴用身体固定着他,却也没有更出格的举动,而是一张脸紧贴在门上,透过猫眼神色紧张地看着外面的走廊。

叶修趁机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番。

熟悉的衣服,似曾相识的侧脸,相似的发型,来人的全身上下都和叶修印象中此时国家队队友的某人重叠,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没等他叫出那人名字,门外聒噪的声音已经穿透墙壁告诉了他答案——

“我去,夜雨声烦你躲哪儿去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啊,我们明天还打比赛呢你快出来出来出来!”


听着黄少天大着嗓门从门口走过了,夜雨声烦才像是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般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他的手还捂在叶修嘴上,叶修只能拍拍他的手臂表现他的存在感。

夜雨声烦这才把视线扫到叶修身上,刚一对视,他就像受了惊的动物一样连忙放开了叶修,整个人朝房间里后退了三步。


“要惊讶也是我惊讶吧,”被账号卡惧而避之的感觉有点微妙,叶修说,“你是不是该向我解释什么,嗯?剑圣大大?”

夜雨声烦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叶修还在疑惑,下一秒竟看不到对方的脸了——

他的上半身全被密集的文字泡挡住了!


夜雨声烦变成人后,连文字泡都具现化了吗?叶修心中惊魂未定,凭借他非凡的观察力努力在这堆都挤到天花板上的文字泡中寻找有用信息。

“妈呀这是君莫笑的操作者!”“活生生的叶神啊!”“我刚刚是不是捂了他的嘴?我居然碰到了叶神的嘴!”“我现在是在叶神房间里?我不是在做梦吧!”“刚刚叶神在叫我?叶神认出我了,不愧是叶神!”

——叶修发现,想要在夜雨声烦的垃圾话里找重点的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他伸手扇了扇已经飘到自己跟前的文字泡,那个东西还真像个普通的肥皂泡一样随即静悄悄地破灭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倒是夜雨声烦最大的优点。

然后他活动了一下双手,发动了会心一击:把夜雨声烦的嘴给捂住了。


满屋子的文字泡漂浮了一会儿,渐渐一个接一个消失了,叶修感觉到手掌下的皮肤正在逐渐升温,他的眼皮跳了跳,警告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然不松手啊。”

被他捂住嘴的家伙先是瞪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接着一双幽蓝的眼珠骨碌碌转了大半天,之后才安静下来,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看个够。

直到叶修又催促了一遍,他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我靠刚刚叶神居然捂了我的嘴!”

他的手刚放开,一个文字泡就在夜雨声烦头顶冒出来了,叶修差点没拿胶带把他嘴彻底封上。


等人消停了,叶修才正式开始他的审问工作。

“你不会说话?”叶修试探性地先问了一句。

“都是主人那家伙在场上讲太多害的,”夜雨声烦的一句话肯定要比一般的一句话来得长,“我的声音被当做了来到‘这个世界’的交换,不过有文字泡也没差,就是有些时候想得太快,文字泡会把我想的东西全发出去,所以我没有办法撒谎靠我怎么把这个都告诉你了。”

“好,我懂了,”叶修举手示意,“下一个问题,你来这里做什么?”


夜雨声烦不甘心地动了动嘴唇,显然上一个问题并没有让他说过瘾。他的神色闷闷地吐着文字泡,“还不是君莫笑那家伙,来了这边一趟就仗着见识比我们要多要广,大开嘲讽,我当时就不干了,老子可是剑圣,满级时间比他在线时间都长,哪有让他看扁的道理?”

“可是你也不能挑这时候出来啊,我们现在可是世界联赛角逐期,你不在我们不就少一个人了?”叶修批评他,“你就这么想看君莫笑上场?”

夜雨声烦大呼冤枉:“我就是想出来看看,可谁知道回不去了,要让我知道是谁搞的鬼看我弄不死他!”

“冷静点。”叶修说,“你都试过了?比如说摸一下荣耀登陆器什么的。”

夜雨声烦哼道,“本剑圣英明神武,当然试过了各种方法,蓝都耗完了。”


“你没蓝了?”叶修惊讶,这跟君莫笑的情况可不一样了啊!

“是啊!”夜雨声烦接道,却也不见得有多烦恼,相反好像在为自己能多留在这个世界一秒而高兴着,眼珠子一刻不停四处扫着,看向了窗外,话题不知不觉就被他岔开了,“话说这个世界还真的好有趣啊!听说这里跟君莫笑到的国家还不是同一个来着?你们原来呆的那个地方外面的景色也是这样吗?”


叶修没理他,继续问道:“就算这样,你躲着少天干嘛?你现在身上穿的这套也是他给你换的吧?”

君莫笑没法自己换衣服,要是那家伙没有骗自己,那么夜雨声烦那套醒目的游戏装备肯定也是黄少天给他换下来的。他现在穿着的是黄少天的一套兜帽运动衫,透过宽大的领口可以看到他脖子上戴着一串有些眼熟的项链,手上也戴着造型别致的戒指,他的速度加成应该就是这两样没解下的游戏装备里来的。


夜雨声烦听罢,居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你在跟我开玩笑?昨天从我出现在他面前开始,他就拉着我问了将近五个小时,还硬把我的装备脱下来给他自己穿上了,要不是我脱不了衣服我肯定跟他抢!”他指着自己头顶的血条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半血的吗?都是被他的话磨的!”

叶修不由产生了半分敬佩的心情,在黄少天的话唠攻击五小时下还有半条命剩着,说明夜雨声烦还是比较坚挺的。


“可是,”他说出了他的经验之谈,“回不去这个问题你也应该去找你的主人商量啊,比如试着一起睡个觉啥的。”

“我和他睡觉干嘛?”夜雨声烦奇怪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总觉得那眼神还带点意味深长的感觉,“我又不喜欢他,他喜欢的也不是我,他老跟我唠叨来着——”


门被砰砰砰砰地敲响了,来人敲门声都要比别人多一个字,他在外面喊:“叶修开门开门开门!有急事找你!”


是黄少天的声音。


tbc

------------------------------------------------

居然是叶黄线呢!惊不惊喜?我自己都没想到!

谁叫你们没看够,一个个脑洞这么大,我的脑洞也跟着关不上了。。

都给我负起责任啊(x

评论(39)
热度(92)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