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黄】我在这里·7·(账号卡拟人)


“我能放他进来不?”叶修征求了一下夜雨声烦的意见。

“开门吧开门吧,迟早要跟他说清楚。”夜雨声烦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


黄少天在外面敲门敲得那叫一个锲而不舍,像是认定了叶修一定会呆在房间里,叶修开门的时候他一拳头正好捶过来,这要是被打到了保不准会不会给打出什么内伤来,幸好叶修凭着职业选手的专业素养眼疾手快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谋财害命呐?”叶修说。

“靠靠靠,谁叫你动作那么慢!”黄少天出招向来收放自如,刚刚看到门开了还捶拳那下,摆明了是对叶修的怨气所致。

接着他甩开叶修的手,一闪身进了房间,动作流畅得堪比夜雨声烦,“说出来吓死你,昨天晚上我刚洗完澡做完手操准备上床的时候,忽然眼前就多了一个人啊——我去,就是你这家伙!有种别跑啊!”

他进屋看到坐在桌边的人影,立马气势汹汹地朝对方飞扑过去。


夜雨声烦那是什么人?当代剑圣甚至没进行大幅度的动作,轻巧一转身就闪过了黄少天的舍身一击。黄少天见这招无法奏效,在最后关头取消技能,紧跟上一个饿虎扑食。他嘴上可也没闲着,威胁加嘲讽一句跟着一句,夜雨声烦哪能容忍黄少天一个人讲话,在对方第一句话刚说完时,他的文字泡已经在房间顶部飘荡了。

叶修关上门回头看时,这两人已经在他房间里转着圈玩起了老鹰捉小鸡,文字泡多得遮住了他们的脑袋,黄少天的垃圾话还犹自穿透障碍钻进叶修耳中。一句话概括的话,这个画面就叫做惨不忍睹。


叶修揉了揉眉心,深入战局,施展捉云手,准确无误地将激战中的黄少天从堪比百花式遮掩的文字泡中捞了出来。

“老叶你哪边的!”黄少天的攻势被打断,开始转移炮火。

“我属于带了脑子那边。”叶修说着,顺便在黄上天脑袋上狠搓了一把。

“谁没带脑子了?”黄少天张口就反驳道。他从叶修怀里钻出来,摸了摸自己被揉得炸毛的头发,眼神四下飘忽,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叶修捡起了掉在他脚边的枕头,又朝床上努努嘴,那里不知道被谁踩出了一串脚印,在雪白的床单上是那么刺眼,“你们两个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吗?”


黄少天和夜雨声烦同时打了个哈哈,前者推卸责任,指着夜雨声烦说道:“肯定是你干的,快跟我回房,让我这个做主人的好好教育教育你!”

“我不要命了才跟你回房呢!”夜雨声烦留下这个文字泡,冲黄少天比了个中指,一翻身从阳台往外跳下去了。

这个豪迈的举动让叶修和黄少天都吓了一跳,这可是七楼!

他们快步跑到阳台探身往下看,嘿,那家伙踩着墙壁几个二段跳,落地的时候再接上一个受身翻滚,要多熟练有多熟练,愣是一点血都没掉。


“我靠这家伙人生地不熟的要跑到哪儿去?”黄少天看起来有点急,抓起叶修就要跑下楼去。

叶修被他带得一个踉跄,不明所以:“追就追,你拉着我干嘛?”

“当然跟你有关系了!”黄少天振振有词,“还不是你的君莫笑突然跑出来,然后才害得夜雨声烦跟着出来的吗?再说了,夜雨声烦那是什么角色?那可是剑圣!荣耀价值最高的账号之一,还是明天要上场的报备角色,这时候跑了,你身为国家队领队难道不应该自发帮我劝他回来吗?应该吗应该吗?”


“你以为你追到他了,他就会回来?”叶修提醒他。

黄少天看了叶修一眼,“那我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还是一张卡?随便啦,反正就是看不得他没人看着在外面乱跑,他头上还有血条呢,冰雨也没带在身上,万一被人抓起来搞研究怎么办?”

叶修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这才有个主人的样子嘛。急什么,我有说不跟你去么?”


他慢吞吞地换了一双方便行走的运动鞋,跟在黄少天身后,想到了又一种可能:“要是他铁了心想躲你呢?”

“那我也要把他找出来。”黄少天对叶修显示他坚定的决心。

叶修突然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我怎么了?”黄少天疑惑。

“那家伙说你昨天拉着他讲了五个小时,你没睡多久吧?”叶修说。

“五个小时?没有吧!我当时见到他比较兴奋,问了他半小时左右的问题,说着说着就睡着了。”黄少天说。

感情后面的四个半小时都是梦话啊!叶修在心中替夜雨声烦掬了把同情泪。


他们住的宾馆就在利马特河畔附近,隔着河可以一眼看到对面的欧式古建筑。瑞士人没有早起的习惯,此刻街道上行人稀少,整个城市看起来还在沉睡,透着一股子静谧的氛围。

苏黎世的气候极为宜人,虽然是七月份,平均气温仍在二十度左右徘徊,叶修和黄少天穿着长袖在路上慢慢走着,深吸一口早晨微凉的空气,都觉得神清气爽。


说两人走得慢,其实全怪后面那个人在拖后腿。黄少天走两步就要停下来等叶修,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走这么慢是存心在跟我作对的吧!”

“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浮气躁。”叶修装深沉,“以前来过这儿不?”

“啊?”黄少天愣了一下,“那倒没有。”

“难得来了,不如四处看看?没准看着看着,那家伙就出现了呢。”叶修提议。

“听起来主意不错,”黄少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敢看叶修,两眼到处乱扫,装作在到处找夜雨声烦的样子,“可是要逛也不是跟你逛呀,两个大老爷们并排走着看风景多别扭。”

“呵呵。”叶修不说话了。


黄少天心里装着事儿,往前走了一大段路后才发现叶修的速度慢得堪比蜗牛,他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却又不想往回走,干脆在原地找个路蹲就坐下了。

“怎么,蓝雨的顶梁柱这就走不动了?”叶修慢悠悠地走到黄少天身边,开口就是一句嘲讽。

黄少天竟没有炸毛,相反他看起来还有点迷茫。“我突然搞不懂我自己了。”他看着叶修,静静地说。


叶修这次居然没有笑话他:“有什么不懂的,跟我说说?”他往周围看了看,又补充道,“你也别在这里干坐着,我们去那边。”

黄少天顺着叶修指的方向看去,莫名道:“那边怎么了?”

“那边可以吸烟。”叶修说话的时候已经飞快地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率先朝那儿走去了。

“叶修你大爷!”黄少天嘴里骂着,还是跟他一起过去了。



Tbc

---------------------------

黄少天这个人……真的很容易写飘啊!



评论(11)
热度(83)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