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all】一人发现另一人睡着了

#ooc测试跟风,感觉超好玩

#初恋纯情傻白甜

#特别好猜。没办法,我只会写那个攻(`●ω●)ゞ。




1.【CP1】

他推开店门,一股热浪强风从头顶往下吹,将他原本就毛糙的短发吹得更乱了。

他摘下手套,把手放在嘴前“哈”“哈”地呵着气,站在入口处跺着脚,甩下一身雪花。

他还是不习惯北方的气候。

可是这点小事,跟与那人在一起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在店里环视一圈,拥有专业级眼神的他很快就发现了他的目标。对方蜷在最不显眼的角落里,头也深深地低着,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好像连难得的约会都要给另一半出难题似的。

就这还想难倒我,太天真了!他斗志高昂,又有点骄傲地想。


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对方,想要给那个低头坐着的男人一个惊喜,或者说惊吓,谁叫那家伙平时老是一脸嘲讽,他还真想看看那人惊慌失措的脸。

他脑补了一番,低低地笑了,心中为他的计划雀跃不已。尽管如此,他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脚下的步子也是异常沉稳。机会主义者的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他一点点地靠近男人,看到对方面前放着一杯可乐一包鸡块和一袋薯条。那人嘴上还叼着一根薯条,好像嘴里没衔着点东西就不舒服似的。

他静悄悄地来到了那人身后,已经举在半空蓄势待发的手正准备落下,却在看到对方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脑袋时停住了。

那家伙原来是睡着了。


哈哈哈哈你居然睡着了!

就算睡着了也能把薯条叼得这么稳,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功力了得。

他在心里狂笑,忙不迭拿出手机就是一番静音模式十连拍,拍着拍着动作又停下了。

手机屏幕中的脸很安静,安静得完全看不出那人醒来后会有多气人。

对所等待的人毫无防备,也毫无保留。


他的手指碰了碰那人在屏幕上的脸,双唇微张,无声地叫了那人的名字。

“        。”

只叫一声对他来说怎么够,他又紧跟着叫了好几遍那人的名字,才满意地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坐到了对方身边。

“我喜欢你。”他用气音说。


对方像是感应到他的到来一般,头一偏倒在了他的肩上,但仍然没有醒。

他却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了似的,整张脸涨得通红,好半天才缓下去。


他感受着肩头的重量,觉得自己快活得快要飞起来了。

跟那家伙在一起,一点小事就能让他如此满足。

约会就这样也不错?他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啊啊,好想说话啊。

他想。


2.【CP2】

他抱着一摞书回来时,跟他一起来的家伙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不由皱了皱眉,对方这种做法在他心里无疑是很不明智的。不论假期,他们一年常规可以见面的机会只有四次,这个数字还由于对方的退役而有所减少。这次他随队来到那家伙在的城市参加比赛,尽管对手是个弱队,他也不会借此而减少训练量,战队的会议时间一如既往。只有在比赛前一天的自由放松时间,他才有机会在自己的时间表上排出四个小时用来与那家伙约会。

现在距离这个见面结束还剩下两小时四十三分钟,而对方竟在睡觉。


况且,不论在公共场合酣然大睡需要多宽的心,单论这种睡觉方式的效率就已经低过了他能接受的范围。趴着的睡姿还可能造成压迫眼球、脑部缺血、呼吸不顺等症状,从哪一点看都不利于彼此。

彼此?

他愣了一下。这个词出现得那么理所当然,甚至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就已经把他们考虑为一个整体了。

精细如他,居然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把对方自然而然当作了自己的一份子。他有点为这个情况担心,但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有点儿高兴。


做出了最优判断后,他看着睡得没心没肺的男人,把书放到桌上,走过去轻轻拍了对方的肩将那家伙叫醒了。

“唔,回来了?挺快的啊。”那人抬起头,看起来还不太清醒,脸上带着枕手臂太久留下的红印子,看起来有点好笑。“我看看啊……《博弈论新编》、《孙子兵法应用实例》、《十大心理误区》,啧啧,真不知道你是研究战术还是跟我约会来的。”

他还没开口呢,那个脸上有睡痕的家伙就开口数落起来了,说着说着手一抖,一根烟变魔术似的出现在那人嘴里。

“图书馆禁烟。”他冷静地出声提醒。


那人呿了一声,没把烟点着,也没把它收回去,就放在嘴里衔着。随后那人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顺手抓了本他拿来的书看了起来。

那是他心里拟好的阅读顺序的第一本……

算了。他想,他为他改变的习惯那么多,还在乎这点小事吗?


他们专注地看了一会儿书,偶尔他还会就着书上例子跟身边的人进行短暂而低声的战术讨论。就算退役了,那人的荣耀经验仍然在他之上,思路也比他来得开阔,经常会说出让他受益匪浅的观点。

那家伙认真跟他讨论荣耀的时候,感觉就像换了个人,懒散嘲讽的态度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人仿佛用不完的耐心和专注,那无疑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他看着对方为他剖碎了例子细心讲解战术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        。”

“什么事?”他蓦然惊觉对方在叫他的名字。

“发什么呆?”那人看着他笑道,“我还不知道你会发呆呢。”

他伸手推了推眼镜用来掩饰他难得的窘态,没有理对方。

那人却得寸进尺地把脸凑了过来,“        大大,都陪你半天了,给点糖呗。”


他本能地感到一丝危机,想把头偏过去,却被那家伙的手锢住了无法动弹,看着对方越来越近的脸,他的心跳也愈发加快,终于在嘴唇相贴的那一刻,他脑中紧绷的那根弦刹那断裂。他猛地站起身,椅子被他慌乱的举动带倒在地,发出响亮的噪声。

他觉得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朝他聚来,他愈发窘迫,用有些发红的双眼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我的错,我的错。”那家伙匆忙跟着站起身,讨好地揉着他刚刚撞到桌子的地方向他道歉,却又凑到他耳边轻声对他说道,“真甜。”

他的脸刷地红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方犹自将他弄倒的椅子扶起来,又跑去给他倒了杯水,接着把他的书翻回到他刚刚看的那一页递到他面前,眼含笑意巴巴地盯着他看。


他被那家伙扶着坐下,借着喝水的机会暗自舔了舔刚刚被亲到的嘴唇,似乎还留着对方柔软的触感。他的脸从刚才一直烧到现在。

其实,还真的挺甜的。

他握着水杯,暗自分析道。


3.【CP3】

他在高潮的余韵里大脑空白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发现他身上的那个家伙居然保持着进入的姿势睡着了。

我靠这人有没有情调!

他在心里疯狂地腹诽,费力将那家伙推到一边。那人变小的象征从自己体内滑出来,臊得他整个脸都是红的。


装满那人精华的安全套被他打了个结随便扔到了地上,他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阳光从没有拉严的窗帘缝中透进来,打出一道金色的光幕,他举起手,刚好探进了那束光线下,他的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他惊讶片刻,随后吃吃地笑了,另一只手在床上摸索他的手机准备拍照留念,顺便还用肩膀顶了顶身边的人,示意对方看自己发光的右手。

那人不情不愿地睁开半只眼,对他的举动发出一声嗤笑,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他轻哼一声,表示自己不跟对方一般见识。拿出手机咔擦咔擦拍了两张,他得意洋洋地准备拿它发微博和粉丝们炫耀,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眯起眼睛仔细瞅了瞅,他发现他那只手的指尖处还沾着刚才欢愉时留下的白色印记。他顿时大惊失色,爆手速取消了这条微博,还在心中侥幸地想着幸好他的手机版本过旧,网络速度比较慢。

要是洗洗手他也不是不能再重拍一张,可是他懒得动弹,床到洗手间的距离对他来说是那么遥远。


他转头看到身边侧对着他睡得正香的家伙,顽劣的邪火突起,他沾着白色浊液的右手悄悄地撬开对方的双唇,探进了里头。

反正那人又不是没尝过,他理直气壮地想。


对方“唔”了一声,没有睁开眼睛,柔软的舌头覆住了他的手指。

他感受到指尖一片湿热,对方的呼吸打在他的手背上,热度沿着他的手一直传到他的脸上,他突然觉得有些害臊,可他又不舍得把手抽回。

该死的。他心里骂了一句,决心在对方身上找回场子。


他摸索到那人的右手,将它举到嘴边,一根手指接一根手指,极为细致地舔弄起来。

那人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手,白皙修长,偏薄却有力,如今被他的舌头滑过,泛起了淡淡的红,裹着一层水,看起来晶莹剔透。

那人被他弄得睡不着,用空着的手按了按他的头,含糊不清地说了两个字:“别闹。”


对方一开口,他的手指就从那人口中滑了下来。

经过这么一段折腾,阳光已经换了角度,他再把手抬起来也没有刚刚的效果了。

可是他显然并不在意这件事,他湿漉漉的右手贴上对方湿漉漉的右手,把它们十指相扣后,他满意地跟着对方一起睡去了。



评论(50)
热度(100)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