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黄】我在这里·8·(完结)(账号卡拟人)

把烟点起来的叶修看起来更模糊了,看他那架势简直像是要把身边的垃圾桶当成亲人,黄少天废了好大的劲才忍住自己冲过去把那家伙剩下的整包烟都扔进垃圾桶的冲动。


然而他还没走到叶修身边,有个红头发的外国人却捷足先登了。他冲叶修说了句黄少天听不懂的话,叶修竟对那人的语言有了回应,掏出火机帮那人的烟点了火,他们两人还聊了几句。

那个外国小伙仿佛他乡遇故知般语速极快地讲了一长串话,叶修终于举手投降,苦笑道:“Sorry, can't understand that much.”


这句话黄少天听出来了,是句英文。

他有点愣。极擅长搭话的他此刻在异国的语言面前却无从开口。其实这并不是重点,最让他无措的,是原本他熟悉的那个人,却在慢慢往陌生的方向,与他离得越来越远。


红头发的家伙略带遗憾地耸耸肩,又跟叶修聊了两句后就走开了。黄少天还没回过神来,倒是叶修先冲他开口了,“愣着干嘛,还站那么远?”

“啊?”黄少天顿了一下,话才又渐渐多起来,“谁要靠你太近啊全是烟味,呛死了。”

他嘴上说着,却又往叶修那儿走了两步。


“你什么时候会讲外语了?”黄少天问。

“也就出国前被叶秋逼着学了几个词,德语的‘你好’‘荣耀’和‘烟’。”叶修轻描淡写,“哦,还有‘我不会说德语’。”

“你什么时候会讲英语了?”黄少天惊讶,“还有叶秋是谁?”

“唔,我想想,10岁的时候吧。”叶修干脆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

高中没有毕业的黄少天表示不想和他再交流这个话题。


“所以,你在烦恼些什么?”叶修问。

这个问题来得毫无铺垫,刚刚还是自己在问问题,转瞬对方就把包袱抛到了自己身上,黄少天有些猝不及防。

他把视线从叶修脸上移开,转到叶修抽着的烟气上,这才开口道,“这么跟你说吧,我本来有块干粮,但是我没想着要去吃它,可是它一直在我兜里,所以我就不用担心自己会饿肚子。我一直以为它是巧克力味的,直到最近看到有人在吃跟我一个牌子的干粮,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我拿出我的那块才发现,我一直都搞错了,它是咖啡味的。”

“咖啡味的你不喜欢?”

“说不上不喜欢,只是,在我的印象里它就应该是巧克力味的,我也已经做好了吃巧克力味的准备了,可是它突然变成了咖啡味,我却没有想过吃咖啡味的它。”


叶修静静地抽完一根烟,说:“选择权其实在你身上不是吗?”

黄少天心中一凛。

“想吃就吃呗。”叶修平静地说,“不想吃也行,一直以来你不是都没吃它么?说明你有其他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啊。”


黄少天难得安静地听叶修讲完一长串话,过了一秒,才像是打开了开关似的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不行了老叶,我居然有听你讲人生道理的一天,你说到底是你吃错药了还是我吃错药了?”

叶修无语,却也不恼,等黄少天笑得差不多了,他提议:“继续沿河走?”

“走!”黄少天利索地回答道。


刚刚的低沉好像是骗人似的,之后一路上黄少天的嘴就没停过,光苏黎世和G市的区别这一点他就侃了有半个钟,叶修甚至产生了和夜雨声烦一样跑路的冲动。

下一秒就堵住他的嘴,叶修这么想着,于是一路上一秒接着一秒,竟这么忍了过来。


他们过了桥走到对岸,从对岸朝宾馆的方向往回走。

临近中午,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沿河的店也开始开门做生意了。

黄少天看着一家餐馆玻璃上贴着的食物照片,肚子居然不争气地响了。


“没吃早饭啊?”叶修笑。

“靠靠靠,不行吗?”黄少天嘴硬着,眼睛却盯着那家店的菜单牌挪不动步子。

“没吃就进去吃呗,有啥不好意思的。”叶修说。

黄少天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我出来得急,没有带钱。”

“……我能不请你吗?”叶修下意识地捂住了口袋。

“嘿嘿。”黄少天笑。


他们进屋坐下,正好走了这么久的路也累了。菜单刚上,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国骂。

全是德语和英语的菜单,而且没有图片。

在叶修的帮助下,黄少天坚定地点了奶酪火锅和苏黎世小牛肉,丝毫不跟叶修客气。

叶修由于吃了早饭,不是很饿,蹭着黄少天点的菜吃了几口,在尝到奶酪火锅的味道时,他的神情微妙地变了变。

里面加了白葡萄酒。


黄少天可能是饿惨了,丝毫没有察觉地大夸瑞士菜好吃,难为他一边吃饭一边还能保持语速。

也有可能是故意的。

反正用餐过半,酒量同样在职业水准级别的黄少天说话开始大舌头了,话却一点没见少,普通话夹杂着粤语,把叶修听了个哭笑不得。

说着说着他趴到了桌上,看来是睡着了,开始讲梦话。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们身边,叶修抬头一看,是夜雨声烦。

他没有太惊讶,好像算准了对方会自己回来,老朋友似的招呼道:“坐着吃点?”


夜雨声烦毫不客气地挤到黄少天身边坐下,抓起后者用过的餐具就把桌上的食物往嘴里送。

叶修看到他的血条在缓慢恢复着。

他头顶的文字泡也没闲着,全是对自家主人吃到一半倒在桌上行为的嘲讽,还有和他主人一模一样对美食的赞美。


血条满后他就吃不下东西了,叶修结账后,对着沉睡不止的黄少天陷入了思考。

“你来背?”比较了一番体力值后,他对夜雨声烦建议道。

夜雨声烦干脆利落地拒绝了,理由居然挺正经,“我觉得我随时会变回账号卡,到时候会摔到他,要是受伤了影响到明天的比赛,我也会跟着丢脸。”


叶修也只是随口一说,他稳稳地把黄少天背在背上,跟夜雨声烦并肩走在回宾馆的路上。

和夜雨声烦交流有一点不好,就是必须要不停地转头看那家伙头顶的文字泡。一转头,脖子就会蹭到背上黄少天的毛糙头发,痒得叶修缩了好几下脖子。

所幸他发现夜雨声烦讲的大多数是废话,于是他选择沉默地各走各的。


途中黄少天醒了一次。

“我决定了,叶修!”他坚定地开口,没等叶修问他决定了什么,他自己就把后半句话补上了,“那块咖啡味的干粮,我打算一直放在口袋里。”

“哦?”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确认他不是在讲梦话,提醒道,“说不定会过期哦!”

“没关系。”黄少天嘿嘿地笑了,用力地搂住了叶修的肩膀,“反正没打算吃他。”

叶修听罢也露出了笑意,他低声回道,“那就好。”


身边的夜雨声烦用手肘撞了叶修一下。

叶修看向他,看见他说:“他下好决定了。”

“嗯,对?”叶修不明所以。

“他下好决定,我就要回去了。”夜雨声烦说。

“你好不容易来这儿就为了看他下一个决定?”

“谁叫他老是对着我念叨呢。”夜雨声烦抱怨着,却又对叶修说道,“帮我照顾一下他呗。”

“嗯。”半晌后,叶修应了一声。


身边像是刮起了一阵清风,随后那个头上有血条的人就不见了。

叶修蹲下身捡起那张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把背上的人往上托了托,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他的步子很慢,也很稳。



End


---------------------------------------------

叶黄写得不太满意(´・ω・`)

因为途中发现叶修对感情的考虑一定会是很认真的态度,所以在君莫笑出现之后,他跟烦烦或者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有结果了(肉上得太快的报应。。

原本还想写写叶方和海无量,海无量这个换了主人的角色一定很有趣,外表会像赵杨多一点,对方锐的猥琐很不齿,又不自觉会使出一些猥琐招式,对这样的自己很难过的设定,有不有趣?

可是再有趣叶方也没有结果啊!

所以我这两天一直在思考一个很大的新脑洞,有可能会出一个新设定的叶all长篇,请大家多多支持。


评论(21)
热度(70)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