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all】荣耀监狱·序章·1(异能监狱PARO)

联盟第十区有个荣耀监狱。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监狱会被取名为荣耀,也从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

那是死刑犯和无期徒刑犯人的囤聚地,充斥着永无止境的暴力和性,强者为尊,胜者为王,弱者苟延残喘,在监狱里小心翼翼地恪守着他们的求生之道。由于积分减刑制度的推行,犯人们自相残杀的行为屡见不鲜。

但不论强者还是弱者,有一点是不会变的,他们的心中都跳动着一团火焰,燃烧着三个字的信念:活下去!

活着,从监狱的最底层第七层一路闯到第一层,然后,冲出去,或许还可以在生命中见到炙热耀眼的阳光,看到辽阔无边的大海。


蓝河也是这群人中的一个。

作为蓝雨势力下,蓝溪阁组五大高手之一的他,自然也是实力不俗,他自认为可以排得上“高手”的队伍。

在荣耀监狱摸滚打爬了十几年,监狱内部已经有了明显的势力划分,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蓝雨、霸图、微草、轮回四大势力,这些势力扶植下的蓝溪阁、霸气宏图、中草堂、轮回等分组织也在有条不紊地为这些势力扩充资源,注入新鲜血液。

荣耀监狱每年都会送入大量新人,这些人中将有一半以上发生异能觉醒,在这一半人里面,有大约二成会直接在第七层里苏醒异能。这百分之十的人就可以列入“天才”或者“强者”的行列,也是他们这些组织需要找寻和招揽的对象。


组织的基地扎根在第五层,这一层是大多数人的极限,也是一层分水岭。因为根据前人发回的消息,从第四层开始,每呆一天就会倒扣相应的积分。谁也不知道积分变成负数后会有什么惩罚,而那些想要尝试和挑战系统的人,最后通通都失去了联络。

想要在第四层呆下去,就必须要面对每天永无止境的战斗。只有真正有实力,并且做好觉悟的人,才会搭上通往第四层的电梯。这些人,通常是这些组织真正的王牌和先锋,也是他们各自的骄傲。

另外一点就是,第四层通往上下一层所需要的积分太高,直接是第五层到第四层的十倍。组织为了壮大规模,每年都要派遣几名精英成员下到第七层去招揽新人。第五层以下的积分尚在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接应起来也比较方便。


今年蓝溪阁往第七层派遣的,就是蓝河。

通常来说,闯到第五层的人,很少有想回到第七层去的,甚至没有人要去回想在第七层的日子。在他们心中,第七层仿若梦魇,潮湿且昏暗,耳边整日整夜地萦绕着啼哭声。唯一的光源是积分兑换系统显示屏发出的幽蓝的光,当然也可以用积分兑换手电和节能灯。睡的地方是一蓬草堆,每个人的牢房用铁栅栏隔开,毫无隐私可言。

时不时有老鼠从脚边跑过,接着被没有积分无法换取食物的人抓住,饥不择食地狼吞虎咽。每天都有来不及进牢房躲避的人被变异的野兽叼走,走在路上踩到的水潭粘稠且腥臭,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血在里面。


第七层最有生气的时候,就是每年联盟投放新人进监狱的那一周。没有觉醒异能、无力赚分的人握紧了手中的刀蠢蠢欲动,企图捡到几个软柿子的人头换取积分,新来的人则要争夺那些人的牢房,为野兽横行的夜晚找到一个庇护所。

从舒适的第五层回到第七层,要说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可是蓝河架不住他们的组长梁易春往他面前一站,语重心长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又把他觊觎已久的吸血光剑送给了他。蓝河一个鬼使神差之下,回过神来已经被梁易春送上了电梯。


他还是太好说话了啊!

走在第七层阴暗的过道上,蓝河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这里连空气都是腥的。或许哪个角落里就有个尸体在慢慢腐烂。坐在各自牢房里的人冷冷地看着蓝河走过他们面前,有动小心思的,却在看到他腰上别着的光剑剑柄后变了脸色。


这些人都不会是他想要招揽的对象。

蓝河苦笑了一下。他也想早日找到有实力的人,用来增强蓝雨的实力,然后在他们王牌的带领下早一点走出这个地方。

说实在的,他们这些荣耀监狱中的人,有一大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进来,另外就是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无处申冤的。蓝河已经想不起来他刚开始来到监狱的情景了,无非是恐惧和无措,然后就认命了吧?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不知不觉竟走进了一个黑巷。这种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向来是抛尸的绝佳场所,那些没有抢到牢房居无定所的新来犯人也会选择在这些地方暂且躲避,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里通常是不会有他想找的人的。

蓝河却没打算转身出去,因为他听见了巷子深处,拳拳到肉的撞击声。

有打斗,而且一拳都没有打空,说不定会有高手。蓝河想着,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点亮一株悬浮光球,借着亮光往里面看去。

他稍稍有些惊讶。


这个黑巷的最里面居然有四个人。

并不是四个人的混战,其中的三个人很明显地在对另一个毫无反抗的男人拳打脚踢。那人浑身是血,背抵在墙上摇摇欲坠,另外三个人见状已经是双眼发红,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竟是想着要把男人活活打死。

蓝河有些失望,是四个连兑换一把小刀的积分都没有的低能者。

他在心中下了定论,也没想着在弱者面前抢分,正准备离开时,却跟那个被围殴的男人的双眼对了个正着。


刹那间,好像有人把一块冰敲进他胸膛似的,他浑身打了个冷战,寒毛直竖。

那人的眼中毫无生气,索然无味地看着面前的三人,眼中透出一股嘲弄的冷。蓝河放出光源后,他的视线慢慢地转向了巷口的方向,先盯上了蓝河的脚,再从下往上缓慢地扫遍了蓝河的全身,这种像是把他剥光了的审视般的目光让蓝河毛骨悚然。


其他三人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蓝河的存在,都对他有些戒备。蓝河咽下一口口水,镇定下来后再朝那个男人看去时,他又变成了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刚才的压迫感荡然无存。

他心中疑惑得紧,便对那三人亮出了他的吸血光剑,摆出攻击的姿态说道:“不好意思,那个人我有话要问,要不要走随你们。”

他的意思很明显,那三人也自知不是对手,悻悻收手,颓然地、踉踉跄跄地从蓝河身边走过。他们的积分已经少到连一块干粮都兑换不出来的程度了,这次以为可以捡个人头换到一些分数,所以把藏着省着的力气都耗在这一架上,眼看就要成功,却来了这样的变故,其中一个人已经咬紧了嘴唇,充满了无力和不甘,以及对未来的惧意。


蓝河却没想那么多,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被打的男人身上。那三人停手后,他似乎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顺着墙滑落到地上,手中的一抹光亮转瞬即逝。

蓝河认出了那个光球,是格斗系的气波弹。看来那家伙也是觉醒的异能者,没准是个气功师。但是他的精神力太微弱,这个技能的等阶也过低,蓝河对这人的实力并不看好。


他把话放得太明白,现在也不能丢下他就走。蓝河在心里叹口气,就当是送佛送到西吧。

他走到那人身边蹲下,仔细打量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对方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打理自己,头发长到披肩,全身上下混着血污脏得不堪入目,衣服不知道是原本就这么破烂还是由于刚才的围殴,已经变成一缕缕的布条,勉强遮着身体。要不是血腥味太浓,蓝河毫不怀疑他能闻到属于流浪者的酸臭味。


由于衣服的阻挡作用太低,蓝河看到了挂在那人脖子上,象征身份的铭牌,看刻纹应该是十年前的。

他居然已经在这座监狱呆十年了吗?蓝河心中惊讶,同时怜悯更甚,十年了还留在第七层,说明他是真的没有实力。


他摇头感叹着,从兜里摸出一罐止血喷雾,也不管那人的伤口到底在哪儿,上上下下全给喷了一通。

被喷雾喷到时,那人身体轻微地抖了抖,抬起头看了蓝河半晌,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哦?你还有止血喷雾呐。”

“还挺识货?”蓝河说,“想报答我就不必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做这种事。”

“报答你?”那人勾了勾嘴角,“反了吧。难道不是你放走了我三个人头,所以用一罐止血喷雾来抵?”


蓝河的动作顿住了,并且废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把这罐喷雾砸到那人身上的冲动,他说:“就凭你那个低阶技能?”

“够了。”对方淡淡地说,“他们连低阶技能都不会。”

蓝河表示不信:“你如果能把他们干掉,为什么还会被打得这么惨?”

“哦,我在这里睡觉,他们以为我快死了,就扑上来了。”那人说,“我花了一点时间清醒。”


蓝河用力地咬住了后槽牙,说:“这么厉害,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叶修。”那人说道。



TBC

-------------------------------------------------------

想写个稍微有点高冷的叶修大大,没想到让他一开口就破功了,净嘲讽去了。

感觉会是个深坑(。

评论(37)
热度(169)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