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叶all】荣耀监狱·序章·2(异能监狱PARO)

砰。

蓝河这回真拿不住手中的止血喷雾了,那罐喷雾落下来砸到对方的伤口上,让叶修小声地嘶了口气。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嘉世攻略组先锋队队长、神枪苏沐秋的最佳拍档,在两年前就进入第二层的斗神叶修,怎么可能出现在第七层?”

听见苏沐秋的名字,叶修的身体微不可觉地一僵。他的手有些哆嗦地摸向口袋。那件衣服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口袋里也装不了多少东西,他费力地掏了半天,拿出了一包烟和一支打火机。

蓝河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烟是最低档最便宜的纸卷烟丝,此时早已被他的血水浸透,全坏掉了。那个打火机做工却非常精细,拿在他手上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是在哪里捡到的吧,蓝河想。


见他没有回应,蓝河猜测道:“难道是重名?”

说罢,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这是最有可能的了,且不论那个斗神叶修的异能是和面前这家伙不同的法师系,单看嘉世小队以最短的时间保持在其他所有攻略组的前头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身为队长的叶修都不可能挑这个时候下到第七层来。

虽然,有最佳拍档之称的斗神叶修和神枪苏沐秋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消息,也不再在竞技场出现了,嘉世的势力也因此而逐渐没落,被风头正盛的轮回挤掉了四大势力的名额——嘉世的领导者陶轩对此的解释是叶修和苏沐秋正在潜心研究对抗第二层守门BOSS的打法而无暇顾及其它——但就算他什么都不说,也绝不会有人把他们和在第七层,有相同名字,异能低阶,连藏身的牢房都没有的人联系到一起。

理由很简单,经历过第四层以上的人,没有人会想要回到第七层。

更不论会落到如此落魄的境地。


说服自己后,蓝河对眼前的人更加同情了。从第四层开始,每次有人上去,系统会在整座监狱里发出通告,告诉所有人那些人的名字。从斗神叶修进入第四层到开始,他的名字已经被系统没有感情的合成音报过三次,更别提他在第四层以上的高级竞技场取得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胜利。

而在那个“叶修”无往不利、风光无限的时候,他面前这个连第七层都无法离开的“叶修”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蓝河想象不到,反正他觉得自己肯定受不了。他面前的那个人看起来那么弱,甚至可能因为斗神的名号太过响亮,牵连同名的他遭到莫名的欺凌也说不定。

这么低的精神力,到底是怎么在第七层撑过十年的?

他能不能……帮他一把?


蓝河心中不忍,但理智却掐断了他的想法。

他是蓝溪阁分组组长,来到第七层是为了寻找有潜力的新人苗子,并不是来大发善心的。事实上,监狱里比面前这个“叶修”更悲惨的都大有人在,如果他见到一个就往蓝溪阁里拉一个,他们的蓝雨就不用再竞争四大势力,一定会直接被封为监狱最大的慈善团伙。

一瓶止血喷雾,这是蓝河能给出的最大帮助。


叶修一直沉默着,蓝河以为自己重名那些话戳中了他的伤心事,也不好意思再在对方面前呆下去,站起身打算离开。

可能再也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了吧。蓝河默默想着,突然转过身冲着叶修说道:“喂,别死了啊!”


原本像半个死人一般毫无反应的叶修,听到蓝河的话,竟一瞬间睁大了双眼,他缓慢而艰难地转过头,视线放到蓝河身上,分明是透过他看到了另一张清秀带笑的脸,决然地对他说道:“我要死了,而你要活下去。”

他的嘴唇动了动,无声地叫了一个人的名字,最后竟是笑了。

他对蓝河说:“好。”


他那双冰冷的、了无生气的眼睛,好像突然有了光和温度,让他那张混着血污脏兮兮的脸都跟着多了些许神采。蓝河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竟无端对那人的话产生了八分信意。

他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叶修这么郑重其事的回答反而让他有点尴尬。

“那你要加油啊!”蓝河丢下这句话,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叶修没有动。听着蓝河的脚步声走远后,他又闭上眼呆在原地休息。

止血喷雾的效果很好,但并不是最好的。翻起、绽开的皮肉组织在喷雾的催化下不停地进行着自我修复,死去的细胞不断被新生细胞吞噬代替,那感觉很痒,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伤口上爬,一边啃噬着自己的肌肉,一边分泌着蚁酸。事实上,虽然经过止血喷雾处理的伤口不会留疤,但不乏有人受不了那种异常疼痒的感觉,而把自己的伤口再次抓得血肉模糊。

叶修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但也就仅此而已。他开始想念打完竞技场后全身浸入系统提供的原生液修复仓的感觉。那是叶修觉得荣耀监狱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无论在竞技场上受了多重的伤,就算面目全非,只要躺在原生液里,就一定能恢复成毫发无损的模样。

原生液在每场竞技场比赛后都会无偿为参赛者提供。但倘若他们在竞技场以外的地方受了重伤想要兑换原生液,那所需的积分只有两个字,天价。


叶修无声无息地在黑巷中坐了许久。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之所以坐着,是在整理他脑中那些零碎的记忆。

一年前他回到第七层时已经受了太重的伤,被迫在原生液中躺了一个月,他的积分每天都在大幅度地减少,终于在积分堪堪跌至将近个位数时,他挣扎着爬出了原生液的修复仓。他的伤因此没有修复完全,又过了一阵子,他发觉自己有一小部分的记忆缺失,同时失去的还有他所有的高阶异能。不过那种情况下还活着已经是天大的运气,相比之下,仅仅一点儿记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那个时候叶修是宁可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的。苏沐秋的死成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的梦魇,他在与对方回忆构成的海中浮浮沉沉,直到蓝河递给他一罐止血喷雾,他终于在那片海中抓到了一根浮木。


蓝河的那株悬浮光球还没有消失,借着光亮,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又惊讶又好笑,这么久了,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竟变得如此狼狈不堪。

他记起来,还有些人在第三层等他回去,以及一个“替我照顾好妹妹”的请求。

该醒了!

他有些摇晃地站起身,迎着巷口的光往外走去。


叶修用仅剩不多的积分打理了一下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走到第七层中央那个巨大的积分兑换商店面前取出了一个狭长的金属箱。

这个需要虹膜认证才能打开的箱子已经存在商店里很久了,虽然购价昂贵,却是最好的保险箱。

箱子里放的是一把伞。

荣耀监狱里不会下雨,拿着伞走在里面会让人觉得很奇怪,更不论是这样一把造型奇特的伞。

但是叶修在看到它后,却好像胸膛被掏空、全身的力气被抽走一般,身子一个踉跄,花了好大的功夫才重新站稳。他差点以为他又要回到反复的噩梦中去,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他脑中浮现的竟是两段温暖的、欢欣到让人忍不住一遍遍回想的记忆。


“全系异能者?这外挂开得太大了吧,还讲不讲理啊!”被叶修打趴在地的苏沐秋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对他说,“也就是我了,换一个人肯定把你的秘密满监狱告诉别人,让你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到时候你成为全民公敌,就算再厉害也没辙。”

“所以?”叶修问。

“和我们组队吧!”少年的眼中由于自信而熠熠生辉,他向叶修伸出了手,“我们会成为第一个走出荣耀监狱的队伍。”

“为什么要和你们?”叶修问。尤其他看到少年身后还躲着一个一双眼骨碌碌打量着他,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女孩。

少年看起来有些骄傲地笑了,“和我组队,我可以帮着隐瞒你的力量,你只需要在别人面前展示出其中的一种——因为我很强!”


“却邪?它的名字?”叶修打量着苏沐秋神秘兮兮递给他的礼物,一柄张扬锐利的战矛。

“帅不帅?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提起得意之作,苏沐秋神采飞扬,“你的四围不是均衡发展的吗?你专注法师系的时候,肯定会觉得精神力和力量不够使,但是却邪可以帮你加强这两个属性!”

“好厉害,好厉害。”叶修发自内心地哗啦啦鼓了一会儿掌,问道,“怎么不先给你自己做一个?”

苏沐秋摆摆手,“不行啊,沐橙的异能觉醒了,要先给她做一对手炮才行!还有你,我总觉得一柄战矛不够,说到底你是全系异能者,我一定要做一把真正适合你的武器,到时候先存在系统商店里,哪天不行了再拿出来吓别人一跳,嘿!”

“哦?特定武器?存在商店里吗?”叶修若有所思。

“对啊,我们已经财产共享了嘛。”苏沐秋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羞涩,然而更多的,是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喜悦和爱意。他大咧咧地拍拍叶修的肩,“所以还要攒点积分换个虹膜认证箱,还要好多材料,这几天竞技场加油啊英雄!”


叶修对着他积分兑换屏幕上苏沐秋的名字看了很久。

“我很想见你。”他轻声说,“但是我会活下去。”

那三个字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灰色,名字下面还有一行同样浅色的小字注释:


关系:伴侣(已故)


TBC

----------------------------------------------------


评论(44)
热度(121)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