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主线·3(异能监狱PARO)

  蓝河在第七层拉新人的事进行得不太顺利。


  在底层拉新人,有发现潜力股的好眼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这些组织也需要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让新人心甘情愿地加入他们,甚至自己送上门来。

  比如说看到和发狂异兽争斗的人,就算异能等阶不高,只要战术素养优秀,也是他们乐于招募的对象。他们只要在对方吃紧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帮一把手,那人事后会加入他们组织的几率就会变得非常高。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更直观,也有更多人会注意到的地方,那就是竞技场。

  竞技场每层都有,当然每层的得分也不一样。它分为上午的单人擂台赛和下午的组队角斗场两种方式,后者胜利后获得的积分要高一些,至于输了则会倒扣积分。因此,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自信的人很少会参加竞技场,这也使得上场的每一个人都会是各大组织争夺的对象。

  监狱本身场地有限,自然每个人的挑战次数也有限,每人每天只有一次参加竞技场的机会。但是,擂台赛的获胜者可以选择在台上继续接受下一个人的挑战,倘若连胜还有分数加成。

  每一层的竞技场都会对本层的人免费开放,这一层的人也可以通过竞技场来推断谁是本层最强。参赛者可以使用假名以及佩戴面具,连惯用武器都可以隐藏,换上系统配备的基本装,这样在打完比赛精神力透支的情况下,也可以避免被人钻了空子,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

  而他们这些往下层拉新人的人,则会在参赛的时候主动冠上各自组织的名字,借此机会对新人们展示他们的实力背景。


  只要打过竞技场的人就会知道,竞技场深处还有一个封闭的高级房间,需要用不菲的积分兑换门票才能进入观看。

  那里的比赛是面向整座荣耀监狱,真正高质量、高水准的竞赛,每周仅限一次挑战资格,只有每个势力的顶尖队伍才能参赛。在高级竞技场,参加者不能隐藏身份,并且根据传言,这个高级竞技场的比赛还会对“外面”的人开放,而且次次都赚得钵盂满盆。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空余的积分进入观看,但每次比赛的结果系统都会告之于众。要说迄今为止获胜次数最多的势力,那绝非嘉世莫属。据入场观看的人的回忆,斗神叶修和神枪苏沐秋的配合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们对彼此招式的衔接分秒不差,斗神舞着那柄锋利的战矛冲锋陷阵,神枪则在后方恰到好处地火力支援,这个场面成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他参赛者的噩梦。

  就是拥有这么一对势不可挡的搭档的嘉世先锋队,一年前彻底在高级竞技场绝迹了。


  蓝河原本对竞技场的事并不怎么关心。他虽然不讨厌在场上和别人真枪实剑地硬碰硬,却也不是刻意追求胜利而不择手段的那种人,手中剑染上别人的血难免会让他产生点罪恶感,特别是面对实力比他低的那些人的时候。梁易春知道他的性格,也没要求他去参加竞技场,而是把这个任务分给了系舟和灯花夜那两个人,蓝河则在第七层游走寻找和异兽斗争的新人,顺便从异兽身上找点材料。

  这些监狱里游走的变异野兽杀之不尽,而它们的皮毛、锐甲和骨骼也是自制装备能用到的材料,同时也能交易给其他人或直接通过积分兑换商店丢给系统换取积分,一般没有人会嫌多,在下去拉新人时,他们往往也肩负着收集材料的使命。

  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队的新人,分成两拨由系舟和灯花夜带队打角斗场赚积分。只要再找齐两队人,他们这次下来的目标就能达成,剩下的就是带领这些新人冲分进入第五层了。到时候,组织里还会进行一次考量,最有潜力的人组成一个队伍往上闯,直到和先锋组的人汇合为止,其他人或者不想上去的人则会在第五层领到相应的职务,直到新一轮新人的到来。


  现在他们碰到的困扰是,竞技场中居然多了一个不属于任何势力的、战无不胜的新人,严重影响了他们这些组织在新人中树立威望的机会。

  更气人的是,他还给自己起了个嘲讽点满值的名字,君莫笑!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君莫笑从来不使用任何高阶异能,但是,他的低阶异能覆盖的范围已经广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通常一个人都是专精一个系中的某一类异能,精通这个异能系的所有类别已经是非常稀有的天才了,神枪苏沐秋就是枪手系异能精通的典范,其他人别说跨系,通常只会觉醒一个类别的异能。当然也不是说拥有多系异能就无敌了,受精神力的限制,他们短时间内能使用高阶异能的次数并不多,赛后更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恢复,竞技场每天只能参加一次的规则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不管怎么说,一个人同时拥有多系异能都是闻所未闻的事,而君莫笑每次上场都选用了系统给予的不同的基本武器,每场战斗都会使用不同的一个系的异能,到现在为止已经覆盖了将近一半的异能系!

  在他上场的时候,观众除了感叹他出招走位的精准之外,还有一个看点就是看他这次会使用什么系什么类的异能。

  

  蓝河收到系舟传来的求助信息,于是放弃了今天第七层的巡查工作,独自来到竞技场等着探查君莫笑的表现,如果真有那么厉害,他一定会替蓝溪阁全力争取。

  没想到他呆站了一个上午,君莫笑居然没有上场。

  “这是在玩我呢!”他有点愤然地想。


  正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他感受到手腕上佩戴的光能表在震动。光能表是每个人入狱时都被强制佩戴的设备,无法自己卸下,通过手腕神经监视着每个人的生理状态,还带有作为惩罚措施的神经电流和微量毒素。但是只要他们不主动惹恼系统,光能表还是一个很方便的工具,比如传讯和积分兑换等等。

  蓝河调出光能表的提示界面,上面显示了一条信息:叶修邀请你加入队伍,队伍人数1/5。

  

  叶修?

  蓝河受竞技场气氛的影响,一时间有些淡定不能,下意识把那个名字当成了心中的斗神叶修,没有多加思考就点了“确认”。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在第七层,在暗笑自己多心的同时,他也记起来恰巧第七层也有一个叫做叶修的、似乎是低阶气功师的弱者……

  他左右环视一番,就在他不远处,一个嘴里衔着烟、肩上还扛着一把伞的男人懒洋洋地抬手对他打了个招呼。


  此时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一个月有余,叶修对自己的外貌打理得很不勤快,头发胡须又有半个多月没有修剪,看起来有些颓丧,却比那时半生不死的样子强太多,至少一张脸还保持着白净。

  按理说对于没有实力的家伙,蓝河见得太多,实在没办法把他们一一记住,可是叶修的名字太响亮,蓝河就算想忘也忘不掉。并且,看到当时像个活死人的人此刻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洗去一身伤变得完好无损,蓝河忍不住对他感到惊讶。

  但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和自己组队呢?


  蓝河心中的疑惑没有问出口,叶修先开口表明了来意:“你身手不错,要不要一起打角斗场?”

  是希望他带他刷分?蓝河只能这样认为。可他队伍都进来了,再拒绝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反正也来到了竞技场,蓝河也就想着顺便用掉今天的次数赚点儿分,没想到见他默许后,对面那个家伙竟径直走向了准备室。

  “等、等一下!”蓝河拉住叶修,“就我们两个人?”

  叶修转头看了蓝河一眼:“有什么不对吗?”

  “对手可都是五人队啊!”蓝河提醒道。他已经做好了带新人的心理准备,也就没有把叶修的战斗力考虑在内。他心里已经做好一挑五的打算了,但就算他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一个人面对五个敢上竞技场的异能者还是会有压力。

  “哦?”叶修笑了,“你怕了吗?”


  看着对面那人淡淡的笑,就算没附带什么别的意思,蓝河还是觉得好像被人从背后逆着捋了把毛,他下意识地挺直脊背,还没开口证明自己,叶修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头发都差点竖起来了。

  叶修说:“有我呢,够了。”

  ……敢情自己才是被小看的那个战斗力吗?!

  蓝河只差祭出他的吸血光剑和叶修大战三百回合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他恨不得把对方踩在地上,然后居高临下地告诉他,上层的高手不是他一个低阶异能者能容易对付的!

  

  然而掏出武器后,他却注意到了一个问题:“你没有开队友保护协议?”

  队友保护协议,说好听点是防止误伤,实际上却是一项惩罚措施。通常和别人组野队时,为了防止有人居心不良或是为了稳定人心,队长都会开启这个协议,这样只要有人想对队友做出攻击性的举动,就会先一步被手腕上的光能表察觉,随后被施以足够感受到疼痛的麻痹电流。

  而他面前这个低阶异能者,面对他这个刚组队的蓝溪阁高手却敢关掉队友保护协议,究竟是他从来不了解这个规矩,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

  没容蓝河多想,叶修用很寻常的语气答道:“有些时候,需要靠攻击队友才能把他推出对手的伤害范围,你不知道吗?”

  

  道理蓝河都懂,可那家伙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蓝河双手颤抖地按住了剑柄,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他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理智又渐渐地回来了。惊疑,这是他现在对叶修的看法。为什么一个常年呆在第七层的人会知道队伍保护协议的弊端,他又是从哪里来的二挑五,甚至是一挑五的自信?

  大概跟他组队打一场就懂了吧!两个人就两个人,凭他的实力,区区第七层的角斗场还真不一定能难倒他。蓝河想着,跟叶修一起走进了准备室。


  接着,蓝河手中的光剑就掉了下来,砸到自己的脚背上都没感觉。他瞪大眼见了鬼似的看着叶修拿起一个面具戴在脸上,好半天才干巴巴地吐出了六个字:“你就是君莫笑?”


TBC

-------------------------------------------------------------------

觉得哪里写得不妥就尽管说,我需要意见和建议来激励我……

(夸我也行

评论(28)
热度(10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