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主线·4(异能监狱PARO)

  

 

  竞技场的面具有默认的,也可以选择自制,使用的是贴脸式的记忆材质,轻飘飘地像一层面膜一样覆在脸上,除了不能进食外其他完全没有影响。

 

  叶修本来是不想太麻烦的,可是通过光能表的传讯功能跟苏沐橙交流了之后,对方发了一张图片给他,是她刚写的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示意他用这幅图案作为面具,连竞技场使用的名字都给他起好了。

 

  还跟着一句话,“等我下来。”

 

  她目前在第三层,当初苏沐秋和叶修坚持认为女孩子不能加入他们的先锋组,只有等他们攻略了每一层的守关boss,找到最安全的打法,确认万无一失后才允许她上来。如今她关心的两个人都不在上面,她也没有再往上闯的欲望,而是打算下去接应叶修。她积分没有那么多,每天一次高级竞技场的擂台赛勉强维持在第三层不减分的情况下,现在却也开始努力赚分,向第三层的守关boss阿利安发起冲击了!

 

  

 

  苏沐橙画的“笑”字面具太有个性,已经成了君莫笑的象征,因此蓝河在看到叶修戴上面具时才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君莫笑。

 

  要说他现在的心情,就只有“不淡定”三个字。自己一直以来小瞧的人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高手”,想到自己之前的态度,蓝河就觉得臊得慌。

 

  不过,他原本就是为了探查君莫笑的实力才来竞技场的,现在也算是误打误撞碰上了。那一会儿的组队赛,他到底是出力呢还是不出力呢?蓝河心中很是纠结。

 

  他看到叶修把手中握着的伞存在了准备室中,而是拿起了竞技场提供的标配十字架,随口问道:“那把伞你不用吗?”

 

  

 

  叶修透过面具“笑”字竹字头的两点望着蓝河,说:“那把伞太容易暴露身份,暂时还不想在竞技场用。”

 

  “哦,哦,这样。”蓝河愣了半天才答道。面具白底黑字盖在叶修脸上,“笑”字歪歪扭扭,又遮住了表情,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慎得慌。

 

  “你呢?不考虑换个名字?”叶修问。

 

  蓝河惊觉:“换!当然换!”

 

  不止换名字,还要带上面具,武器也要改用标配的蓝字光剑。

 

  原本带新人的话他大可以大大方方地打,顺便给蓝溪阁挣点人气,但是对方变成了君莫笑,要是给人知道了,第七层的人还好说,但梁易春他们肯定会追着他问他是怎么跟君莫笑处到一块儿去的,没准还会强求他拉他进蓝溪阁……等等,为什么在知道他是君莫笑后,下意识就觉得蓝溪阁是拉不了他的呢?

 

  蓝河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试探道:“那个,高手兄,有没有兴趣加组织啊?”

 

  “呵呵。”叶修说。

 

  蓝河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刮子。

 

  他不知道的是,等打完这场角斗场,他的脸都要被那家伙打肿了。

 

  

 

  进入角斗场的地图后,蓝河忍不住恍惚了一瞬。

 

  跟单人擂台赛单一的擂台场景不同,角斗场的地图是随机更换的,采用了立体投影的技术投射出一个与监狱的狭隘和阴冷不同的、五彩斑斓又壮丽辽阔的世界。这次的地图是空知林,繁密的树木高大挺拔,阳光透过枝叶洒下一地碎银,耳边仿佛有鸟鸣声,呼吸的空气中带着森林特有的湿润和草叶的清香,暖意从脚底蹿到头顶,一时间监狱里的情景就像很久之前的梦境。

 

  森林的两头依稀可以看见相邻的空积城的轮廓和一线峡谷的峭壁,但是蓝河知道,在这场比赛中,他们永远无法到达那里,他们可以行动的范围就只有这个投影的房间。

 

  蓝河好久没有参加角斗场的比赛,此时骤然被满目郁郁葱葱的绿色包围,他才猛然意识到,他所处的是一个多么暗无天日的狭小地方。

 

  

 

  他环头四顾,想看看他现在这个临时队友的反应,却发现身边已经没了那家伙的身影!

 

  “还愣着干嘛,快上来。”上头传来叶修低沉的声音,原来他在进入地图的那刻就已经飞快地进行选位准备伏击了。

 

  蓝河庆幸自己带上了面具,否则他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他在进竞技场之前还自诩高手来着呢,结果才刚进来,人家早已进入状态,他却还在原地傻愣着……

 

  他紧跟着跳上树枝蹲在叶修身旁,为了缓解尴尬,他问道:“有战术吗?”

 

  “战术啊?”叶修说,“你在前面冲,我给你奶着。”

 

  蓝河刚要答应,又觉得不对:“为什么要我在前面顶着?”

 

  “因为我是奶啊。”叶修举起手中的十字架给蓝河看。

 

  “你怎么变成牧师了!”蓝河震惊。

 

  “我怎么不能是牧师了?”叶修反问了一句,接着示意蓝河噤声注意四周,有沙沙的脚踩落叶的脚步声在靠近他们,他们对手已经接近了。

 

  

 

  蓝河迅速地握住剑柄进入了作战状态,但这并不妨碍他最后瞪叶修一眼。他能理解叶修选择十字架的用意,就像他想考察叶修的实力一样,对方也想知道他会不会是一个合格的队友呢!只恨他不像对方那样天赋异凛,觉醒的剑客异能注定他是在前线冲锋陷阵的命。

 

  他在树枝上居高临下地往下看,对手果然是一个五人队,而且肯定是新手,他们完全沉浸在立体投影带来的新环境中,五个人走在一起四处环顾风景像是在远足,连脚步声都没有放轻。根据他们的武器判断,应该是两个剑士系,一个暗夜系,一个格斗系和一个圣言系。

 

  眼见他们越走越近,蓝河深吸一口气,脚下用力一蹬——他动了!

 

  

 

  借着树枝的高度优势,再凭借升龙斩的腾飞效果,蓝河高高跃起,在空中改变身形后急速下降,空中只留下蓝字光剑剑身的白色流光,刹那间他坠落至那五人身后,大地由于他落地的冲击而震颤,同时他侧身出剑,划开半个扇形,银光落刃!

 

  瞬时有两个人被他的剑锋击中,另外三个由于离得稍远没有受伤,却也因为他落地的冲击波而脚步踉跄。蓝河眼睛微眯,趁势使出三段斩,借助招式的劲道迅速贴近三人,一记横劈击中一人,一记下劈击中第二人,紧随其后的一记上挑落在了第三人身上将其挑飞在天,随即突突两剑连突刺,竟是要把最后那个圣言系带离其队友的支援范围。

 

  蓝河清楚自己的实力,就算面对一队新人,硬碰硬的一挑五对他来说仍然有些冒险,稳妥起见,他打算趁那队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逐个挑破。他当然不是胡乱出手,而是一开始就选定了目标,先带走对方的圣言系异能者!

 

  

 

  然而对方的反应能力出乎蓝河意料的快,在蓝河还没有将人带走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展开了反击。两个剑士系一左一右挥出重剑掀起一地泥土,四周的树受其影响,在震中纷纷扬扬地飘下树叶。蓝河脚下不稳,他挥剑不停,将圣言系往远处带的同时在树丛中跳跃避免自己倒地。树叶遮住了他的视线,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暗夜系正在迅速地吟唱一个技能,束缚术!

 

  束缚术的吟唱很短暂,那个术士嘴角已经勾起笑容,正打算释放时,他却发现自己被一团白色的火焰罩住了。火的温度不算特别烫,但也足够灼烧肌肤,更重要的是,他此时和自己精神力的联系被阻断,竟完全释放不出招式。

 

  神圣之火!

 

  是哪里放出的,对方的另一个牧师在哪里?!术士迅速地环顾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人影。

 

  

 

  叶修轻轻巧巧地在树与树梢上跳跃,连一片树叶都没有惊动。

 

  他借着树叶的掩护在上头支援蓝河,蓝河此时已经将那个圣言系打昏在地,转身对上身后两个魔剑士。和攻击系异能者相撞,受伤肯定是难免的。但是对方的攻击刚放到自己身上,连血都没溅出来的时候,总有一道治愈术巧之又巧地降临,几乎让蓝河产生了叶修能预知的错觉。

 

  他甚至没感觉到疼痛,皮肤被对方的剑划开那一刻的滚烫之后,属于治愈术的清凉就会覆盖原本应该产生的痛觉,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愈合,让他不由得打开了步调,攻击愈发凌厉大胆。

 

  但他心中也愈发惊疑,因为到现在,连他都不知道叶修究竟在什么地方!

 

  

 

  蓝河在竞技场战斗正酣的时候,旁观的人早已沸腾。上午没有在擂台赛出场的君莫笑,此时竟在角斗场出现了,而且是和一个同样没有出现过的人组了队并肩而战,二打五!更令人吃惊的是,君莫笑这次使用的异能居然是圣言系的牧师技能!

 

  还有他不会的异能类别吗?看着这一场角斗场的对战,观众们纷纷议论着。

 

  “不止是君莫笑,他的那个剑客队友也很强。”灯花夜站在观战的人中,对身边的人交换意见。

 

  系舟点头附和,“绝色?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灯花夜摇摇头:“不知道跟蓝河比起来,哪个比较厉害。”


  系舟扬眉笑道:“这有什么好猜的。”

  

  “我们上去打一场就知道了。”他说。


 


 

TBC

 

-----------------------------------------

评论(31)
热度(95)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