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主线·5(异能监狱PARO)

  

  最终,系舟和灯花夜也没有和蓝河他们碰上。打完这场角斗场,蓝河和叶修就退出了,并没有守擂连胜下去的想法。

  

  绝色和君莫笑队伍的获胜可以说是毫无悬念。面对没有治疗的其余四个新手,蓝河摧枯拉朽般将他们解决了,甚至打到后面还有点上瘾。他不得不承认,和叶修组队打角斗场是一场非常棒的体验,就像一直有一堵坚实的墙挡在自己身后,他根本不需要考虑对手的招式,对方的攻击不是被叶修打断就是造成的伤口被叶修治好。

  以至于获胜后叶修已经向出口走去,而蓝河却还愣在原地,期待下一场的对决。

  

  角斗场和擂台赛的规矩相似,上一局的获胜者仍然可以留在台上接受下一队的挑战,这种情况下地图是不会换的,若是他们放弃守擂的机会,地图也会重新随机为下一场的两队人改变。

  蓝河此时正打出了感觉,经过一战后对地图也有了一定熟悉,就在他认为他这个状态还可以再挑下一个队伍获得连胜积分时,叶修却招呼他下场了。

  他再怎么有自信,此时却也不敢尝试一挑五,只能跟在叶修身后回到准备室。只是,问还是要问的:“为什么不继续挑战下一队?”

  

  叶修刚摘下面具,闻言颇有些吃惊地看了蓝河一眼:“你觉得我们还能打?”

  蓝河看叶修这番表情就忍不住心里打鼓,他硬着头皮说:“怎么了?我们根本没受伤不是吗?”

  叶修的表情有点儿严肃,“你觉得你打得还行?”

  “呃,”蓝河顿了一下,“难道你不行了吗?”

  “嗯。”叶修没否认,还没等蓝河诧异他的诚实,他又接道,“不过,这都是因为你。”

  “我怎么了?”蓝河不由得再次握住了他的剑柄。

  “你觉得你的精神力如何?”叶修说。

  “精神力?”蓝河一惊,他这时才发现,他原本充沛的精神力早已接近干涸,只能够支持他再使出两三个高阶异能了,他居然直到叶修提醒后才注意到,而他还在怀疑叶修的能力不足……蓝河顿时觉得自己的脸正在火辣辣地发烫。

  

  他尽量把脸缩进衣领里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尴尬,但很显然叶修并不知道情面是何物,一路上跟在蓝河身后一边走一边在絮絮叨叨地数落蓝河刚刚的那些失误。

  “你出招动作太大,这样会导致一个问题,收招的时候会有些仓促。”

  “哦。”

  “大局观很好,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你眼里就只剩一个目标,很少顾及其他。”

  “哦。”

  “太过依赖高阶异能,对精神力的计算和感受有欠缺。”

  “哦。”

  “太浪。”

  “哦……等等,”蓝河觉得那个评价有失偏颇,“我那是信任你作为治疗的实力!”

  “我谢谢你啊。”叶修说。

  

  蓝河又羞又恼:“话说得好听,你怎么不上去打前锋?”

  “我打前锋,你治疗?”叶修反问。

  蓝河被噎了一下,生硬道:“我们可以再组个治疗……”

  叶修轻笑道:“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人组队打角斗场是最有效率的赚分方式吧。”见蓝河不说话了,他又补充说,“不过,我和你一起打双锋也不是不行,但仍然只能打一场。因为我的精神力比你还要少。”

  是那次濒死留下的后遗症。

  

  蓝河莫名觉得受到了鼓舞,追问道:“你之前打擂台赛,每次最多只连赢三场,难道就是精神力不足的缘故?”

  其实主要是武器的问题,这句话叶修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他还有点儿唏嘘,“想哥当年跟沐……”他的话说到一半,在喉口拐了个弯,又被他含糊地带过去了,“我当初打擂台赛,连守十盘擂不是问题。”

  蓝河表示不信:“斗神叶修都办不到好吗!”

  叶修不服:“谁说我办不到了?”

  “你当然办不到了,你又不是斗神。”蓝河说。

  “等一等,”叶修意识到蓝河对他有一个很大的误解,“我为什么不能是斗神了?”

  蓝河嗤道:“人都登上第二层了,还会下来这鬼地方?”

  叶修罕见地被问住了。他发现,他还真的记不起自己是为什么来到第七层的。依稀的记忆中,他和嘉世先锋队的其他人在挑战第二层的守关BOSS沙寒时,苏沐秋死了,而对方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又是怎么会在第七层醒来的,他通通都不记得了。

  每当叶修想要仔细回想当时细节时,他脑袋就像是被一根尖锐的针穿过,短暂而剧烈的疼痛让他脚步微晃。他在原地停了停稳住身体,接着解释道:“我真是叶修。”

  

  蓝河显然没有听进去,他说:“你是斗神叶修,我就是剑圣黄少天。”

  叶修闻言笑了,“你喜欢黄少天?”

  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偶像,蓝河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不过他也没想着否认:“觉醒剑客异能的人,大多数都会把他当憧憬对象吧。”

  “这个好说啊。”叶修说,“你技术还过得去,要不要跟我绑定队伍,我带你上第三层找黄少天?”

  

  蓝河愣了好几秒才消化了叶修的意思,当即就跳脚了,“谁要跟你绑定呀!我可是蓝溪阁的分组长之一!你加入蓝溪阁再说这种话好吗?还有,第三层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吗?”

  叶修颇为遗憾地耸耸肩,没有继续对此纠缠下去。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蓝河的牢房门口。这个房间是蓝河下到第七层的第一天就从这个牢房的原犯手上抢来的。

  蓝河本能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照理说,虽然他们组队打完了角斗场,可他们也没亲密到可以随意进对方的住所的程度。此时他要回他的牢房休息,叶修却还跟在身后,难道是想……

  荣耀监狱每天都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时间”,这个自由时间并不是传统监狱意义上的自由行动,而是指这段时间,所有牢房的门都会被强制打开,所有人都无处可逃。那些没有牢房的犯人便可以趁这个时间向有牢房的人发起挑战,夺取居住地的所有权。

  监狱里异兽横行,每个人笼子似的牢房其实也可以说是他们的保护罩。没有住所虽然不至于立刻被异兽袭击,但晚上睡觉总缺了份安稳。监狱第七层到第五层的房间永远是不够的,这两个小时的自由时间一直是一场大混战,不乏有人在夺取牢房所有权的时候就顺势解决了对方,将对方的积分和房间一并接管。也有守株待兔、黄雀在后之流躲在暗处,等两人打得两败俱伤之时后起而攻之,一次性赚得两个人头积分和牢房的所有权。

  蓝河现在住的这个牢房的原主人看低了蓝河的实力,在自由时间妄图找蓝河的麻烦以便夺取他的武器,却没想到搭上了自己的容身之处。蓝河对此还乐得轻松,他一向对主动挑战这件事带着点轻微的抵触心理,面对送上门来的牢房他接受得心安理得。

  

  而现在即将临近每天的自由时间,蓝河站在自己的牢房门口,叶修就跟在他身后。房门是掌纹认证的,蓝河做了半天的心里建设,举起手按向门锁时,突然方向一变,改为抽出腰间别着的光剑,同时侧身向叶修一剑劈出——他决定抢占先手!

  “怎么?”叶修感受到剑气,仰身躲过那一剑,眼角竟带着笑意。

  蓝河步步紧逼,手中的吸血光剑在他身前织出一张密集的红色光网。他攻势急迫,叶修却不慌不忙地闪躲,只有偶尔危机时用他手中的伞挡住了他的两下攻击。

  他知道叶修厉害,真正交手时他才发现,他们两人的实力竟然相差到这种程度。他的每一招攻击在对方眼里就好像小孩间拙劣的玩耍打闹。这和技能阶级的高低无关,完全是经验多少所带来的巨大鸿沟。蓝河差一点就要相信叶修说的,连守十盘擂台赛的事了。

  只不过,他没有轻言放弃的习惯。曾在第七层连赢十盘又怎么样,始终改变不了对方只有低阶异能的事实,而他却有第五层的阅历,蓝河在心中替自己打气。

  蓝河手中的剑光蓦然暴涨,只是注视着就会让人眼睛发疼。叶修的目光从蓝河的剑上移开了,蓝河瞅准这个空档栖身而上,眼看着就要把剑送入叶修胸膛——

  

  叶修手中的伞变了!

  伞骨逆翻,在伞尖收束并拢,先一步在蓝河的攻击之前刺中了对方!

  蓝河只觉得自己在那一刹那全身僵硬动弹不得,这是,战斗法师的龙牙!

  这只是叶修的第一击,紧接着,叶修用伞尖挑起蓝河将他甩倒在地上,他的连击快得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留给蓝河,蓝河只来得及在地上翻一个面,叶修就毫不留情地踩在了他胸口防止他起身。蓝河咬紧嘴唇咽下吃痛的呻吟,睁开眼却不由得瞳孔紧缩。

  在他眼前,是已经转变为枪形态的千机伞黑洞洞的枪口。

  跟着叶修揶揄的声音:“这么急着把房间的所有权让给我?”



TBC

------------------------------------------

加了荣耀监狱的tag,方便追更新

你们也可以通过留评的方式鞭策我码字,很有效果的。比如夸夸我之类的(。

评论(33)
热度(108)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