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主线·6(异能监狱PARO)

  蓝河望着指向自己的枪口,心中五味杂陈,颇不是滋味。他知道他输了,作为蓝溪阁的高手、分组长,他却败在了一个在第七层还混得不尽人意的家伙,输得无话可说。他静静地把头偏向一边听候叶修发落,还有空在心里自嘲地想,大不了就是一个死,他在第一天发现自己来到荣耀监狱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是吗?

  他豁出去地闭上眼睛,没想到叶修却把伞和踩在他胸口的脚收回去了,还蹲下身帮他拍了拍他踩上去的灰。

  “放心,没想着抢你的房间。”蓝河听到叶修这样说。

  

  他猛地睁开眼,黑漆漆的瞳孔和叶修的视线对上,蓝河才意识到他们两个人的距离靠得这么近。他赶紧坐起来拉开一点距离,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

  在监狱里,抢牢房的事情实在太常见,甚至在夺取牢房后杀人越货也屡见不鲜。对于监狱里自相残杀的事,系统非但不阻止还加以鼓励,最明显的一点是在杀掉对方后,对方现有的一切物品乃至积分都会归杀人者所有,这对于所有犯人来说都是极有诱惑力的,以至于叶修说出那些话,蓝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不打算抢你的房间。”叶修重复了一遍,又加了一句,“不过,我希望你住的地方能让我挤挤。”

  “为什么?”蓝河干巴巴地问。他相信凭叶修的实力,想住哪间牢房都不成问题,第七层的牢房那么小,何必要跟他挤在一起?

  “因为我们是队友?”叶修说。

  “接着编。”蓝河受挫太深,暂时没力气反驳。

  “因为找其他房间麻烦。”叶修老实说。


  蓝河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现在已经到了自由时间,他的牢房早就没有了栅栏门,坦荡荡地对所有人敞开着。蓝河不想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坐着,走进暂时还属于他的房间,一屁股坐到了勉强被称为床的一蓬干草堆上。

  叶修毫不客气地跟进来坐到蓝河旁边,还颇为惬意地在草堆上舒展着四肢。

  第七层的牢房内部的简陋程度简直堪比史前文明,狭小昏暗,只能并排站下两个男人,除了一床草堆外什么都没有。刚进来的时候伸手不见五指,还是蓝河拿出了积分兑换的悬浮光球后才亮堂起来的。

  

  就算是草堆,那也是单人草堆,叶修稍微展开手臂就碰到了蓝河。蓝河往里坐了点儿试图给彼此留点空间,没想到叶修却顺杆上爬,靠着墙壁四肢都快舒展成一个“大”字型了,他无路可退,忍无可忍地提出抗议:“大神,你也看到了,我这屋只有一个人睡觉的地儿。”

  “不就是一堆草?”叶修笑着示意蓝河站起来,他也随后起身,用伞尖拨弄他们刚刚坐着的那堆干草,把它匀成了两份。牢房窄是窄,并排躺两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草堆都薄成这样了还能睡吗?

  蓝河将他呼之欲出的脏话咽了下去,他忍住的原因是他看到叶修在光能表的简易积分兑换功能里买了什么东西。除去武器和其他贵重物品,有很多服务是可以在各自的牢房内通过简易兑换系统购买的,每个牢房内都设有出货口。蓝河想,那家伙是打算再兑换一堆干草么?

  

  随着叶修按下最后一个键,他们牢房的房顶突然张开一个口,从那个口里掉出一张双人床和一床被子,正好掉落在叶修铺展开的草堆上,和牢房的宽度契合得刚刚好。

  就算牢房的墙壁还是粗糙灰暗的水泥,有了这张床,再配上悬浮光球的亮度,竟也让这个房间透出点温暖的意味来。

  “你、你居然买了一张床?”蓝河难以置信地望向叶修。

  一般来说,犯人在进入第五层时才能入住拥有柔软舒适单人床的牢房,在第七层虽然不是不能用积分兑换,但是床的售价非常高,并不是第七层的犯人所能承受的,而有能力兑换这种床的人,也早已把目标放到了第七层之上,几乎没有人会想着改善一下自己在第七层的居住环境。蓝河有足够的积分,却也没有这种奢侈的想法。他敢肯定,叶修这几天的竞技场可以说是白打了。

  

  “嗯,积分不够,换不了睡眠仓。”叶修颇为遗憾地答道。

  “……”蓝河对叶修的土豪行为不予置评,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一张双人床?”

  “双人床比两张单人床便宜啊。”叶修看了蓝河一眼,“还是说你想看我躺在单人床上,你自己窝在草堆里?”

  “……双人床就算了,为什么被子也只有一条?”蓝河换了个问题。

  “我没有积分了啊。”叶修说。

  蓝河不说话了。

  

  叶修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是害蓝河无语的元凶,神色自若地问道:“可以吸烟不?”

  “随便你。”蓝河已经没力气计较那么多了。

  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叶修已经手法熟练地掏出一支烟衔在嘴里,利落地点起火了。烟还是最便宜的纸卷烟,蓝河瞟了眼,忍不住问道:“你积分够多,为什么不选择电子烟?”

  叶修的动作微小地顿了顿,淡淡道:“打火机是别人送的。”

  “嗯?那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是伴侣。”

  蓝河愣了一下。

  叶修看到蓝河的反应,接着说道,“不过他死了。”

  “啊?哦……”蓝河更尴尬了,他没有类似的经验,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是安慰呢还是不安慰呢……

  

  叶修当然不需要蓝河的安慰,他没有就着这个话题多说什么,自己就把话揭过去了:“蓝河同志,我床都给你买好了,你是不是该赏我点吃的?”

  蓝河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该鄙视那个大手笔买下一张床,却连一包干粮都买不起的家伙了。

  自由时间时,犯人反而大多都呆在自己的牢房内,防止别人趁自己不在时鸠占鹊巢趁虚而入。蓝河也没别的事可做,便兑换了两袋压缩饼干和两罐水,分给叶修一半后坐到了床上一边吃一边慢慢修整精力。

  监狱里的食物全部是高分子重组合成的,没什么嚼劲,第七层的口粮更是味同嚼蜡,只有填饱肚子这一个用途。由于在底层想要兑换上一层才有的物品都需要支付不菲的额外积分,蓝河习惯性地选择了便宜的那份。他递给叶修的时候心里还没什么底,没想到叶修没有怨言地接过了那份食物,还吃得挺香。

  

  “你为什么……选择和我组队?”见气氛有所缓和,蓝河措着辞慢慢问道。

  “因为,角斗场得分多啊。”叶修一句话堵住蓝河的嘴。看见蓝河满脸憋屈的样子,他眼底也有了笑意,又加了一句,“不过你技术还过得去,跟得上我的节奏,我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跟他组队的。”

  “说得自己有多牛似的。”蓝河嘟囔着把脸撇到一边,莫名觉得对方那张嘲讽脸也没有那么欠揍了。

  叶修好像不知谦虚为何物,对蓝河的话予以肯定:“没错,我很厉害。怎么样,想不想跟着哥走?”

  “滚。”蓝河不为所动,而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打算?在竞技场大出风头,迟早上面几层的人也会知道君莫笑的存在。虽然你每场比赛用的异能都是不同的,但你是全系异能者的事早就暴露给所有人了。”

  “我想上面已经有人知道了。”叶修轻笑道,“所以我才想找个牢房睡个安稳觉。全系异能者这个事实有隐藏的必要么?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只是这把伞而已。”

  

  “不过蓝河,你又是什么打算?”叶修认真地望向蓝河,说,“是打算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安安稳稳地做你的蓝溪阁分组长,还是打算拼一把,找几个强力队友往上闯?”

  蓝河呼吸一窒。他发现他没有办法回答叶修这个问题,因为隐隐地,他似乎就是这样考虑他的未来的。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他强撑着开口道,“我清楚我的实力。正因为清楚,所以我知道,我现在在做的是最适合我的。”

  当初他觉醒剑客异能,又何尝不是在竞技场大出风头?甚至有好友和他打趣说,他没准也能登上高级竞技场的赛场。当蓝溪阁对他伸出橄榄枝时,他也曾满心雀跃、踌躇满志。然而等他攒够了积分看到真正的高级竞技场的比赛时,犹如一盆凉水当头而下,他真正意识到了他和场上的选手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直白点说,就是天赋的差距。

  当时在场上的剑客,冷静果断、暗藏锋芒,他冰蓝色的光剑扎入对手胸膛的时候,同时也深深扎进了蓝河的心里。

  剑圣黄少天!

  蓝河暗自记住了这个名字,并将他定为自己努力的目标。可越是努力练习,他越是清楚地明白,自己永远没办法达到黄少天那样的高度。

  

  但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说,

  “你还可以选择跟着我往上闯,我能把你带到黄少天面前给他看。”

  

  TBC

  --------------------------------------------

可以通过订阅荣耀监狱tag追更新。  

下一章同床共枕(雾

评论(28)
热度(111)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