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主线·8(异能监狱PARO)

  蓝河说不清那个叫包子入侵的家伙究竟是厉害还是不厉害。那人是新手这一点是肯定的,不同于蓝河和叶修组队时每天固定只胜一场角斗场,叶修对那个叫做包子入侵的队友要显得包容得多,对他的配合简直到了纵容的程度。有时由于包子入侵莫名其妙的走位和招式,他们连一场比赛都撑不下去,更多的时候,包子入侵难以捉摸的攻击套路起到了效果,他们就能连赢两场以上。

 

  和绝色组队时,除了第一场比赛君莫笑选择了牧师的十字架,后来几场决斗场他都是以攻击系异能在蓝河身边和他并肩作战,力求速战速决。但是和包子入侵一起打决斗场,君莫笑则更乐意成为一个专注打断和增益的辅助性角色,极尽耐心地引导和开发着包子入侵的战斗潜能。

 


 

  “包子入侵很厉害呀!”在竞技场的观战席,卢瀚文双眼泛光,“可是君莫笑的实力更加深不可测。我们什么时候能和他们对上?”

 

  他问的是蓝河。他对强者有股天生的挑战欲,并且越挫越勇,敢于承认错误,学习能力极强。蓝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和卢瀚文的实力差距在逐日剧增,有那么一刻,他也会对此感到妒忌,但他很快地压下了心中的负面情感,更加尽心尽力地投入到训练提高卢瀚文的日程中。

 

  蓝河知道卢瀚文一定不会止于第五层,他会撒开步子向上冲,追随着先锋队的步伐,直至加入他们成为蓝雨的利剑。

 

  而他自己,是不是会继续待在第五层,将出狱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等待先锋队传来通关消息和攻略的,渺茫无期的那一天呢?

 

  

 

  “分组长?蓝河分组长?”

 

  卢瀚文的呼唤带回了蓝河的思绪,他随口说道:“这个,看运气吧。”

 

  其实说这话时他不可否认地带了点私心。卢瀚文和叶修对上,就算是失败,对他来说也是珍贵无比的经验。照理说作为卢瀚文的引导者,蓝河应该尽可能地研究君莫笑的上场规律以便让卢瀚文和叶修拥有面对面切磋的机会才对。可是叶修打的是角斗场,他们要和君莫笑对上,也必须要组队参加。而他是卢瀚文的队友,后者参加的每一场角斗场他也必须要上场指导,让对方尽可能快地刷够积分向上闯。

 

  但他不想和叶修打。

 

  有没有信心还是其次的,只是那个之前还在并肩作战的人突然变成了兵刃相接的对手,他有些难以忍受,也愧于面对对方。

 

  

 

  运气?当然不是这样。在知道叶修重回角斗场的第二天,他就发简讯,询问对方打算几时进入竞技场。

 

  叶修很快地回道:“怎么,怕了吗?”

 

  “怕你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蓝河习惯性地怒了。

 

  “这要看你想不想和我们打了。”叶修说。

 

  半晌后,蓝河告诉他,“……不想。”

 

  “呵呵。”叶修也不细究,又说了一句,“想和我们打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蓝河对着这条短讯看了半天。他注意到,叶修的“我们”里面,已经不包含他了。

 

  

 

  这一逃避就又是一周,卢瀚文天天嚷着要和君莫笑对决,愣是一次都没有和对方碰上。

 

  可是蓝河终究没法侥幸下去。他收到了叶修发给他的简讯,“今天是最后一场。”

 

  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些日子,君莫笑和包子入侵保持着平均每天两连胜以上的势头横扫着角斗场。虽然他和卢瀚文的队伍也能做到两连胜以上,但他们队伍里还有包括治疗的其他新人要一起带,五个人平均下来,积分增长始终不会像君莫笑他们的二人组合那么快。蓝河自己由于前些日子和叶修组队打过竞技场,积分早就过了去第六层的水准,可是卢瀚文那一溜新人却还差一些,暂时还没办法凑够上到第六层的积分。

 

  若是保持着这个势头,今天的竞技场将会是君莫笑和包子入侵在第七层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说不定也会是蓝河最后一次和他们面对面的机会。

 

  他看向不远处正在和异兽作对战训练的卢瀚文,对方敏锐地注意到他的视线,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个笑脸像一枚细小的刺扎进蓝河心里,他下了决心对叶修回道:“把这一场留给我们。”

 

  随后远远地对卢瀚文喊:“小卢啊,过来休息一下,跟你说个事。”

 

  

 

  这次角斗场的投影地图是流离之地一座荒废的古堡,由于年久失修只剩下断壁残垣,甚至连顶也是残缺不全的,可以看到头顶雾蒙蒙的昏暗天空。由于角斗场房间大小的限制,他们可以移动的范围是古堡的大厅内部。

 

  推开角斗场的门,蓝河没有犹豫,借着大厅内圆柱的掩护迅速朝大厅正中奔去。卢瀚文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听闻要跟君莫笑对战,一进场冲得比蓝河还快。

 

  等蓝河赶到时,卢瀚文已经和一个身影拳脚相接上了。

 

  

 

  板砖!

 

  还是板砖!

 

  再次躲掉一个板砖后,卢瀚文哇哇叫道:“你除了板砖就不会别的异能了吗?!”

 

  回答他的是包子入侵的一个贴身走位,那一步移动极其刁钻,蓝河看了都自觉没有把握做到。

 

  包子入侵扬起左手,赫然又是一块板砖向卢瀚文脑门扑来。此时两人贴得太近,卢瀚文退无可退,只能选择将脑袋偏转,迎面却对上一把黑沙!

 

  “啊啊啊,看不见了!”卢瀚文嘴里喊道,手中的剑法却丝毫没乱,顿时一记拔刀斩将面前的人吹飞,凭借他灵敏的听力判断出对方落地的地点后,借由三段斩的速度加成急速朝对方靠近,完全看不出他被抛沙致盲后带来的负面影响。

 

  他听见对方带点惊讶的声音:“咦,是个高手!”

 

  “没错!”卢瀚文大声道,“受死吧!”

 

  “你什么星座呀?”对方问。

 

  “射手座!”卢瀚文又是响亮地答道。

 

  

 

  等等,他们的话题偏了吧?蓝河隐匿在暗处听着他们的对话,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他躲在圆柱后头,又探出脑袋朝四周探了探,叶修到现在为止都不见踪影,说明对方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放出来呢!那家伙会卑鄙地躲在哪个角落放冷枪?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耳边一热,听到了某个轻笑声。回头一看,一对漆黑的眼睛正透过一个扭曲的“笑”字面具看着他。君莫笑面具的冲击力还是比较强的,蓝河登时就拔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没叫出声。

 

  “就你们两个?”他听见叶修说着,“我还担心你们一整队齐上,所以多做了点准备呢!”

 

  蓝河注意到,叶修手中拿着的武器已经不再是竞技场的默认装备,而是他在场外时刻不离身的那把古怪的伞。

 

  

 

  蓝河只在第一天和叶修组队后见识过千机伞的威力,但他已经深知这把伞的厉害,如果他猜得没错,这就是专门为全系异能者量身打造的一把自制武器。可以这么说,有千机伞的叶修和没有千机伞的叶修完全是两个人。

 

  “小卢一直想和你打,而且坚持说要来一场公平的二打二。我也觉得这样对他帮助最大。”他一边说,一边暗自给卢瀚文提了醒,随后他冲着叶修迎面而上,手中的光剑发出夺目的红光——迎风一刀斩!

 

  叶修不慌不忙地侧身避让,还语带欣喜道:“嗯?你收招流畅多了啊,有进步!”

 

  收到大神级别人物的肯定,蓝河心里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当初感受到叶修遥不可及的实力和卢瀚文的神速进步,蓝河也在偷偷发奋练习,但他和卢瀚文的差距还是越拉越大,他当然会沮丧和不甘。此时听到叶修的夸奖,他竟觉得斗志高昂,连叶修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慢了几分,破绽也是一个接一个。

 

  他气势蓬勃地连招不断,逼得叶修节节后退。他的每一招都被叶修挡了下来,可是他丝毫没有因此受到打击,他觉得自己今天握剑的手感前所未有的好,似乎下一剑就可以还以叶修一点颜色瞧瞧。

 

  在他看不见的面具后头,叶修也在微笑着,看着蓝河神采飞扬地舞剑。

 

  

 

  他们的双人对决被斜地里刺出来的一剑打断了,紧跟着包子的叫声:“哎呀,你怎么溜了!”

 

  叶修当然没被卢瀚文的剑击中,他朝正奔过来的包子入侵看了一眼,对蓝河说道:“换人时间到了。”

 

  没等蓝河反应过他的意思,迎接他的已经不再是叶修的那把伞,而是一个结实的板砖!

 

  

 

  包子入侵的技术自然是不如叶修,蓝河面对他却比刚才累了十倍,对方总有跳脱常理的招式在对他招呼着。他抽空往卢瀚文的方向看去,后者激战正酣。只是这两人的战斗模式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蓝河动作一滞,随后被包子入侵喊着“有破绽”后一板砖拍到脑门上陷入了短暂的眩晕。

 

  为什么会眼熟?因为叶修面对卢瀚文,跟刚刚面对自己时的方式简直如出一辙!退让、躲避、引诱对方攻击自己的破绽从而指出不足,他这是在打指导赛!

 

  是最后一场的关系吗?还是因为他说了卢瀚文一直想跟他打的关系呢?不论是什么原因,蓝河觉得自己就像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浑身的斗志都退去了。

 

  他只觉得君莫笑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明明白白地表示,他即将离去的这个事实。

 

  

 

  他们理所当然地输了比赛。卢瀚文倒看不出有什么沮丧,嘴里一个劲感叹着君莫笑深不见底的实力,很快就定下了之后的练习表。

 

  而拥有更多败北经验的蓝河却不甘心地紧握双拳,一言不发地离开了竞技场。

 

  他们在离竞技场不远处碰到了叶修和包荣兴一行人。

 

  卢瀚文看到叶修手中的伞,立刻就意识到对方是谁,吃惊地“啊”了一声后,又很快地捂住自己的嘴,帮助对方保守秘密。

 

  叶修自来熟地说道:“小卢技术不错啊,想不想跟着哥一起往上闯?”

 

  

 

  当着他的面挖墙脚,这是当他好欺负呢?蓝河当即炸了,不过没等他开口,卢瀚文就开口回绝道:“谢谢前辈,可是我比较想加入蓝雨。”

 

  “哦?你不想试试从底层直冲而上的成就感吗?”

 

  “可是我有一个必须加入蓝雨的理由呢!”

 

  “什么理由?难道又是黄少天的剑圣光环?”叶修猜测,“你知道黄少天吗?”

 

  卢瀚文对他露出神秘感十足的笑脸,说:“秘密。”

 

  听到卢瀚文的话,蓝河不由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老实说,连他都不知道卢瀚文为什么那么干脆地就选择了蓝雨势力。他确实是这一年的新人,不可能有提前接触别的势力后转而选择做蓝雨卧底的机会。可是相比起其他通过劝诱而找到的新人,卢瀚文确是通过毛遂自荐,主动找上门来的。他只当对方年龄小不知道势力之间的争斗而随便选择了一个加入,可是深究起来,卢瀚文出现在荣耀监狱本身就非常奇怪,因为他的年纪太小了。

 

  

 

  他没能仔细思考太久。叶修在卢瀚文那儿遭到回绝后也没见得有多么受挫,转头就对蓝河问道:“那么你考虑地怎么样了?蓝河。”

 

  蓝河怔住了。

 

  他从来不知道他竟可以在一瞬间飞出那么多的思绪。他刚加入蓝溪阁的事,他成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事,他被派到第七层招新人的事,还有叶修的事。

 

  他第一眼看到的、狼狈不堪的叶修,主动来找他组队的叶修,挡在他身前的叶修,将他打倒在地的叶修,睡在他身边的叶修,劝诱他跟自己一起走的叶修,以及跟他告别的叶修。

 

  刚刚在竞技场激烈战斗时的心跳都没有现在这一刻来得厉害。

 

  

 

  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开口道:

 

  “我选择——”

 


 

TBC

 

------------------------------------

你抵达了checkpoint

选择蓝溪阁【留在主线】(传送门制造中),

选择叶修进入【叶蓝线

 

 


 


评论(72)
热度(90)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