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9(异能监狱PARO)

  

  就算事后回想多少次,蓝河仍对那时的自己豁出去一切的大胆决定而感到不可思议。

  是什么支持着自己几乎抛下他原来所拥有的一切呢?

  对于出狱的渴望?对上层的向往?并不是那些夸夸其谈的事啊。

  直到那家伙从身后搂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许久没搭理的毛糙短发蹭在他脖子上,痒得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低声问他在想啥呢的时候,他才惊觉,他给自己找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其实全都是借口罢了。

  他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喜欢上那家伙了。

  

  “我选择——”

  扑通。扑通。蓝河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当然要选蓝溪阁,这不是应该的吗?他在蓝溪阁呆了这么久,也交了很多朋友,早就对蓝溪阁有了感情。可是这三个字在他嘴里仿佛有千斤重,让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有个声音在拼命地抓挠着他理智的弦,对他说:叶修要走了。他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早就不是他的队友,叶修也不会再躺在他的身边。

  不。不行。

  

  蓝河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等回过神来时,他发现其他三个人都盯自己看。

  卢瀚文一脸惊诧。

  包荣兴则一把揽过他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架势冲他说道:“你的选择很明智,我欣赏你!既然我们有了共同的老大,我们现在就是兄弟了!”

  叶修在对他笑。他是三人里面最不显惊讶的那一个,大概不管蓝河做出哪个选择,他都能从容应对。但他明显是高兴的,弯起的眼睛直直看着蓝河,眼中透着沁人的暖。

  蓝河一愣,接着他也跟着笑起来。他的脸有点儿烫,之后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也有一大堆人要敷衍,只要想想就觉得头大。可是他却觉得卸下了什么重负似的,整个人轻飘飘得几乎要飞起来。

  这感觉很好。看到那个人因为他而露出那样的笑脸,他觉得很好。

  

  说是要跟叶修走,蓝河却也不会那么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该汇报的人还是要汇报的,比如梁易春。

  蓝河以为梁易春好歹会挽留一下他,至少要表示一下不舍吧?没想到对方干脆利落地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那个……”硬着头皮准备接受质问的蓝河陷入了纠结。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啊!可是他一点也不为此感到高兴,难道他是不被骂两句就不舒坦的受虐狂吗?

  梁易春懒得打字,干脆直接给他发了一段语音:“你跟别的人走我会问一下,你说是君莫笑把你挖走的,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你知不知道我们组织正缺一个君莫笑身边的卧底?”

  蓝河瀑布汗。这君莫笑可就站在他旁边听着呢!

  

  他正想义正言辞地向梁易春澄清他的动机,叶修插话道:“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为什么?”蓝河不解,还有人堂而皇之往身边招卧底的吗?

  “呵呵。”叶修说,“他们就算知道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蓝河顿时就手痒得想揍叶修一顿。他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由于蓝河要处理剩下的公事的关系,叶修和包荣兴又跟着他在第七层呆了一晚。蓝河把第七层分组长的职位交给了系舟,隔天早上,和叶修他们会面去挑战第七层的守关boss暗夜猫妖。

  荣耀监狱的每一层都有一个守关boss的存在,相当于是检测实力的一道关卡。就算积分够了,打不过这一层的守关boss仍然不能乘坐那部通往上下层的气压电梯。若是失败,不仅会失去离开本层所需交付的积分,性命堪忧的情况都不少见。

  暗夜猫妖并不难打,叶修不必多说,蓝河也是打过这个boss的人,就算他们只有三个人,仍是三下五除二便能将其解决。

  

  第六层相比第七层,住的牢房由铁栅栏改为了水泥墙和铁门,牢房内的犯人相较之下开始有了隐私。他们睡觉的地方也不再是干草堆,变成了有四条腿的硬木板床。

  抢牢房的事情是包荣兴干的,也不知道那人在入狱前是做什么的,流氓的架势浑然天成,蓝河甚至搞不懂他到底是觉醒了流氓系的异能,还是他原本就是个流氓。

  包荣兴抢来了三间牢房,他们一人一间。原本蓝河是有些莫名失落的,可是到第二天晚上,他却收到了叶修让他开门的简讯。

  他开门张望,叶修就站在门外,见蓝河牢门打开便找准时机侧身而入。

  “怎么不回你自己那儿?”蓝河问。他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

  “今天自由时间的时候忘记回去,被人抢走了。”叶修一脸无奈。同时他已经驾轻就熟地在蓝河的房间内兑换了另一张单人床。在第六层兑换床不再有层数限制的额外积分要求,所以叶修此时的行为倒也不再有财大气粗的感觉。

  蓝河其实很高兴,可他并不想让叶修知道他的心情,努力板着脸说道,“你也可以去找包子。”

  “你说的没错。”叶修看着蓝河笑了笑,“可是我先想到了你。我这不是有地方睡了吗?”

  为什么这家伙可以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蓝河的脸还是红了,他丢盔弃甲,宣告失败。

  

  “对了,送你一个东西。”叶修突然道。

  “嗯?”蓝河没敢看叶修的眼睛。

  他眼角的余光瞄到叶修蓦地凑近他,他心头一乱,不由屏住呼吸闭上眼,接着就感觉到右耳一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被叶修轻轻塞到了耳朵里。他听到一声轻微的“嘀”响。

  “怎么样?”叶修说。

  他的声音前所未有地近,由于电波的转换显得低沉而富有磁性,蓝河甚至能听到叶修说完这句话停顿时所带的气音。他手忙脚乱地把塞入右耳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只单耳的无线耳机。

  “不好用?”叶修看着蓝河的反应猜测道。

  “很好用,很好用。”蓝河连忙说,“谢了。”

  这天直到入睡的时候,他的嘴角还是翘着的。

  

  第二天他就发现包荣兴的耳朵上也挂着一只和他相同的耳机。

  蓝河握着除了在角斗场传达战术外几乎形容虚设的耳机,在心里泪流满面。

  与此同时,他也在叶修的指导下开始了一系列的异能特训课程。通常除了自由时间他选择在自己的牢房休息之外,其余时间他都和包荣兴一起在第六层的猎场练习。可是,除了下午惯例打一场角斗场和偶尔在猎场的指导外,白天他几乎见不到叶修的人影。

  蓝河难免心里长出小疙瘩。虽然他也不是离不开叶修,可是拐都把他拐来了,像现在这样放置一边是不是说不过去?

  

  他心里藏不住事儿,当天的角斗场之前就向叶修质问他究竟抛下他们跑哪儿去了。

  “我?我去找新人啊。”叶修理直气壮,“现在还好说,你觉得就凭我们三个人,能闯到第五层以上么?”

  “找人不应该去猎场和竞技场吗?”蓝河对于拉新人有经验,因此对叶修的话表示怀疑。

  叶修无奈道:“这两个地方,你们这些组织只会盯得比我紧,哪还有我挑人的余地呢?”

  “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蓝河惊道。

  “还有一个,是黑巷。”叶修说。

  由于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就是在那种地方,他反驳的语气变得不是那么肯定了,“黑巷难道不是没有能力、抢不到牢房的犯人们所呆的地方吗?”

  “通常来说是的,可是总会有特例嘛。”叶修看了包子一眼,后者正追着一只异兽跑在兴头上。他就是叶修在黑巷找到的。说着叶修从身后揪出一个人来,“都认识一下,这家伙叫罗辑。”

  罗辑一脸忐忑,闻言小心翼翼地跟他们行了个好。

  

  “又是从黑巷找到的?”蓝河心里又不舒坦了,怎么人才总是被这人撞上呢?

  “对。”叶修没有否认,“不过他的长处和我们不太一样,他擅长计算和走位。”

  罗辑几乎把第六层的其中一个暗巷整个推翻重修,里头布满了他的机关暗哨,只要有人或异兽靠近就会吃到他召唤兽一连套的攻击。

  叶修自然是没被伤到,同时也注意到了罗辑本身作战技巧极为不足的事实,却也不减他对这番改装布置的欣赏。问及对方如何过了暗夜猫妖的挑战任务,罗辑回答说是他研究了暗夜猫妖的傻瓜攻略组野队上来的。叶修闻言欣喜更甚,当即就向罗辑抛出了橄榄枝。

  

  罗辑的加入对他们的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包荣兴有一点儿力量崇拜,看罗辑实力不行就强制把他收为了小弟,他们在第六层一路吵下来倒也吵出了些默契,一个月后,他们成功攒够了积分进入第五层。

  进入第五层,他们要面对的麻烦明显多了起来。

  第五层是荣耀监狱中人最多的地方,也是牢房争夺最厉害的地方。和第七层不同的是,第五层的每个人都拥有一定实力,大多数人都想呆在这层不会每天倒扣积分的地方,这就让每次的自由时间显得格外激烈。

  对蓝河来说,第五层也是他拥有最多朋友的地方。由于梁易春硬给他跟随叶修的行为安上了“卧底”的称号,他在蓝溪阁的人面前还能保持原来的相处方式。不过,这不意味着就不会有人对他冷嘲热讽。

  

  比如他刚上第五层就迎面碰到的绕岸垂杨。

 “这不是蓝桥嘛。”他叫的是蓝河在竞技场使用的名字,“上来得够快啊,这是抱上哪个大腿了?”

  


TBC

---------------------------------------------------

开始发糖了!

请继续爱我(。

在这条线我就是个叶蓝厨,不带其他cp玩儿。

评论(34)
热度(8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