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0(异能监狱PARO)

  

  绕岸垂杨自然也从梁易春那里听说了蓝河是卧底的说法,他此时还故意当着旁人的面把他说成是抱大腿,就是专门为了恶心蓝河。

  蓝河和这个绕岸垂杨的恩怨比较久,说到底还是为了争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称号。换做以前蓝河肯定头脑一热就要约对方去竞技场开干——这事不是没发生过,当时是被梁易春阻止了,还把特意蓝河派去第七层带新人。蓝河也知道梁易春的用心良苦,加上叶修也在旁边,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准备默默地忍下来,却没想到叶修竟开口回道:“他上来确实比你用时短,而且他还会上到你达不到的层数。”

  

  “靠,你谁?”绕岸垂杨精心构造的讥讽效果被叶修化去一大半,这让他看叶修也大为不爽。叶修在上到第五层之前在积分商城兑换了一个剑鞘,平时就将千机伞插在鞘中,这样就可以减少走在路上被认出后遭到追杀的麻烦。他此时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剑客,加上他脖子上挂着的是十年前的铭牌却还在低层混,绕岸垂杨不由就看轻了他几分,哼笑道,“有本事说大话,有没有胆子去竞技场单挑?”

  “绕岸垂杨!”牵扯到叶修,蓝河没办法坐视不管,他担心若是叶修答应和对方打擂台赛,那君莫笑的身份便很容易暴露。若是叶修只使用单系的异能,他又怕只有低阶异能的叶修会落于下风。他说道,“这是你和我的事,要打和我打,不要扯上不相干的人。”

  “咦,什么,有人砸场?”包荣兴后知后觉地接话道,估计他现在还不知道绕岸垂杨口中的“蓝桥”指的是蓝河,但他好歹分得清敌我,这并不妨碍他掏出一块板砖,对准了绕岸垂柳的脸蓄势待发。

  “包子,记得等别人先动手,别到时候追究起来麻烦。”叶修替包荣兴建议道。

  

  他吐字清楚,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绕岸垂杨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原本看包荣兴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他还真打算抽刀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可对方说了那样的话,他再动手,就有一种着了对方的套的感觉,让他郁闷非常。他只能把矛头对向蓝河,说:“很好,明天的擂台赛可别跑了!蓝溪阁的五大高手是时候要换了。”

  蓝河正要答应,却被叶修抢先一步说道:“竞技场可以,不过擂台赛赚分少了点吧?不如试试角斗场?我们就这四个,”他指着蓝河、包荣兴和罗辑,“而你可以找你觉得最厉害的帮手组成五人队,你觉得怎么样?”

  “五打四?”绕岸垂杨不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你们人数不利,输了也没什么。我也找四人队。”

  “好好好,你随意。”叶修没和他计较,对他来说其实差别还真不大。

  

  他们订好挑战时间后,绕岸垂杨倒也没再多纠缠,对蓝河摆出一副胜利在握的表情后耻高气扬地转身离开。

  蓝河看着身前叶修的背影,忍不住问道:“这样好吗?你不介意暴露君莫笑的身份?”

  叶修回过头,表情有点严肃,“蓝河,我有一点要批评你。”

  “什么?”蓝河茫然。

  “你刚才说我们是不相干的人,这句话是不对的。”

  “我这样说还不是为了……”蓝河试图辩解,可是当他对上叶修的目光时,他却把要说的话都咽在了肚子里。

  那双眼睛认真地、包容地、含着笑意望着他,眼底清晰地倒影着他的身影。对方就站在自己触手可及的面前,对着自己说“我们不是不相干的人”,那感觉太好,好到让蓝河有些飘飘然。

  说不定他真的能跟他一起上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也要加油才行啊!蓝河在心中替自己打气。既然决定要上去,他总不能连第五层的绕岸垂杨还打不过吧?

  这天在猎场的限定练习,尽管叶修一如既往地不在场,蓝河却练习地比以往更加认真和卖力。

  像是被自己的决心鼓舞了,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好得不可思议,完成练习的时间比以往都短。他对第二天和绕岸垂杨的比赛踌躇满志,挥剑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跟了叶修以来自己的进步,他在心中为此而欢欣雀跃——

  直到他的光剑被拍飞,他整个人被包荣兴撂倒在地,喉口搭上了对方拳爪锐利的尖锋。

  

  蓝河仰面倒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身体由于危机感而本能地紧绷,然而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倒地之前。包荣兴的那一记膝袭使得简直匪夷所思,却同时也极为刁钻,卡在一个让他完全没办法收招的时机猛地放出,导致他之后的节节退败。

  这种情况的发生已经不止一次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和包荣兴进行对打训练时,赢的概率变得越来越少。明明不论是经验还是对招式的判断都是他占着相当的优势,可他却总会在包荣兴超乎常理的思维中败下阵来。

  反应能力!这是他和包荣兴相比之下最为不足的地方。但偏偏这一点,却是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的,可以被归结为“天分”的东西。

  他已经在监狱中呆了数年,而包荣兴却是刚入狱的新人,有无限的潜力等待开发。叶修的实力本身就深不见底,罗辑也有别的特长,这样下去,到最后他是不是会成为拖全队的后腿的那个人?

  

  明知道不能这样想,叶修也不是会随意抛弃队友的那种人,蓝河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他用力咬紧牙关,站起身对包荣兴说道:“再来。”

  包荣兴自然不知道蓝河心中的矛盾,他打赢了蓝河,便直率地为自己高兴,对于蓝河的挑战也欣然接受,并且全力以赴。

  这天直到最后,蓝河一次都没有赢过。

  

  “老大,这家伙居然这么弱?”

  “嗯,大概是当初我看走眼了。”

  “哈哈,连我都比不过了。”

  蓝河猛地在夜色中坐起,额头布满细密的冷汗。他的心脏狂跳,犹自沉浸在噩梦的后怕中。他转头往旁边看去,叶修好好地躺在另一边的床上沉沉睡着。对方回牢房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脸上甚至会显出倦容,因此睡眠也越来越深,蓝河夜里的突然起身也无法惊醒对方。

  蓝河察觉到叶修有什么在瞒着他。

  可是越来越弱的自己,又能以什么立场质问叶修呢?

  在这场噩梦之前,蓝河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对被叶修抛弃这个假设如此恐惧。

  就像在黑暗中踽踽独行许久后见到的光芒。如果没有那道光,他可以在黑暗中持之以恒地待下去。但是在感受到光的耀眼和温暖后,他就再也不能忍受身边阴冷的黑,他再也回不去那片纯粹浓厚的黑。为了跟上这道光,他早已倾尽所有。

  人真是不知满足的一种生物。

  已经站在叶修身边、对方面向自己睡得毫无防备,他还在奢求些什么?

  除了更努力的练习,蓝河想不到别的办法。

  他躺回床上,侧身朝墙,好一会儿也没有睡着。随后他拉起被子盖过了头。

  

  这股挥之不去的自我厌恶和挫败感一直持续到第二天。

  “叶修。”约定的角斗场比赛上场前,蓝河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绕岸垂杨来个一对一。”

  叶修闻言看了蓝河一眼,应道:“好。”接着他又跟了一句,“别太勉强,不要忘了这是组队赛。”

  说着他推开门,四维投影的房间内的阳光闪得蓝河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这次的地图是虚空沙海。

  几乎整个世界都要变成炫目的金色。头顶的太阳是金的,脚下的沙地是金的,远处的遗迹是金的,风中扬起金色的沙幕,连正中那汪灌溉绿洲的湖水都反射着金色的粼光。

  叶修走在蓝河前面,他的身影逆着光在视网膜中只留下一圈轮廓,他同样是金色的。

  

  在和绕岸垂杨的队伍打了照面过后,蓝河的眼中就只有绕岸垂杨一个人,叶修指挥着包荣兴和罗辑不动声色地将其他三个绕岸垂杨找来的帮手拉开,以便留下足够大的空间给蓝河发挥。

  蓝河的出招跟以往比显得有些仓促,为追求速度而失了准心。他太需要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如果连绕岸垂杨也无法击败,那他这些日子来的训练要算什么呢?

  上挑,连突刺,升龙斩接落凤斩,被格挡了。不够快,他还是不够快!

  蓝河的攻势骤然加快,他竟是放弃了防御,剑尖直指对方要害!

  

  绕岸垂杨也对蓝河这番不要命的打法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就稳住了心神。蓝河的攻击越快,就意味着他的招式越凌乱,破绽也越多。绕岸垂杨不知道蓝河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但后者的情况显然是他乐于见到的。蓝河下到第七层招新人的那些日子,他也不是碌碌无为,拼命锻炼着自己,就是为了在下一次和蓝河的较量中,将蓝河挤下蓝溪阁五大高手的行列。

  团队赛虽然不是最理想的比赛形式,但他的三个队友却深得他心意没有来妨碍他和蓝河的对决。绕岸垂杨全神贯注地格挡着蓝河的招式,耐心等待着对方出现破绽的那一刻。

  就是现在——!

  他高高地举起手中重剑,剑光直指天空。他跨出势若钧雷的一步,嘴角早已扬起嘲讽的弧度。

  他知道这一剑,蓝河绝对躲不开。


TBC

-----------------------------------------------

写论文写得我写同人的手感都没了……

还有两篇论文等着我(。

有没有被突然出现的这篇更新吓到呢 : )

评论(37)
热度(65)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