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1(异能监狱PARO)


  蓝河觉得他整个人都是冷的。

  这股寒意并非来自外部,是他心底的支撑垮了一部分,那一小块裂缝像黑洞般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和力量,让他握剑的手不自觉地颤抖。

  他要输了。输给过卢瀚文,输给过包荣兴,现在连面对绕岸垂杨也毫无胜算。

  他每天的训练就像个笑话。  

  绕岸垂杨的这一击踩的时机极准,蓝河避无可避,眼看就要吃下这一击被判重伤下场。算了,蓝河开始想道,他还能怎么办呢?

  就在他将目光从对手身上移开,决心放弃抵抗时,斜地里刺出一柄形状怪异的长矛抵住了那一剑,还顺势勾住那把重剑连带其主人在空中抡了半圈后将对方放倒在地。

  圆舞棍!

  

  他们这群人里没有一个是专精战斗法师异能的,蓝河在看到那柄战矛时就意识到了那人的身份。放倒绕岸垂杨后,叶修还有空转身对蓝河说道:“不是说了吗?这可是团队战啊。”

  他的语气没有指责也没有指使,就像平时的训练那样,平静地指出着蓝河疏忽的部分。

  蓝河怔了半晌,随后脸火辣辣地开始发烫。他为刚才自己的轻言放弃感到羞耻。在团队赛里进行一对一是他提出来的,他的队友正在为拖住其他三人而努力,他又怎么能够因为一时失利而丧失斗志?他信任他现在的队友,但与此同时,他也不能辜负队友对他的信任啊!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战场局势上,对叶修说道:“把我编入战术布局中吧。”

  “哦?不和绕岸垂杨打了?”叶修问道。

  蓝河握紧了手中的剑,说,“不打了。”

  “那好。”叶修像是早就预见到这个局面,此刻的对他们传达的指令也毫不见拖泥带水,“蓝河和我换位,掩护我对绕岸垂杨BOX-1。”

  他们布置战术的时候绕岸垂杨就倒在旁边,他花了不少时间才狼狈地站起身,由于势在必得的一击被打断,使得他对蓝河他们的视线充满怨念。他勾起一抹冷笑,按住耳麦对他的队友们下令道:“集火蓝河。”

  

  场上形势突变!

  绕岸垂杨带来的队友也不是省油的灯,包子和罗辑二打三已经愈发吃力,罗辑的额头布满细密的汗水,他操纵召唤兽需要格外多的精神力,此时已经差不多到了精神力告罄的地步。

  蓝河加入后,他们惊喜地发现来自那三人的压力骤减。没来得及赞扬蓝河拉风筝的技术,他们发现那三个对手竟是一齐吧矛头对准了蓝河在进攻!他们之前是完全靠叶修才把这三人带离绕岸垂杨的身边,现在光靠包荣兴和罗辑两个,怎么也无法打断三人对蓝河接连不断的出招,眼睁睁就要看着蓝河招架不住。

  

  蓝河没有吭声,专心致志地将精力集中在防守上。包荣兴他们虽然无法打断他面前三人的连招,但好歹对他们还是有影响的,因此他虽然处于劣势,却也没有受到多少伤。

  他端正了心态后已经不求取胜,只想着能拖延他们一会儿,叶修就能早一步将绕岸垂杨击败。

  过了十秒还是二十秒?蓝河格挡的动作逐渐变缓,每一秒的时间都被无限延长,又在回过神来时显得无比短暂。三十秒!在蓝河鞭策自己再坚持更久一些时,蓦地从身后刮来一阵风,一面大到犯规的伞盾撞在其中一个对手的鼻子上,将三人都往后冲退一步。叶修没有趁势攻击那三人,瞬间转身,用伞面迎上来自蓝河背后的一道强烈的冲击。

  哪来的攻击?蓝河心中一凛,越过千机伞望向原本叶修和绕岸垂杨战斗的地方,赫然看到绕岸垂杨倒地的身影正在慢慢沉入沙中。在竞技场一旦被判定失去战斗能力,那人便会被房间回收,自动送入原生液池中治疗。太快了!这是蓝河第一时间的念头。

  但是,叶修不惜使用位移技能也要赶来蓝河身边挡住这一击,也就意味着,绕岸垂杨自始至终的目标都是蓝河。在失去战斗力的前一刻,趁对手放松警惕时,他放出的蓄攒许久、最强力的大招,却仍是蓝河的方向!这人是对自己积怨多久了啊?蓝河腹诽的同时,看向叶修的眼神也充满惊讶,这是怎样的判断和瞬间反应能力,才能让他追上那道已经发出的攻击,甚至还将它化解?

  

  没让蓝河感慨多久,叶修已经在轻声下达接下来的指示,好像他刚刚挡下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招式。“包子去拖住牧师,罗辑支援,蓝河挡下拳法师,剩下一个交给我。”

  在解决绕岸垂杨后,他还有这样的余力吗?蓝河依照叶修的指令对上拳法师时,却还是忍不住分神往叶修方向瞥去,加上他之前被三人围攻导致精神疲惫,这一晃神,竟被对手钻了空子,一道避无可避的霸皇拳冲他迎面而来,眨眼间就要在他胸膛撕开一个洞!

  蓝河突然觉得腰间被外力一扯,他被圈入某个有力的臂膀中,像是为他支起了一顶坚固的防护罩。紧接着,这顶防护罩迎面撞上对手的攻击,猛然一颤!

  蓝河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死死盯着叶修左肩拳头大小的血洞,滚烫的鲜血汩汩地从伤口流出来,将他大半个身子都染红了。叶修原本用左臂圈着蓝河,此刻那只手臂却再也无法抬起来,耷拉在他的身侧。要是那个攻击再偏下一点,贯穿的就不是他的肩膀,而是心脏!

  

  这一瞬间,蓝河身边的声音都退去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他自己的心跳声。每个细胞都在向他叫嚣着:都是你在拖全队的后腿,你太弱了,你只会害他受伤,你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

  他身体僵硬,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凝固,只剩下通红的眼眶在灼烧。蓝河的视线无法从叶修的肩膀处移开,那道伤太过触目惊心,让他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他眼中的火焰熄灭了,一点火星也不剩地,只留下一个躯壳,机械地执行着叶修的命令。


  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叶修仍在用握着武器的右手迎击对手,丝毫没看出伤口对他带来的影响。只不过对手又增加了一个人,饶是叶修也感觉到些许压力,他还有心情冲蓝河调侃道:“发什么呆?团队赛是用来看我一个人表演的吗?”

  蓝河没有回答,一声不吭地举剑冲入对手的阵营。

  叶修察觉到蓝河的不对劲,然而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神到蓝河身上。肩膀的大量失血带来的眩晕感比他想象的都要来得快,他最多还能再场上支撑三十秒,就要被强制判断为失去战斗力而被房间回收。

  不过,三十秒足够了!


`

  

  叶修是在原生液中醒来的。  

  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连前几天的旧伤也一并被治愈了。这种毫无顾忌躺在原生液池中的感觉太过舒适,如同回到羊水中,全身被液体包裹每个细胞都被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充满生机。以前受伤而没有足够的积分治疗时,他和苏沐秋也常常在竞技场故意受伤,从而获得免费治疗的机会。只不过,在竞技场伤势重到需要进入原生液池的判定条件太过苛刻,必须要大量失血或失去意识,一不留神就容易因此输掉比赛。

  也就是在那段测试进入竞技场疗伤区的条件和自己耐力极限的日子里,叶修察觉到,不管在竞技场受到多重的伤,原生液池都能将他回复到最佳状态。换句话说,竞技场无论怎么拼,永远死不了人!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战斗模式自此发生了一些改变。在竞技场上,他像是一柄打破桎梏的锐剑,和他的战矛却邪合为一体,出招果敢刁钻,再无顾忌,包括对方的和自己的性命。

  

  在他意识由于放松而涣散时,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一个人在不远处等着他。逆光下他看不清那人的脸,他在似梦非梦的幻境中一步步向对方走去。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几乎要将那个掩埋许久的名字脱口而出:“沐——”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到在那片逆光的阴影中,唯独那人的双眼熠熠发光,看似嗔怒,实则眼底满盈着关心和信赖,像两汪碧蓝的深泉。

  叶修停下他在梦境中的步伐,看着不远处的人影低声笑道,“是你啊,蓝河。”

  四周的迷雾豁然开朗,叶修知道,自己是时候该醒了。

  

  离开原生液池,叶修习惯性地看了看光能表,已经临近傍晚,治疗时间比他预料得稍微要久一点。马上就要到异兽游走的熄灯时间,想必包荣兴和蓝河他们都已经回到各自的牢房,他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他绕着路往蓝河住的牢房赶,同时还给蓝河发了简讯。然而对方迟迟没有回复。他心头浮起不好的预感,不由得加快脚步来到他们的牢房门口,试探性地敲了敲门,开门的居然是包荣兴。

  “老大你回来啦!蓝河这小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看到有人想要抢走这个房间。我怎么能眼看着别人抢走老大的房间?当时我就跳出来把他们赶跑了,并一直守到现在!”包荣兴说。

  “哦?谢了。你的房间怎么办?”叶修随口问道。

  “什么,有人对我的房间下手?!”包荣兴大吃一惊,心急火燎地冲出门外。


  蓝河不见了。从包荣兴的话中,叶修得到了这样的信息。

  他紧随其后离开房间,没有跟在包荣兴后面,而是径直往猎场奔去,一贯淡然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焦急的神色。

  不要做傻事啊,蓝河。他想。


  TBC

  -----------------------------------------

  还差最后一篇论文,我就要解放了……

  正在思考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挖这么长的一篇大坑。。

  

评论(34)
热度(6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