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2(异能监狱PARO)

  “哥哥。”

  男孩是记忆中的容貌,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印象中他总是很容易受伤,迟迟没有觉醒的异能让他在狱中越来越举步维艰。  

  后来,他便一直呆在房间里。只是自己无论何时从哪里望向他们的牢房时,总能远远地看到男孩探头向外张望的身影。每当自己带着战利品和一身伤回到他们俩的牢房,男孩会对自己笑笑,然后立即转身给自己递水喷伤药,硬是不让自己看清他的表情。

  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他的异常?

  回过神来,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时,自己耳边只剩下男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没有我在,哥哥可以活得更好。”


-


  蓝河此刻正在狂奔。准确地说,他在逃命。

  他的身后,两只蜘蛛王和一只蜘蛛领主紧追不放,四双黑曜岩般的眼中倒映着他仓皇躲闪的背影。他浑身是伤,不知道是由于精神力透支还是蜘蛛毒素的作用,他的视线越来越难以聚焦。终于,他被其中一只蜘蛛王从背后猛地扑倒在地,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蜘蛛毒牙刺入大腿的触感。

  这可能是最适合他的结局了,他自嘲地想。

  

  从竞技场出来时,他甚至没注意到他们是赢了还是输了。转念一想,又意识到他们理所当然是赢了的,因为他们有叶修。只因为有叶修,他们这个临时组建的队伍才能看起来像模像样;全因为叶修一个人的实力,才挑起了整个局势。而他蓝河,从来就不是必须的。

  包荣兴和罗辑在一旁对刚结束的战斗进行复盘,一边讨论一边往他们的牢房走去。临近自由时间,他们需要守在房间内避免牢房被别人抢占。叶修没有出来,此刻正躺在竞技场的原生液池中接受治疗。而蓝河,却也朝着住宿区的反方向,向着猎场缓缓走去。

  

  他头一次对自己那天做的,选择叶修的决定产生了后悔的情绪。

  他的努力,他每一次的尝试,都像是跳梁小丑,在拖着这个逐渐成型的团队前进的步伐。他当然会不甘心,可是他的不甘心又能如何?他的坚持哪一次不是被现实击溃,他根本就不堪一击。要追上叶修,和他并肩前进太累,再这样下去,他也只是徒增笑柄罢了。

  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走进猎场,还要拿起他的剑上前迎击那些张牙舞爪的异兽?他还想证明什么?

  

  还想证明些什么呢?

  梁易春的包容,包荣兴和罗辑的信任,以及叶修对他的教导,叶修对他的嘲讽,叶修对他不设防的睡相,还有叶修的那句话,“蓝河,不要小看你自己。”

  这是他心中仅存的万分之一的希望,告诉他那些人说的并没有错,他还有资格站在叶修身边。

  他还想要站在他的身边!

  

  “哈哈。”蓝河在刀光剑舞中闷声笑了。

  叶修的名字在他心里已经如此根深蒂固。他并不是接受不了失败的人,却对这几次的败北越来越提心吊胆,竟是因为他对于要离开叶修这件事,稍一假设就让他百般抗拒、难以忍受。

  那家伙到底有哪里好?懒懒散散没个正形,开口便是满嘴嘲讽,不注意打理的脸上胡子拉碴,还成天看不到人影。

  可是视线却偏偏无法从那家伙身上移开。

  

  想要变强!

  他当然想要变强,他想要站在那家伙身边啊!

  真是不可思议,只是想着对方的名字,胸口就会发热发烫,就会忍不住想多走一步,多杀一只异兽。

  蓝河越走越深,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身边不再有别的人影,手上的光能表显示现在已经到了熄灯时间。他不知疲倦地出招、格挡,直到他的招式挥舞到一半,突然间失去了劲道和威力,他才意识到他的精神力早已透支。

  他后知后觉地感受到危机,好在刚刚他清场清得已经差不多,这片区域只剩下三只巨型蜘蛛围在他身旁,四双红目虎视眈眈,忌惮着他刚才的杀敌气势才没有贸然靠近。蓝河和它们僵持了大约半分钟,瞅准空隙朝猎场的出口狂奔而去。

  他在竞技场就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和精力,现在又由于精神力透支而全身发虚,当然没能跑多远。

  

  可能是报应吧。被蜘蛛压制的时候,蓝河还有空想道。

  叶修后来都没有对他提起过他的身份,不过他也慢慢察觉到了,对方对于所有异能的了解和掌握,对战术运用的出神入化,都不会是一个十年都呆在第七层的人所能拥有的。只不过碍于面子,蓝河还没有当面询问对方下到底层的原因。

  这样一来,他意识到他们身份的差距简直有如鸿沟。

  那可是荣耀监狱各种意义上的第一人。自己却连自家势力的先锋队都进不去,甚至连组织内部的“高手”位置都由于竞争者的出现而岌岌可危。

  还痴人说梦地想要和叶修站在相同的高度,自己果然是太贪心了。

  

  蓦地,他感到背上的重量忽然消失了。他惊讶地翻过身,看到束缚住自己的蜘蛛领主被升天阵强制浮到了空中,同时被一阵乱枪越送越远。

  一股白光覆盖住他全身,由于异能等阶太低而没法让伤口治愈,却也很好地控制住了它们的恶化。

  另外两只蜘蛛呢?他环首四顾。

  一只中了挑衅,笔直走到半途被设下的陷阱扣缠住而动弹不得,另一只被暗夜斗篷抓走,正在和来人进行一对一的较量,更准确地说,是单方面的屠杀。

  

  不看对方的脸,蓝河就知道,整个监狱能在瞬间完成这么多操作的,就只有一个人。

  而眼前这个叶修,又和蓝河印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一直以来的从容和余裕全都消失不见,招招直击要害,又准又狠。他的脸上全无笑意,甚至让蓝河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后者就是这样一幅表情,好像整个监狱只剩他一个人,或者是整个监狱的人都抛弃了他。

  太快了。

  蓝河纠缠许久的巨型蜘蛛被叶修三下五除二便化为三具尸体。在蓝河的印象里,叶修从未用这样的速度杀过敌。以至于叶修朝他走来时,他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好在叶修不寻常的凛冽气势在面对蓝河时已经消去了大半。他默不作声地在蓝河面前蹲下身,将一瓶止毒剂塞到蓝河手里示意他自己喝下,接着又在腿部被蜘蛛毒牙咬伤的位置上方绑上绷带防止毒液扩散,随后掏出止血喷雾对着蓝河一通乱喷。

  他一边喷一边说:“蓝河,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吗?”

  

  他的语气平静,就好像在问蓝河今天吃饭了没有。这幅漫不经心的态度成了压在蓝河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股莫名的怒火从心里腾然而起,不知道是由于疼痛还是激动,他全身战栗,眼眶通红。

  “你又知道些什么?”他反问,声音带着颤抖的哑,“全系异能者、战术大师,做什么都轻而易举手到擒来的人,你知道我的什么?!”

  看着叶修诧异的表情,蓝河的心也在迅速下沉。

  

  “所以,你是觉得你自己弱?”叶修说。

  “难道不是吗?你可以十几秒完成的任务,我要尝试一整天,你可以不当一回事的对手,我只能堪堪跟他打个平手!”蓝河的语调逐渐拔高,“我要竭尽全力才能跟上你的步子啊!”

  “这些都不是你可以一声招呼不打、独自来猎场深处涉险的理由。”

  “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第五层的猎场对你来说根本就是个动物园,在这里差点丧命的事在你眼里恐怕就只是个笑话!你需要在意一个笑话的死活吗?!”

  

  砰。

  叶修硬生生把手中的止血喷雾罐捏变形了,里面的气体受到挤压,冲破了罐顶,一股脑儿全喷到蓝河的伤口,让后者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这下,饶是叶修脸上再没什么表情,蓝河也明明白白地知道,对方同样非常生气。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蓝河?”叶修说,“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弱,你又有什么可以介意的,别人的眼光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因为我选择了你啊!”蓝河几乎是在吼了,“我想要配得上你啊!”

  “那就给我好好活着!”叶修的音量也毫不示弱。

  

  蓝河或许还有一肚子的牢骚,但他终究没有在开口,因为叶修把手放到了他撑在地面的手背上。

  一路从牢房跑到猎场,还杀了好几只异兽,那手却异常冰冷,冷到薄而细的指尖几近透明、微微发颤。

  蓝河突然察觉,对方隐藏在怒气下的,另一种情绪。

  他在害怕。

  害怕晚来一秒,就只剩下自己的尸体。

  

  

TBC  

----------------------------------------------------

不要问我去哪儿了,我们静静地讨论一下剧情如何?_(:з”∠)_

评论(25)
热度(86)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