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3(异能监狱PARO)

  

  蓝河是被叶修扛在肩上带回牢房的。

  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

  回过头想想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蓝河羞愧万分,恨不得能找架时光机。可是叶修的反应又让他心里泛起难以名状的快乐,他被自己这两股矛盾的情绪搅得浑身不安,同时躁动不已。

  直到他坐在床沿,接受叶修检查蜘蛛咬伤时,听见对方说道:“这个毒有点厉害,我觉得不吸出来不行。”

  

  “吸、吸出来?”蓝河的神色有点微妙,“这个,不太好吧。”

  伤口的情况确实不太好,那个部位的布料已经被叶修割去,露出病态青紫的皮肤,只怕再不处理这条腿就要报废。然而更不妙的是伤口的位置,蜘蛛螫牙在他的大腿留下了两个血窟窿,其中一个恰巧在在大腿内侧。蓝河想到叶修帮他把那儿的毒吸出来的场面,保不准自己会不会由于心跳过快导致毒发身亡。

  “眼下有三个选择。”叶修镇定地说,“一是兑换原生液池治疗,包治百病浑身舒坦,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积分,我劝你还是别想了。第二,我帮你放血,之后再用止血喷雾让伤口愈合。这毒牙扎得有点深,用来放血的口子必然不会比它浅,你做好被一刀捅进大腿划拉的心理准备了吗?”

  蓝河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没有说话。

  “所以你看,帮你吸出来,这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叶修替蓝河总结道。

  

  “我去,君莫笑帮你去毒,这你都不心动?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啊。”半晌后,叶修猜测,“还是说你担心我会感染毒素?”

  “谁担心你了!”蓝河有点心虚,飞快地张口否认。他心头一横,用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说道,“你……你来吧。”

  “你说的啊。”叶修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靠着床边蹲了下来,先处理那个位置并不那么尴尬的伤口。

  

  治起伤来,叶修倒也尽心尽力,或许他一开始就没起过捉弄的心思,只是蓝河心里有鬼,无论如何都没法静心以对。

  他走神了一会儿,叶修已经处理完外面那个伤,正在抓住他的膝盖向两边分开,打算把脑袋凑进去。

  “叶、叶修!等一下,果然还是……”蓝河心头一阵乱跳,他的身体绷得笔直,被叶修碰到的那部分肌肉格外僵硬。

  这感觉真的太怪异了。

  这个姿势,就好像叶修要帮他口一样,能不胡思乱想才怪。

  

  “忍着点。”叶修头也不抬地说。

  忍哪方面啊?蓝河在心里腹诽。

  再说什么都晚了,叶修在咬伤处割开一个浅口子,随即,他的嘴贴上了这道伤口。

  蓝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的大腿内侧从未被人碰过,更别提被人用嘴吸吮。伤口处传来连绵的疼痛,然而这股痛感和伤口周围那圈柔软嘴唇的触感、以及对方呼出来的炙热鼻息搅在一起,就化成了抓心挠肺的痒。热度从伤口处席卷全身,又从四肢百骸往腿根处汇聚。

  蓝河飞快地抬拳放到嘴前,硬是捂住了将要脱口而出的呻吟。

  叶修的嘴唇比他预想的还要来得软。

  

  还是止血喷雾带来的奇痛让他回过了神。

  他的脸是烫的,但他知道更烫的不是他的脸。他深深地弯腰垂头,用来掩盖下半身产生变化的某个部位。

  叶修漱完口回来看到蓝河还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打趣道:“怎么,蓝河同学,还有其他地方要我帮你吸出来?”

  蓝河又羞又惊,“你都知道了?”

  

  听到蓝河的话,叶修给自己点烟的手难得一抖,居然没把烟给点着。他夹着没火的烟卷重新打量了蓝河一番,说:“你认真的?”

  蓝河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几乎要把耳膜炸裂。然而他抬起头对上叶修的双眼时,心里的杂念奇异地消失了。他鬼使神差地回道,“如果我说是呢?”

  “是的话……”叶修说,“你就是承认喜欢我了?”  

  “咳!”蓝河硬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狂咳嗽不止。要不是剑放得位置较远,他肯定一招幻影无形剑就朝叶修招呼上去。他就不明白,怎么有人的脸皮可以这么厚,轻而易举就将别人的那点心思给加锤定音了呢?

  

  “这样,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叶修重新把烟点上,恢复到好整以暇的态度说道。

  “得了吧,你能有什么好消息。”蓝河给叶修一对白眼。

  “那我就先说坏消息了啊。”叶修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老实讲,你喜欢的那个人,你独自努力一辈子都追不上。”

  蓝河心里一沉。

  他知道叶修是实话实说,却没想到对方会把话说得那么明白,相当于正面甩了自己两巴掌,让他的脸火辣辣地疼。

  “好消息是,”他听见叶修很快地补充道,“我会拉着你加快脚步。”

  

  蓝河觉得他今天的心情变化比过山车还要来得跌宕起伏。

  “你的意思是?”他不确定地问。

  “这你还听不出来?”叶修用略显夸张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正好我对你也有好感,咱就处一块儿得了呗。”

  蓝河整个人都懵了。事后回想起来,叶修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分明带着难得一见的局促,他却没有及时抓住这份破绽来好好取笑对方一番。他当时根本就自顾不暇,脸色异彩纷呈,堪比调色盘。

  他实在是被之前的连番打击吓怕了,以至于几乎在听到叶修那句话时,第一反应就是对方在和他开玩笑。

  “别玩我了,大神。”他底气不足地说。

  叶修对他笑了笑,没有再解释什么,而是说:“睡吧,明天送你个礼物。”

  

  “对了,真的不用帮你弄出来?”

  “睡你的大头觉去!”

  

  蓝河以为自己会被叶修的话搅得一夜难眠,但等叶修关掉灯,自己的头也挨上枕头后,一整天积累的疲惫感很快让他陷入沉睡。

  第二天他起来时,叶修已经整装完毕,正在替他检查伤口。

  “看起来好了。”叶修说,“你感觉如何?”

  如此体贴的叶修让蓝河有点受宠若惊,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愣了半天才答道:“我没事。”

  

  “你收拾一下,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叶修说。

  “哦。”蓝河闻言开始洗漱,随后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你昨天说——”

  “礼物的事?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谁在跟你提这个!”蓝河瞪了叶修一眼,他的脸却不受控制地发烫,“我是指、你是不是……算了,没什么。”

  

  叶修一直在笑。从蓝河醒来开始,他的情绪也变得意外的高扬。饶是如此,他的神色依旧是懒洋洋的,只是眉眼和嘴角弯着柔和的弧度。他显然是高兴的。

  “走吧。”蓝河很快地准备就绪,对他示意道。

  “嗯。”他应道,在蓝河经过他面前时牵住了对方的手。

  蓝河差点没跳起来。  

  “不喜欢?”叶修挑眉。

  “不是……”蓝河此刻的样子比叶修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慌张,他连脖子都是红的,却又止不住地露出笑容,反手将叶修的手抓得更紧了,“这样挺好。”

  

  蓝河注意到叶修在带他前往目的地的路上绕了点路,而他们身后很明显有跟踪者,还不止一个。看叶修这幅了然于心的态度,怕是那些人从他们来到第五层第一天就已经跟踪叶修了,但是总会被叶修甩掉。

  要是自己没跟叶修有这么多的牵扯,没准也会由于组织对君莫笑的逐步重视而成为这些跟踪者中的一员。想到这,蓝河不由得对那些人产生了些许同情。

  

  他们走进了一家叫做“兴欣”的酒吧。

  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在第五层定居,服务行业也逐渐兴起,不乏有人将自己的牢房改装,通过服务其他犯人的方式赚取积分。

  让蓝河惊讶的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居然是个挺漂亮的女的。

  

  陈果看到叶修,对他点了点头,冲正在弹琴的唐柔招呼了一声,带着两人走进了里屋。

  他们住的牢房自然不会有隔间的格局,这是陈果和唐柔专门挑了两间相邻的房间,然后将它们打通后改造的。算不上宽敞的屋里已经有一个人在,还将整个房间弄得烟雾缭绕。

  “老魏!”陈果原本还想在新见面的蓝河面前维持个好形象,这下直接抓狂了,“说了多少次里屋禁烟!”

  “老板娘,你得怪叶修那家伙来得太慢。”魏琛厚着脸皮强行推卸责任,却也把吸到一半的电子烟塞进了口袋里。他打量了一番站在叶修身旁的蓝河,说,“这就是你提到的那个组长人选?”

  

  “组长?”蓝河闻言望向叶修,觉得有点头大。

  叶修不紧不慢地说:“就像你听到的,我们一起建个组织,名字就叫兴欣,再挤进十大势力的位置,好玩吧?”

  “兴欣?十大势力?”蓝河受到了惊吓,“就我们几个?”

  “这不是还有包子和罗辑嘛,这几天会慢慢告诉他们。还有外面那个弹钢琴的妹子,她实力也不弱。”叶修说,“人可以继续找,但是只有组织建立起来,才可以申请进入高级竞技场参赛的挑战资格,这是组织扩大影响力不可少的一步。还是说蓝河,你对我没有信心?”

  

  蓝河对谁都可以没有信心,唯独叶修,蓝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始至终都相信对方说出口的事就一定能办到。

  “当然有。”他说。

  说出这句话后,他发现自己内心竟久违地扬起了高昂的斗志和干劲,像是回到了第一天加入蓝溪阁的日子,之后的每一天都有全新的未知和挑战在等待他。

  更何况,这次和他并肩努力的,是全监狱最强的、他喜欢的人。

  

  他有种预感,这座监狱持续了好几年的平静,就要被打破了。

  

TBC

-----------------------------------------------------

上一章大家都在讨论有生之年什么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回复评论了……这章专注剧情啊,我想跟人讨论进展来着,会恢复回复评论的习惯。  

其实我的电脑在一个月前重装了一次,这篇的大纲也无法幸免,虽然大体还记得,有些小设定却被我给忘了。。如果写烂了,一定都是电脑重装的错(。

其实叶蓝在这章就在一起,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剧情跑起来真是刹不住车,感情拦也拦不住,啧啧啧。

评论(24)
热度(87)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