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4(异能监狱PARO)

  

  “所以为什么让我当组长?”蓝河壮志踌躇完后,开始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

  “不是说了吗,礼物啊。”叶修笑,“惊不惊喜?”

  “你把我卖了还指望我帮你数钱吗?”蓝河被叶修坑得多了,看问题一针见血。

  被戳穿的叶修也不害臊,继续蛊惑蓝河说:“我们这一群人里就你有经验,你当时不是把蓝溪阁分组管理得挺好?想不想试试从头建设一个属于我们的全新组织?”

  “敢情你从我还在蓝溪阁的时候就在打我这方面的主意了?!”蓝河毫不领情。

  

  叶修见蓝河不吃这套,尝试改变作战方针:“你昨天不是还哭着跟我抱怨自己能力不足?其实能力并不都体现在战斗力上,管理能力也是重要的一环,我们还挺需要你的。”

  要是没有前半句,蓝河也不会多说什么,更不会当场炸毛:“谁哭了!说实话,叶修,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带着一群从来没有打过高级竞技场的人,通过参赛挑战吗?”

  “谁说只有我一个人打过高级竞技场?”叶修介绍道,“这不是还有一只老狐狸吗。魏琛你听说过没?”

  别人或许一开始不认识,蓝溪阁出来的蓝河却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他惊讶地看着魏琛,声音里还有点儿尊敬:“你就是魏琛前辈?”

  魏琛努力维持一脸高深,对蓝河赞许地点点头:“小伙子很有出息。”他想要摸摸蓝河的脑袋,伸到一半的手被叶修不留情面地拍掉了。

  “我的人你放尊重点啊。”叶修严肃地说。

  魏琛还没明白叶修在说什么,蓝河却因为那句话而明显地不好意思起来。

  

  “还有你,蓝河。”叶修乘胜追击,“有你在,我们的胜算会更大。你很重要。”

  蓝河被连击命中,他羞得头顶都快冒烟了,不得不说道:“其实,我也没说要拒绝啊。”

  不如说,他还很高兴。

  

  蓝河是实干派,答应做兴欣组织的组长,他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便开始着手制定规划表。其实叶修说得没错,有蓝溪阁的工作经验,他做起这些事来驾轻就熟。现在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兴欣能不能招到人的问题。

  他想到一件事:“叶修,兴欣组建这件事,我能不能告诉春意老?你看、我好歹也是个卧底。”

  “说呗。”不远处传来叶修无所谓的声音,“反正他们迟早要知道的。”

  “我说你也操点心啊,你觉得蓝溪阁很好对付吗?”

  “蓝雨我都不怕。”

  蓝河没话说了。

  他正在替兴欣的未来担忧呢,跟他同一个屋、作为兴欣绝对核心的家伙,却不知道在瞎忙活什么。他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把他原本贴在房间另一个角落的床拖过来,和自己的床并排放在了一起。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他有点忐忑,小声说。

  “嗯?”对房间格局表示满意的叶修闻言笑道,“怎么,又不是第一次并排睡。”

  “那时候是没得选择好吗!”蓝河急忙辩解。

  叶修一屁股坐到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问:“那现在呢?”

  “现在、”蓝河结结巴巴地说,“我需要一点心理准备。”  

  叶修忍俊不禁,看着蓝河,他曾经缺了口的心正在慢慢被填满,又由于上一次的经验而有点患得患失。

  “我又不会吃了你。”他说完,蓝河显得更不安了。

  

  “你过来一下。”叶修说。

  “干嘛?”蓝河慢吞吞地挪动着步子。

  待他走到床边,叶修蓦地伸手将他往床上带,蓝河被这番突然袭击搞得措手不及,等他回过神,他已经倒在了叶修怀里,后背紧贴着叶修的胸膛。

  “没什么事,你忙你的。”没等蓝河挣扎,叶修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就抱一会儿。”

  

  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热气钻进蓝河耳中,他只觉得浑身发软,还怎么集中精神办公?

  此刻他们都脱去防具,只剩一身贴身劲装,彼此的温度传导到对方身上,甚至还能感受到对方心脏的跳动。这姿势太亲密,远远超出蓝河曾经设想过的情景。梦想实现得太快,蓝河有如升到云端,却又惶惶担心自己跌落。

  蓝河向后转头,让他脸红心跳的罪魁祸首一脸淡定,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一只手揽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在光能表导出的立体投影界面做兴欣众人的战力分析报告,蓝河甚至在这堆数据中发现了自己的名字。

  “叶神……”蓝河手足无措,声音听起来快哭了,“你如果只是想玩玩,就不要让我有太多念想,成不?”

  

  “我像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叶修无语,他看向蓝河,他们的脸从未靠得这样近过,以至于叶修轻易便将蓝河的不安、窘迫和带着迷茫的欣喜尽收眼底。

  蓝河很快在叶修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他想要移开视线时,对方的脸却蓦然凑得更近了。

  随即,叶修的嘴唇精准地落到了他的唇上。

  

  那个吻柔得像是初春的雪。

  平日里懒懒散散、擂台上锐气逼人的叶修,他的亲吻却是这么小心翼翼、温柔似水。

  真糟糕。蓝河全身被叶修裹在怀里,如今连呼吸都几乎要被叶修夺去。他想,可能自己真的一辈子都赢不了对方了。

  

  “还怀疑我吗?”分开后,叶修贴着蓝河的耳朵问道。

  “不了……”蓝河还有一半的魂没回到身体里。

  “那你还乱跑吗?”

  “……也不了。”


`

  

  叶修的个人魅力对蓝河来说就是个迷。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被对方吃得死死的。同样,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叶修就能接二连三地找到那些天赋异凛却无人问津的新人?

  从霸气宏图跳槽来兴欣的安文逸也就算了,已经进入微草攻略组的乔一帆都能给他招进兴欣,更别提那个各大组织数次抛出橄榄枝却从来对此漠不关心的莫凡了。再加上一放出君莫笑的名头就蜂拥而至加入兴欣组织的新人们,就算蓝河自己也是心甘情愿加入叶修的一员,他还是忍不住替各大组织感到不平。  

  

  经过几个月的磨合,兴欣组织已经初具规模。由于其他组织的尖锐都上达第四层以上的原因,第五层的竞技场几乎成了兴欣的天下。组织在蓝河和之后加入的伍晨的配合下运行得井井有条,他们也开始着手派人往第六层和第七层招新人。

  “人都齐了啊,说个事儿。”这天的复盘结束后,叶修说,“攻略组准备好,我们差不多该上第四层,参加高级竞技场的挑战了。老魏、唐柔、包子、罗辑、安文逸、乔一帆、莫凡,还有蓝河,你们收拾一下装备,其余人留在第五层接应,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人员名单大家心里都有数,竞技场的成绩也摆在那里,众人回答得比较统一。

  

  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去过第四层,加上年纪又轻,表现得都有点兴奋。相较之下,蓝河似乎成了要上第四层的人里最显焦虑的人。

  他在私底下问叶修:“我好歹是组长,离开第五层没问题吗?”

  “有伍晨负责,你就放心吧。到时候你们简讯讨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叶修笑,“怎么,没信心?还是不想跟着我?”

  “想当然是想……”蓝河说到一半,看向叶修的目光参杂了些许怀疑,“你不会是滥用私权,强制把我塞进攻略组的吧?”

  “哦?被你发现了。谁叫我现在离不开你呢。”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情话,看到蓝河又想笑又想气的复杂表情才停止调戏,正色道,“别多想,你自己看看竞技场的成绩,你确实担得起攻略组的一员。你以为是谁在教你?”

  

  不管蓝河再怎么忧心忡忡,他们还是有惊无险地击败了第五层的守关boss,正式踏上第四层的地面。

  气压电梯门打开的同时,没等蓝河看清外头的环境,迎接他们的是响亮的一声“啪”,和迎面纷纷扬扬的五彩纸花。透过飘洒的纸花,一个橙发的女生对他们笑靥如花:“欢迎来到第四层!”

  很漂亮,这是蓝河对她的第一印象。

  

  他又听到身边的叶修十分自然地对她打起了招呼:“又花积分买了这种不实用的东西?”

  “惊喜吗?”对方问。

  “嗯,是挺惊喜的。”叶修随手拍了拍对方的脑袋,“你怎么知道上来的就是我们?”

  “我当然知道啦。”她笑着。

  

  蓝河忽然觉得,他有点融不进他们之间的融洽氛围。

  那头秀丽、柔顺的橙色长发,不知怎么的有点扎眼。

  

  

TBC

----------------------------------------------  

  


评论(38)
热度(95)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