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5(异能监狱PARO)

  

  蓝河的醋没能吃多久。

  叶修和苏沐橙打完招呼,随即便向大家介绍道,“苏沐橙,今天正式加入兴欣攻略组。姑且算是我的妹妹。”

  苏沐橙大方地对众人招手示好,加上长得漂亮,很轻易地便融入众人之中。幸亏陈果没上来,不然现场甚至有失控的可能。她笑眯眯地听叶修向他介绍每一个人,轮到蓝河时,她对他偷偷眨了下眼睛。

  

  蓝河当时以为自己看错了。然而在大家往牢房走去的路上,苏沐橙特意慢下脚步走到他身边对他偷偷说道:“跟着他很辛苦吧?”  

  “你指谁?”蓝河心中一跳,同样压低声音回道,“叶修?”

  “是呀。”苏沐橙说,“我这个哥哥是不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还好吧……”蓝河含糊地说,“他真是你哥哥?”作为兄妹来讲,他们的共同点实在是少了点。

  “以前不是。”苏沐橙垂了垂眼帘,又很快地重新抬起头朝蓝河笑道,“后来就是了。所以你要是不好好对他,我也不会饶你哦。”她抬手对蓝河比了个射击心脏的动作。  

  蓝河的脚步一顿,他觉得自己的脸濒临升温:“你都知道了?”

  “做妹妹的,怎么能不知道哥哥在意的人?”苏沐橙狡黠地笑着,往前跳了两步,又走回了叶修身边。

  

  叶修正在给攻略组的成员简单地介绍第四层:“第四层开始,牢房都比较充裕,基本上不会有自由时间夺房的情况,所以不用回来也没关系,尽量泡在猎场特训吧。”

  “老大,”包荣兴插嘴道,“这一层怎么特别香?”

  他指的香并不是香料花朵之类的芬芳,而是经历过拌、炒、蒸、煮、煎、炸、焖、焗、炖、煨、烧、烤等各种料理方式处理后,属于食材特有的香味。

  众人都是吃最便宜的压缩食品上来的,陈果凭借一技之长开设的酒吧里倒是可以沾点酒味解馋,但他们酒量普遍偏低,也喝不了多少。此时闻到这股味道,肚子里的馋虫哪里还忍得住?光是肚子咕噜叫还算好的,像包荣兴那样的,口水差点没拖到地上。

  叶修和魏琛这两个有经验的前辈早已点起两支烟,用来抵御外界诱惑。

  “自己看吧。”叶修说。

  

  他们此时已经来到住宿区,蓝河只粗略地一瞟便惊得咽了口口水。

  作为蓝雨曾经的高层人员,蓝河也听过很多关于上层的描述,对于第四层,攻略组的形容是“很多食物”。但是,他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这已经不能再称为住宿区。入目可及,无论是牢房的墙上还是过道的空隙处,全都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式食品。菜式种类来自世界各地,从前菜到甜点一应俱全。就算把这块地方称为“美食天堂”,蓝河都不觉得奇怪。

  “不要乱碰啊,碰到就算买单,从你积分里扣。”叶修提醒道。

  

  然而等他说完,包荣兴早已冲进过道,连续拿了十几样点心。被他拿走食物的那些地方则变为了一团模糊的阴影,正在慢慢朝原本的模样恢复成型。

  叶修不得不使用了一个位移技能来到包荣兴身后拉住对方,防止那家伙把整条过道的食物都买下来。

  “老大,你也来啦!”包荣兴转头,慷慨地往自己和叶修嘴里各塞了一个包子,“不要客气。”

  “你积分还剩多少?”叶修也没推却送到嘴边的食物,一边吃一边问。

  “我看看,”包荣兴对自己的积分知道的还是很清楚的,“少了三千多点吧。”

  

  “哦?”叶修扬眉,冲蓝河说道,“你买一个包子要多少积分?”

  蓝河正打算买个包子解馋,闻言看了一眼光能表:“三百分。怎么了?”

  叶修没有回复,而是思忖着转向魏琛:“你要多少?”

  魏琛的脸色也显得比较凝重:“五千六。”

  “我这里显示是四千分。”苏沐橙没等叶修问便开口回答。

  “我跟你差不多,四千二。”叶修说。

  

  “是不是在第四层呆的时间越久,购买第四层食物所需要花费的积分越多?”蓝河猜测。

  包荣兴不以为意:“没事,老大,以后你们要吃什么,我们帮你们买就是了。”

  叶修点点头,没有就食物价格这点多说什么,转而开始分配房间和接下来的任务。之后按照惯例,蓝河一行新人去猎场特训,而叶修、苏沐橙和魏琛三人则去进行高级竞技场的报名工作。

  

  在荣耀监狱里,有了组织的队伍就有了挑战高级竞技场的资格。一旦挑战成功,这个队伍所在的组织就能发展成一股势力,吸取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其中。拥有参与高级竞技场竞赛资格的队伍只有十个,每年监狱投入新人时,也是高级竞技场结算的时候,胜率最低的那个队伍会被取消资格,队伍的名额会由选拔赛冠军的那组接替。

  和那帮新人分开后,叶修问苏沐橙道:“你积分还剩多少?”

  “一个包子都买不起。”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又被你发现啦。”

  “你能带着吞日从嘉世出来就该笑了。”叶修随手购买了一笼点心塞到了苏沐橙手里,“嘉世肯放你出来,是又找到合适的人才了?”

  “嗯。孙翔和肖时钦。自从你和……离开嘉世后,他们花了一年才重整旗鼓打算回到高级竞技场的队伍中,也算是下了血本。这次兴欣打挑战赛不会太容易。”

  叶修吸了口烟,含糊地应了一声。

  他们都明白,不容易的,又岂止比赛本身。

  

  隔天,叶修也没有隐瞒,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会在挑战赛遇到嘉世队伍的这件事。忧虑自然是少不了的,但很明显,没有一个人因此而丧失斗志。

  叶修对他一一招揽的新人们满意地点点头,开始进行进一步的战术指导。

  而蓝河,在训练之余,却总忍不住神色复杂地往叶修的方向看几眼。

  两人关系发展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叶修从第二层掉到第七层的原因。而他们很快就要对上叶修之前创下神话的队伍,蓝河总觉得这个发展有那么点儿虚幻。

  其实不知道原因也不能怪叶修。蓝河每次想要问起的时候,都会想到对方无声流泪的夜晚。明明躺在自己身边,那时候的叶修看起来却无比遥远和脆弱,好像一碰,整个人都会碎掉似的。他无端地有一种预感,在一年前,叶修从第二层一落千丈回到第七层所经历的那些事,就是对方不愿回忆、无法触碰的伤痕。

  

  他的脑门被人弹了弹,惊醒了还在沉思中的蓝河。他瞪大眼睛朝罪魁祸首望去,叶修调侃他道:“还在发什么呆?这把要是输了我可不背锅啊。”

  “呸,谁要输了!”蓝河举起手中的光剑挑衅地对叶修挥舞了一个剑花,确认武器并无差错之后,迈步走上了挑战赛的赛场。

  挑战赛第一场,正式开始!

  

  对方是个刺客。比赛宣布开始后他便一个空跃飞起,企图绕到蓝河背后展开攻击。有胆量参加挑战赛的人普遍都有一定实力,蓝河前一阵子招新人招出了习惯,现在看到像样的对手就会惋惜不能拉拢对方。惋惜是一回事,较量则是另一回事。他握紧剑柄,剑未动,剑光先至,一道璀璨的银色剑光直指空中的刺客,剑落长空!

  对方迫不得已改变技能,落地后迅速逼近蓝河,手中匕首白芒闪现,试图以快速的攻击在蓝河身上寻到破绽。

  蓝河急退两步,和对方周旋的同时也在解读对方的攻击模式。那位刺客的攻击速度确实异常快,可能这份快正是对方引以为傲的资本。但相对的,一味追求快,便会失去准确性、同时加大了体力的消耗。

  对方刺客也明白延时战对自己不利,匕首光芒连闪,锋芒更锐,打法也变得有些不顾一切,硬撞上蓝河的剑锋也要给蓝河造成伤害。他的卖血战略起了点效果,蓝河被逼得连退数步,脸上露出疲态。

  刺客抓住蓝河这一破绽,投出匕首直指蓝河胸膛,自己紧跟着栖身而上,一招子母刺准备了结这场战斗!  

  蓝河嘴角勾起,反手抓剑朝内一翻,精准地挡住了那把飞来的匕首。此时刺客完全落在了自己的剑刃范围内,蓝河改挥为刺,绵延不绝的剑击落在刺客身上,顿时让对方失去了战斗能力! 

  “漂亮!”蓝河身后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基本上都来自他的兴欣队友们。挑战赛的观众寥寥无几,在监狱中为了活下去而拼命的人更是没有闲工夫去关注一场水准不高的比赛。尽管如此,蓝河听到掌声的那刻还是很高兴。这是他们的第一场比赛,第一场胜利,这份胜利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带来的!

  他的笑容带着蓬勃的喜悦和朝气,还有走出阴霾的豁然开朗,在擂台的聚光灯下,他的脸熠熠生辉。

  

  笑得还挺好看的。叶修想着,在蓝河走下场后以示夸奖地拍了拍对方的肩,后者不出意外地显得更高兴了,带着不易察觉的羞赧和无法抑制的欢喜。

  这就是,他所喜欢的人、他所喜欢的模样。


TBC

  -----------------

天哪,我居然更新了,我都要被自己吓到了……

写同人比较麻烦的一点就是,一阵子不更新,就要把原著重新补一遍,不然很容易OOC……全职的长度你们也是懂的……

  我们玩一个游戏吧,评论里不要出现“有生之年”“失踪人口”“终于”这些词汇,看看还剩些什么,嗯?(^_^)

  新入坑的也放心跳,我坑品很有保障的,不完结不开新坑,我脑中的好多梗快要爆炸了……我会好好写完这篇的。真的,看方锐真诚的眼睛。

  我都不敢点击发布,我似乎看到了人气惨死的模样,先哭起来吧。呜。

评论(31)
热度(93)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