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6(异能监狱PARO)

  

  挑战赛的顺利一直持续到遇见嘉世的前一天。

  蓝河打得很放松,也很享受。他骨子里还是喜爱这份PK的刺激感的,叶修也知道。然而最让他毫无顾忌地享受比赛的原因,是因为有叶修在。全系异能者、教科书、战术大师,有这样的人作为队友,作为后盾,他们怎么可能输呢?

  这可是他的恋人啊!

  每当意识到这一点,蓝河便会从心底涌起一分自豪、一分甜蜜。他们确立关系的情景仿佛还在昨天,叶修的一丁点儿亲昵的举动仍会闹得蓝河满脸通红。

  可是恋人之间到底应该做点什么?拉个手接个吻,甚至每天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就可以了吗?就算叶修已经对他毫不设防、百般温柔,他们之间也没有再进一步的进展。蓝河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恋爱经验,但他也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后,绝不可能就这样浅尝辄止。

  叶修对他很好,甚至到了珍视的地步。他教导他、鼓励他、尊重他,却也对自己的秘密绝口不提。叶修不说,蓝河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有时候蓝河望向叶修,仿佛能看到一口巨大的黑洞匍匐在叶修身后,只要有人对他提及那段过往,那口黑洞就能将包括叶修在内的所有人吞噬殆尽。

  

  他一犹豫,对面抓住他的破绽,攻击排山倒海向他扑过来。蓝河面色一变,心想这下难免要吃下一记重伤。面前忽然出现一把伞,四两拨千斤地把这些攻击抵挡住,伞的主人还有空冲蓝河调笑一句:“还有空想别的呢?”

  比赛中划水被戳穿,蓝河脸上有点挂不住,连忙抽剑对朝他连放技能而导致精神力跟不上的对手一个连击,把他送出了角斗场。

  一转头,叶修正在和最后个对手缠打。那人是个狂剑士,受伤越多技能威力越强,此刻全身都浸在他自己的血水中,望向叶修的眼神中已经失去理智,只剩不顾一切的怒火。那人也明白他们获胜无望,只想着最后拼尽全力也要在叶修身上带来点伤害,不要输得那么难看。

  叶修嘴角微微勾起,蓝河听见他在对那个狂剑士说:“打得不错。”

  

  蓦地,蓝河睁大眼,看到叶修在对方面前露出一个巨大的空隙。

  为什么?

  蓝河想不明白。明明只差最后一击便能将对方击倒在地,为何还要拼着受伤的风险卖给对方一个破绽?

  过去叶修为了他而负伤的画面一股脑儿涌进他脑海,蓝河四肢发冷,身体先于思想动了起来——他挡下了狂剑士对叶修的嗜血一击。

  剑与剑的相撞在两人间碰出一股巨大的气流,那力道震得蓝河双臂发麻,差一点儿就要被那股气流掀翻。他顾着化解大招的余波,因此没有注意到,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怔了怔。

  随后,叶修举起伞,用伞尖的枪口向狂剑士射出了最后一击。

  

  “四强赛胜者——兴欣。”场馆内响起系统的播报声。

  蓝河舒了口气,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汗和血。他没受多少伤,就是精神力消耗得比较厉害。包荣兴和唐柔的伤就要严重一点,唐柔偏爱进攻型的作战方式,防守方面稍逊一些,免不了和对方以血还血,包荣兴则是因为他的思维太过跳跃,打法千奇百怪,免不了有被对手钻空的情况——这一场他想要尝试抛沙和涂毒的组合效果,结果玩脱了,害得安文逸为了治疗他,同样挨了对手一招。受伤的人都被送去原生液池躺着了,休息室里只剩下蓝河和叶修两个人。

  叶修在休息室坐了半天没说话。蓝河以为他是为了让自己反省刚才场上的不足,挠了挠脑袋,低声说:“我……在解决对面那个治疗的时候太急功近利,差点把包子害死,多亏你一个位移一个抓捕技能把我们俩扔出了对方的火力圈。”

  叶修还不说话,蓝河只得支支吾吾地继续说:“还有、有几次太明显的失误,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走神了,全靠你救场——叶修?”

  他看着叶修慢吞吞地站起来,迈步的时候脚底没踩实,身形一晃。他大惊失色,脑子里乱糟糟的,甚至忘记了去扶一下对方。

  那个战神叶修、居然、晃了一下?!

  

  叶修原地喘了一会儿气,转头看到蓝河担忧又不敢开口的神情,笑了笑,摸了一下对方的脑袋:“你打得挺好。”

  “是吗?”荣耀教科书的夸奖让蓝河面上一喜,接着表情迅速垮了,声音里有点不满,“叶修,你是不是在糊弄我?”

  “真挺好。”叶修的语气听着挺真诚,“除了一次明显的出神带来的失误,其它都比前几场好多了。”

  “这样。”蓝河松了口气,又犹豫着问道,“你……还好吗?”

  “怎么不好?又没缺胳膊少腿的。”叶修说。他给自己点起了一根烟。

  “叶神!叶修大大!能不能多一点信任了?”蓝河说。他不太确定地试探道:“最后对狂剑士的那个破绽,你是故意的吗?”

  问完,蓝河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要叶修说是,他岂不是打乱了叶修的计划?

  叶修夹着烟,含糊不清地答道:“算是吧。”

  

  故意受伤用来获得免费的原生液治疗的打法,自从他进了嘉世后就没怎么用了。陶轩的意见是“观赏效果不佳”,而苏沐秋则是不想看到自己伤痕累累满身血的样子,加上有了固定的组织,积分的来源也变得稳定,不用再担心伤口的治疗问题,他也就打得更随心所欲了。和蓝河组队的时间毕竟没那么长,对方对自己的这套战略一无所知,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受伤。

  多久没看到有人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了?

  他呼出一口烟,那颗修修补补、破旧不堪的心似乎变得柔软了一些。他走过去,对着一脸纠结的蓝河亲了一口。

  “你挡得很好,谢谢你啊蓝河。”他说。

  “嗯、嗯!”蓝河触电一样退了一步,脸颊滚烫,却止不住地笑了,同时觉得自己笑得有点傻。于公于私,他就是拿叶修没辙。他想,既然叶修都这样说了,那肯定就是对的。

  尽管如此,他的步伐也无法轻松地迈出去,胜利的喜悦完全被一周后的交战对手的强劲而消散了。

  对手是嘉世。

  

  “都淡定点,不就是嘉世吗。”叶修在三天后的集体会议上说道。

  众人在心里吐槽,能把有孙翔和肖时钦加入的嘉世用“不就是”来形容的,估计也就只有叶修了。

  “谁没个外援啊?”叶修仿佛看穿了众人的心思,拍了拍坐在身边的男人的肩,“你说是吧,老孙。”

  蓝河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老孙?那人是孙哲平?那个第一狂剑孙哲平?据说他负伤后就从百花组织退了出来,也不知道去了哪儿,现在还能上场战斗吗?

  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能被叶修找到?  

  就听见叶修在那儿笑道:“这样一看,兴欣也算是个老弱病残的聚集地了。”

  “你说谁老呢?”魏琛第一个不乐意。

  

  孙哲平的加入可以说是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散会的时候一个个都斗志昂扬,恨不得隔天就上场和嘉世战个痛快。蓝河跟在众人身后走出会议室,又想让叶修再指点一下自己,便又折了回去。

  会议室里还剩下叶修和孙哲平。等其他人都离开后,孙哲平哼了一声:“你没把你的情况跟他们说说?”

  “说了啊,老弱病残嘛。”

  “包括你那乱成一团寥寥无几的精神力?”

  蓝河要推开会议室门的手顿住了。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把那句话当成一回事:“那也比只能打十分钟擂台赛的你强。”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对方的弱点,孙哲平好半天没回话。

  还是叶修重新拾起了话头,“怕什么?不像你啊。这不是还有小家伙们么。”

  

  他们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来,蓝河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他尴尬地看了眼叶修,对方冲他抬了抬手,“都听见了?”

  蓝河点点头,看着叶修坦荡的神情,发现自己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你的精神力到底是什么情况?能恢复吗?寥寥无几是怎么回事?我能帮得上忙吗?

  “放心吧。”叶修笑笑,“打个竞技场绰绰有余。”

  蓝河把一肚子的不安都咽下去了。

  叶修说能行,那就一定能行。他想。

  

  

 TBC. 


快完结了吧!估计还有四五章剧情,两个小高潮的样子,这章也是个过渡。

我真羞愧。放假了我争取勤快点儿。

评论(8)
热度(53)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