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寻

马上就更文了,真的。✧ʕ̢̣̣̣̣̩̩̩̩·͡˔·ོɁ̡̣̣̣̣̩̩̩̩✧

荣耀监狱·叶蓝线·√18(异能监狱PARO)

  

  蓝河一恢复意识,便猛地从原生液池中坐起来。治疗室里躺满了团队赛出场的成员,唯独缺了一人,叶修!

  只有系统判定为重伤的人才会在赛后被送到原生液池中治疗。叶修在那场战斗中几乎毫发无伤,自然不在系统判定的范围之内。蓝河却知道,叶修的伤可能比送到治疗室中的所有人都要重。

  他没法安心躺在原生液池里等伤口恢复,跌跌撞撞地离开,想去确认叶修的状况。

  

  找到叶修并不难。出了治疗室便能感受到整个第四层都被笼罩在一股强烈的异能波动中,以心脏跳动的频率一般持续地震颤。随处可见的食品贩卖点被冲击得七零八落,食物掉了一地,原本该生成食物的位置变成了一团团无法聚拢的黑影,整个地面一片狼藉。平时只在熄灯后出动的异兽此刻在监狱的各个角落游走。它们处在一种一触即发的焦虑状态,蓝河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着路,他没有多余的经历和异兽作战。他沿着振幅的强度一步步朝震源走去,他有一种预感,叶修就在这股奇异的波动的中心。

  他来到了一间他再熟悉不过的牢房门口。

  他开门的手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

  

  那股失控的异能在门后肆无忌惮地叫嚣,周围的气压仿佛陡然增加了好几倍,挤压得蓝河有些呼吸困难。他的伤并没有完全治好,他没有一点把握能对抗异能失控后的叶修。但同时,他又清晰地认识到门后的那个人是叶修,是他满心挂念、全意信任的人。

  他猛地推开了门。

  一道视线刹那间锁定了他。

  

  蓝河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的叶修,对方也静静地回望着他,眼中隐隐有红光闪过。

  “叶修?”蓝河喊他的名字。叶修并没有回复他。他的眼神冰冷而又孤独,就像还没有遇到蓝河前的叶修。

  蓝河有一瞬间觉得,坐在床上的那个人影其实是一只正在紧盯着猎物的异兽,或者说,正在逐渐变成一只异兽。

  他赶紧抛开这个不切实际的联想,强自镇定地一步步朝叶修走过去。

  

  在他即将要碰到叶修的那一刻,他伸出去的手臂被猛然一扯,蓝河眼前的视线骤然翻转——他被叶修压到了床上。

  对方俯身盯着他,灼灼的眼中红光大炽,充满兽欲,像是打量美餐的野兽。

  蓝河突然意识到叶修要对他做什么。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身体泛起一股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热度,这让他忘记了抵抗。很快他胸口一凉,他看到叶修正在把自己的防护服一件件撕碎,他的身体毫无遮掩地展现在对方面前,这让他羞耻得全身泛红。

  

  他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也从未见过这种模样的叶修。他手足无措,不知道到底应该推开叶修还是去迎合他。

  叶修显然没有给蓝河考虑的时间。他把蓝河剥干净后,草草地解开自己的裤*,分开蓝河的双*准备提枪便上。

  蓝河看到叶修的那*,吓得脸上血色全无。不行,不可能,会死的!他一个激灵,蓦地想道:叶修知道自己在上的究竟是谁吗?是他蓝河,还是把他当成了别的什么人?比如说,他之前那个死去的伴侣……

  

  想到苏沐秋,蓝河沏出冷汗的脸上突然充满了视死如归的坚定。

  被当成前伴侣又怎样?清醒后,叶修照样会叫他蓝河的名字,会教导他、呵护他、甚至和他并肩作战!现在站在叶修身边的人是他,作为叶修恋人的人是他,这就够了!恋人间做这……种事,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他双腿反勾住叶修的腰,同时伸手捧住对方的脸,冲他喊道:“叶修,好好看看我是谁!”

  他吻住了对方的嘴唇。甚至更进一步,顾不上脸上滚烫的热度,他撬开对方的牙关,伸出他的舌勾出对方的舌,汲取对方嘴中的*。接着他紧紧闭上双眼,等待着他身体被破*的那一刻。

  

  蓝河的腿都勾酸了,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他迟疑地睁开眼,对上了一双充满怜惜的视线。

  “叶修?”他问道。

  叶修冲他勉强笑了一下。他的脸色很难看,还有点喘。他吃力地从蓝河身上挪开,坐到床的另一边,轻声却又冷静地对蓝河说道:“你先出去,去随便一个牢房,关上门躲一阵子。我把精神力调节好后,就出来找你。”

  “你要……怎么调节?”蓝河问,“我留在房间里不行吗?”

  叶修极轻地拍了拍蓝河的头,说:“蓝河,我不想伤害你。”

  “可是……”

  “我没事的。”叶修说。

  

  既然叶修说了没事——

  蓝河站起身匆匆找了件斗篷遮住身体,朝门口走去。他不放心地回头一看,叶修靠墙坐在床上,眉头紧蹙,失控的异能将整个房间的摆设都卷得乱七八糟。

  他心中腾起一股无名的火,随手扔下斗篷,三两步走回床边,扯住叶修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能多信任我一点?!”

  叶修的瞳孔颤了颤,他慢慢地抬眼,对上蓝河愤怒而又坚定的双眸。

  

  “你把我当成什么?一只自始至终都躲在你的保护伞下的雏鸟?我是比不上你,比不上其他势力里的顶尖高手,可是我也可以在竞技场上和你并肩作战了啊!”蓝河的眼眶由于激动而泛起了红,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你说过,你从未觉得我弱!是你教我不顾别人的眼光站在你身边,你把我带领到如今的高度。你现在这个样子,却说我没办法帮你?!”

  蓝河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他爬上床,整个人未着寸缕地跨坐在叶修身上。他握住了叶修还没*下去的那*,上下拨弄了两下,很快就让它再度昂首挺胸。蓝河惨白着一张脸,冲叶修笑道,“叶修,我是不是你的恋人?是不是你爱的人?我就不值得你的信赖、你的依靠吗?我同样有能力帮助你,我知道要怎么帮你!我要你、看着我!”

  他抬起臀,不顾一切地朝那个**坐了上去。

  

  未*事的*道连起码的润*都没有便被强行破开,蓝河只觉得有一把巨斧将他的身体劈成了两半,他的冷汗不住地往外流。然而跟脑袋的疼痛比起来,下*的疼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他将叶修的那*完全吞进去的刹那,两人均是一震,蓝河觉得仿佛有人在他脑中放了一条鞭炮,噼里啪啦在他脑仁中乱窜。他下意识地使出异能去抵抗,才发现自己的异能正在体内乱窜。它们叫嚣着要冲破皮肤的阻碍,他的身体由于精神力的缺失而发冷,他的血液却由于异能的乱窜而燃烧。

  蓝河很快意识到,那并不是只他自己的感受,同时也是叶修的感受。

  他怎么能忍住这种痛苦的?

  他维持这个状态多久了?

  

  蓝河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双腿紧绷得快要抽筋。他扶着叶修的肩膀喘了好一会儿的气,接着咬紧牙关,缓缓地在叶修身上动起来。

  “叶修……叶修!”他一遍遍地喊对方的名字。

  坐姿借由重力让对方的象征进入得更深,顶得他几欲作呕。那儿肯定是撕裂了,每动一下都带着刺痛。蓝河不明白这种事情到底有什么*感可言。不可思议的是,他胸口却升起一股奇异的满足感。泪水不受控制地滑出眼眶,蓝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他肯定那不是因为痛楚,而是别的更让他动容的情感——他包容了叶修,接纳了叶修,他正式和叶修连为了一体,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每一分快乐、每一分痛苦。全身上下的疼痛如同功勋章一般地告诉他:他是他的恋人!

  

  叶修的眼眸时而清明,时而混沌。很快他就受不了蓝河缓慢而艰难的*伏,翻身把他压在身*,挺身迅速地**。他们两人连接的部位混杂了血水,让他的活动愈发顺畅。他四散的、失控的异能随着他情*的释放而逐渐回到他的体内,他的头脑越来越清醒,同时又陷入了另一种的冲动中。他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那声音熟悉得直击心脏,像拂晓的第一缕阳光一样拂过他的全身。他低下头,看到了满是泪痕的一张脸。

  

  “蓝河。”他温柔而又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TBC. 

------------------------

这一章全是剧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修改,感觉删掉哪部分都少了点什么……现在的lof越来越严格了……我看看该在哪儿放个完整版链接来

汤:http://hct877.tumblr.com/post/150309380320/%E5%8F%B6%E8%93%9D%E7%BA%BF-18



评论(22)
热度(71)

© 三千寻 | Powered by LOFTER